《村长的后院》

第932章 等待

荒神塔乃是荒圣所留,是大荒之主继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真神之器,能令荒神塔不受控制地震颤,这天地之间也唯有荒圣。

其实对于荒神塔,这大荒之主也不是了解的知根知底,但是有一点他清楚,金莲剑印与荒神塔是源于一脉的,可两者又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

很快,大荒之主感应到,荒神塔不受他控制地从荒神宫腾空而来,一瞬间便出现在那冰雪宫殿前,出现在将臣的面前,没有任何操控,荒神塔自身散出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那冰雪宫殿也随着荒神塔的出现在震动,准确地是在共鸣,这一幕让将臣都十分惊讶,惊讶的双眼中露出疑惑和不解。

呼!

365bet网址谁有空间涟漪,如清风徐徐吹起,大荒之主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将臣面前,不明白的将臣怒瞪了大荒之主一眼,误以为这大荒之主在阻拦自己的将臣,带着杀意地怒吼:“你想找死?别因为你是荒圣的亲传弟子,我就不会杀你……这件事情,谁敢阻拦我,我便杀谁!”

将臣得十分果决,要是大荒之主敢出来半个是字,将臣必定会出手镇压,甚至镇杀大荒之主。

闻言,大荒之主的脸上,露出了很无奈地笑容,连忙摇摇头解释道:“前辈误会了,我虽然可以动用荒神塔的力量,可却无法完全操控荒神塔,甚至于荒神塔两处最核心神秘的地方,连我都难以进入,如今这荒神塔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

自从荒圣陨落,大荒之主掌管荒神塔之后,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生,让大荒之主也惊骇疑惑,荒圣的陨落几乎是不可能涅盘复苏。

就算能够涅盘复苏,你应该是在荒神塔中,毕竟这荒神塔是荒圣的本命神兵,唯一有着荒圣碎片痕迹的真神之器。

轰!

就在大荒之主急忙解释的时候,那荒神塔与冰雪宫殿共鸣的力量,一下子冲破云霄,与此同时,古庙中的两位佛圣,道观中的三清圣人,皆感应到了这股冲霄的共鸣力量。

“如计划一般,巫的力量开始回归了,这一次总算没有出错!”

“这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若出错了,岂不是全盘皆输了?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时间不多了,我们也该加快度了,可不能因为我们的原因,导致整个计划出错失败!”

道观中涅盘中的三清圣人在相互交流嘀咕,相比之下,古庙中的那两位涅盘中的圣人,却苦愁着脸,那冰雪宫殿中曾经的大能者跟他们可不一样。

那可是一位,昔日一战与天道打出了火,甚至与将臣一样重伤过天道,最终因为某种原因彻底陨落连涅盘机会都没有的大能者,如今将臣的行为,算得上一种打搅那位大能者的传承者继承力量,这是因,他日他们将会为此付出果。

对大能者欠下的因,可不是那么容易偿还的……可面对将臣,这位与天道同属于永恒真神的存在,他们又惹不起。

将臣!传闻中是天地怨念而生,是承载了天地所有怨念的永恒不灭存在,是洪荒未破灭,哪怕算上彼岸,也仅有的八位永恒真神之一,而如今只剩下将臣和天道,还有彼岸的那位永恒强者。

其余五位皆被天道,还有那位至今还未走出彼岸过的神秘永恒强者镇压至今,不灭真神可以慢慢的磨灭,但是永恒真神是无法斩杀的,只能以各种方式永世镇压。

因此将臣,还有那些涅盘的圣人在谋划,天道,还有那位彼岸的永恒强者也在谋划,天道他们谋划的是,将天地彻底终结,令永恒真神陨落,而非镇压。

就如将臣,昔日也不是被镇压了无数个时代吗,最终还不是脱困而出?这还是天道重伤,彼岸的那位永恒强者也无法出手,将臣才会被以那种方式镇压在天棺中,而是像其余永恒真神被斩灭成破碎,分别镇压在不同的地方,或者以不同的方式存在。

比如三清圣人,都是不灭真神,可他们却与别的不灭真神不同,他们是一位永恒真神破碎后的精气神所化。

可纵然三清心里知道,三圣合一,那永恒真神便会归来,然而知道却不代表能够做到,因为三清有了各自的意识,已经成为了三个截然不同的存在。

由于他们的特殊性,注定永世无法成为永恒境的真神,这也是他们迫切需要轮回之力的原因之一,只有他们在轮回中,将自己的情感意识以轮回之力抹去,留下最纯真的自我,方可三圣合一成为八位永恒真神之一。

就在古庙两位佛圣忧心忡忡的时候,在冰雪宫殿前,一道除了将臣外,哪怕就在将臣身边的大荒之主都无法看清楚的模糊身影出现了。

“将臣,你疯了吗?”那模糊的身影低吼,带着一种斥责,而刚斥责将臣这位永恒真神的,也只有同样属于永恒真神的,只不过这位永恒真神不同,她是自我选择彻底陨落,并非外界之力将其斩去。

但是哪怕是她自我选择彻底陨落,可其神念依旧留在这个世界,千万年的岁月都无法使其虚弱连一般主宰都不如的神念,没有任何变化。

那是像光辉之主般的至强主宰都随着时代的终结陨落,而这道神念却依旧永恒难灭。

“是你,巫?!”

