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915章 大恐怖

六圣啊,永恒不灭的存在,怎么会落到眼前的地步?究竟地球上那些神话的传说是错误的,还是永恒的圣人跌下了那至高永恒的神坛?

“你……你们是三圣?道教的三位圣人?”林飞说话的声音,一下子都颤抖结巴起来,很勉强眼前的云雾,根本不像那高高在上的三圣,他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一个逼真到他都分不出真假的幻觉。

“无需惊讶,无需震惊,也无需问我们,该懂的,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懂,不该懂得,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下上去吧,看一看这别样的昆仑山,或许对你未来的道,能有所启发!”

古老的声音没有正面回答,可他的话也无疑证明了林飞心中,那震惊无比的猜测,跟他开**流的云雾,便是传说中三圣之一,但是究竟是哪一位,他并不知道。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林飞送离了道观,当他双脚落在那风景如画,却与他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昆仑山时,心中的震撼和言语,林飞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

一朵金辉璀璨的彩云,有着神龙般的形态,就盘卧在他的脚下,还能隐隐听闻到龙吟之声,如仙人般腾云驾雾带着他畅游昆仑山,这里被隔绝的空间包裹着,称得上与世隔绝。

就如古代神话故事中的仙山,凡人的肉眼凡胎是看不见的,而这里,除非是对于空间力量掌握,已经接近道的水平,否则根本就无法发现。

“好美的昆仑,云雾缭绕,仙气升腾,简直快成为了神话中的仙境!”林飞忍不住惊叹,此时他忽然有一种明悟,为何地球会是终结之地的入口,因为地球本身就不简单。

曾经的地球就如枯死的树根,一切都沉寂埋葬在枯寂之中,如今却似流水断寒冰,枯木再逢春,一切都在复苏,在恢复着地球本来应有的面貌。

可有一点林飞不明白,在这一切中他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吗?为何那只剩云雾状态的三圣之一,要说偿还自己的恩情?

自己一个连不朽至尊都无法成为的人,究竟做了什么,让曾经号称永恒不灭的圣人,欠下自己的恩情?

“或许有空我该亲自去西方的教廷看一看,那儿流传着天使与地狱,是否真的存在,教廷传说中圣洁的天使,与诸神文明是否存在着某种关系?”

在这昆仑山之巅道观的震惊发现,让林飞决心再一次去踏寻地球,那拥有神话的每一个圣地,因为这背后的一切太恐怖了。

365bet网址谁有甚至于林飞不禁想起两件被他暂时抛之脑后的事情,太古遗族和破碎的太古世界……洪荒太古!洪荒太古!洪荒传说中的三圣都出现了,那么太古是否是曾经洪荒的一部分?还有终结之地,冥河,苦海以及彼岸,又是何种存在?

就在林飞思绪万千的时候,那金光璀璨的龙形态云彩,带着他飞离了昆仑,穿过折叠的空间,一座又一座独处折叠空间中的名山出现在他视线中:青城,龙虎,武当……

其中青城和龙虎这云雾缭绕的山中,也有仙气霞光在复苏,都与道有关,有了在昆仑的机遇,林飞并没有降落探寻,因为昆仑是道家的起源,那古庙才是他想去之地。

此时,这金光璀璨的龙形彩云,就是带着他以穿越折叠空间的方式前往古老的庙宇,其实在得知三清圣人的身份之后,林飞也隐隐能猜测的出来,那古老的庙宇,恐怕就是佛家的两位圣人涅盘之地。

至于六圣之一的女娲宫,林飞不敢猜测身在何处。

当林飞踩在龙形彩云途经武当山的时候,心中一种莫名的情愫,那种情愫的感觉说不上来,仿佛,就仿佛武当这不算道也不算佛的名山之上,有着他似曾相识的东西。

“我要去这武道看一看,究竟是什么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情愫……”

当这样的念头出现在林飞脑子的刹那,那龙形彩云瞬间改变了方向,带着林飞降落在武当之巅,在这里他记忆中的殿堂早已不见了踪迹,唯一一个熟悉的身影,盘坐在一棵苍松之下。

“张轩?”

看清楚那身影之后,林飞控制不住一下子惊呼出对方的名字,当年与他纠葛最深,被他超越之后,在种种事情中已经快要淡忘的人,在他回归地球却始终不见身影的人,却不曾想,竟然会在这儿见面。

对于林飞的呼唤,张轩并没有回答,依旧一动不动盘坐在那苍松之下,当林飞欲上前几步,仔细观察张轩的时候,忽然间——

那棵苍松摇晃,散发出一道道光晕,如太极般柔和却无比强大的光晕,将林飞一步步逼退,似乎有一股力量不愿意让他靠近。

“传承吗?是神话中听闻过的传承,还是……”

林飞有些惊讶地自言自语,沉吟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了踏上龙形彩云离去,传承修炼中的张轩,他不必去打扰,既然对方未死,又得了传承,来日自会相见。

很快,穿越了一层层空间的折叠,林飞游览了嵩山,那金辉霞光的嵩山之上,有阵阵佛音传出,还有一座巨大的虚幻庙宇,宛如神话中的雷音寺!

而峨眉却与嵩山重叠,有一种将要融合的样子,双峰之巅,那林飞曾经来古的古庙前,竟多了一座莲花池,池水轻盈散发出阵阵清香,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在池前望花而立眼神迷离。

当林飞从龙形云彩之上落下,看见那亭亭玉立的女子时,却不由得浑身一颤,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抬手又无力的放下,虽然已经十多年未见,可再见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个被他伤过,又间接性害死他一位好兄弟的女人,让他曾经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女人。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亭亭玉立的女子却转过身来,望了林飞一眼,娇躯也控制不住地一颤,牙贝轻咬了嘴唇一下,很努力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是啊……”

刚回答了两个字,林飞将剩下的字止在嘴边,抬头望着那折叠空间之外的天,下一秒,身形陡然跨空而去,只留下一句话飘然而下:“我有急事,日后有空再续!”

“你还是怪我?这么多年未见,却只愿跟我说两句话?”

那莲花池边的夏颖梦含泪而言,本来平静的心,却在见了林飞之后,宛如平静的池水中丢入一块巨石,一时间波澜难静。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古老的声音从庙宇之中飘出,其话就如林飞之前听到的一样,与看山是山,看山非山,看山还是山……几乎是一个道理。

可深陷其中的人,又有几人能懂?如井底之蛙般,跳不出那寸地井底,又怎知外面的大千世界?

“不要跟我说你那些大道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很普通的小女人,我渴望的是有一个自己爱,又疼爱自己的人,我想要的是一个温暖的家,你所说得我承受不起!”

没有半分的敬畏,夏颖梦朝那古老的庙宇,以一种撕声力竭的方式叫喊着,虽然浑身上下涌现着强大的力量,整个人却透着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无助。

刚才她刚想开口向林飞求助,可林飞却只留给她一个远去的背影,令她感受不到半分的留恋,仿佛将无助的她一下子推到了绝望的深渊中。

“这是命,你的命,也是他的命,命运无常,因果报应……一切因果早已种下,你又何必呢……唉!天道无情,众生苦……”

古老又沧桑的一声叹息,有着道不尽,语难言的无奈和怜悯。

“如果注定要有人牺牲,才能完成你口中的一切,那么就让我去做,那个注定牺牲的人吧,或许这是我上辈子欠了他,这辈子注定只是来还债的……情,太伤人了,忘了也好……”

夏颖梦最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将身上的衣服褪下,然后一步一步走入莲花池中,将身体浸泡在池水中,慢慢得,一朵莲花盛开将其吞下,然后莲花又缩回成花苞。

当夏颖梦完成本属于她的传承之时,这莲花自然会再度盛开,只不过那时候的她,或许已经不再是林飞熟知的那个伊人。

当夏颖梦被莲花吞没的刹那,一滴承载她所有情感的眼泪,滴落在了莲花池水之中,然后那朵莲花,才缩回到与周围莲花一般无二的模样。

与此同时,丢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去的林飞,一脸寒霜的出现在地球的某一处空间,目光冰冷且带着可怕的杀意,喉咙里响起低吼:“星月神,你这是再找死!”

“错,我现实已经是不朽至尊了,林飞一别十多年,想不到我们还会再见吧?今日我会让你知道,当年你亵渎神灵,究竟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一路小心警惕追踪而来的星月至尊,比预计多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终于悄无声息地降临在地球之上,要不是星月至尊为了找林飞,将地球上本不多的一座城给屠灭了,林飞都未必会察觉发现。

这也是林飞为何在见到夏颖梦之后,急急忙忙跨空离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