见到模糊虚影的将臣,脸上瞬间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一直以为巫陨落了,而且当初要不是巫选择了自我牺牲,彼岸的那一位比天道还强的灭恐怕已经横渡而来,而非天道独自在这儿瞎折腾。

“巫,你没有陨落?不可能,你已经牺牲自我的永恒之道,将灭困于彼岸,你不可能还活着!”将臣又惊又疑地着,猩红的眼眸中闪烁过一丝惧怕,因为昔日那将整个洪荒都打得破碎一战而惧怕。

能令他这位永恒真神都惧怕的,可想而知那令洪荒破碎的一战究竟有多么惨烈,否则这边六位洪荒的永恒真神,如今只剩下将臣一位还存在,其余除了巫自我选择牺牲陨落,剩下的四位统统被分尸镇压。

“希望的种子在芽,轮回的力量在复苏,当种子萌芽盛开出永恒之花,我存留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神念也将消失,新的巫将代替我……”

“将臣,我已经知道你的来意了,我也感应到了她在归来,去吧,沿着这最后的轮回之力去寻找新生,完善你的因果之道!”

一生一死,有着隐隐越时间与空间,却又在天地之内的轮回之力,构筑出为将臣指引前进的路,巫以轮回道成为永恒真神,却始终无法领悟轮回大道。

将臣是天地怨念而生,以怨念之力成为永恒不灭,承受了天地众生的怨念,是众生之因诞生出的果,但却无法领悟因果之道,这一次重生体悟人生的生老病死,也算一种对因果之道领悟的修行。

但这并非他全部的目地。

将臣走了,他的身躯并没有留住冰雪宫殿,而是那古庙前的莲花池前,化为了一尊守护着那朵莲花盛开的石雕,而大荒之主并没有离去,因为他离不开荒神塔,否则会慢慢消散这天地之间。

将臣走后,大荒之主想着巫,那他看不见的虚影行弟子之礼,恭敬道:“敢问前辈与家师荒圣有何关系,为何这荒神塔会听从你的召唤?”

“荒圣?”

巫为了传承而留下的最后残念,露出了迷茫之色,许久才开口道:“原来是那个家伙,他勉强算我半个弟子吧,你走吧,寄存在荒神塔中的东西我已经取走!”

对于大荒之主,这依靠荒神塔才能存在的残魂,巫并没有太多,包括那留在荒神塔中的六块石碑,以及与荒神塔同属一脉的金莲剑印。

太古荒圣勉强算得上这巫的半个弟子,金莲剑印又是记载了她一部分轮回之力的传承神剑,自然同属一脉,却又截然不同,这一点大荒之主是不知道的,因为到死荒圣都依照了巫的要求而选择保密。

冰雪宫殿那冲霄的力量消失了,惊骇的大荒之主向着冰雪宫殿行礼之后,便恭敬地退去,到现在他也隐隐明白了一些事情,也知道有些他自认为的事情,其实那都是错误的,是有人故意设下的迷雾。

巫最后的残念,被惊醒后,在将臣走后,与大荒之主随口聊了几句惊人话语后,便回到了冰雪宫殿中,望了那正接受她传承的诗雨寒,脸上勉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因果轮回,昔日种下的因,造就了今日的果,一切都是注定的,你注定将会继承我的道,来吧,我的孩子,道之种已经在你身体中种下,努力让永恒之花盛开吧!”

巫最后的残念在喃喃自语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她的话却十分的震惊,仿佛在诗雨寒与林飞见面的那一刻起,今天就已经那一面之因,种下了注定的果。

但是这因果并不完整,否则也不会频频出错……

时间在等待中慢慢逝去,等待这冰雪宫殿的冰雪融化,等待这那古庙前的莲花盛开,等待着洪荒复苏……可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去等待吗?

摩罗真神被光辉之主,佛魔之主,还有青棺干尸在四维宇宙海本源的力量帮助下逼退,怒气腾腾带着杀意赶往黑暗世界与四维宇宙海的边缘,与其余八位真神出现在了战场的边缘,要以无敌的力量横扫整个四维宇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