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88章 算账

神子实在想不明白,为何琴洛圣女的实力与在封神界中又如此大的差距。

是琴洛圣女在封神界隐藏了自身的实力?

神子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拥有如此想法的他,不止是不甘心,还有一种是他不想自己,如此死得不明不白。

365bet网址谁有“很疑惑?很不甘心?或许跟你一样好奇的人很多,不过我不介意告诉你,那就是以情动情,以心连心,情谊合一,心念相通我便可以获得心系之人的一部分力量……也就是说,刚才那一击中,不止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有我从林飞那儿借来的力量,有他在我身边,哪怕全盛状态下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琴洛圣女那缓缓响起的声音,让林飞都感觉到惊讶,也终于明白刚才那自身力量忽然间共鸣的原因,至于周围那些没有林飞那般亲身体会感觉过的人,更是一脸的懵逼,仿佛小学生忽然间听见天文地理般,一头雾水和迷茫。

“该结束了,神子,像你这种目中无人,又狂傲自大的人,也只有做林飞的垫脚石,做对手,你真的没有资格!”

琴洛圣女实话实说,她一开始就没有将神子放在眼里过,如今更是瞧不起神子,根本瞧不上这种为了活着,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懦弱之人。

琴洛圣女拨弄琴弦,对着神子斩出第二击!

“你,你们……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神子仰天怒吼,下一刻,琴洛圣女的第二击与他身上的伤势,还有留在他体内的不灭神力同时爆发,轰然间将神子整个人彻底炸成了湮粉,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那一刻,周围寂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只剩下呼吸,他们都知道,在他们这一代,属于神子的时代结束了,那高高在上近五百年,一直令他们仰望无法超越的神子,随着湮粉飘散,到最后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也让老一辈,尤其那是寿命越来越少的至尊,皆忍不住感慨,无论是谁,无论这一生的成就有多么的高,有多么辉煌,死了之后,还能剩下些什么?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能将任何东西都吞噬,令其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么是不灭真神所留下来的东西,随着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终结,也会被掩埋消失。

“唉,谁能想得到,让荒神学院众多弟子仰望了五百年的神子,居然被一个入荒神宫不到八年的林飞也打得一败涂地,连命都没能留下!”紫星至尊忍不住心中的感叹,替自己的师尊阴影之主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弟子,送上门都能失之交臂。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吧!

“不朽神就领悟了空间的奥义,并懂得简单的运用,若被他以空间法则成就至尊,从今往后,他恐怕都能力压我们这群老一辈的至尊吧?”

风羽至尊忍不住一声长叹,眼眸中满是对林飞的忍不住赞赏,有点儿惋惜地道:“不愧是被大荒之主收为亲传弟子的人,这样的天才,我没有资格去引导他!”

“风羽至尊,你觉得亲传弟子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违背荒神宫的规矩?能让师尊亲自出门,让你去收林飞曾经的一个婢女为徒?”

花荣至尊也不在打算隐瞒,到了这一步,大家都猜得到林飞身份尊贵,绝对是大荒之主的亲传弟子,开口的花荣至尊,有些嫉妒地摇摇头:“我也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可我恐怕没有林飞那个分量!”

花荣至尊的话,让周围的至尊们先是一愣,紧接着一下子瞪圆双眼,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莫非是传承弟子?!”

花荣至尊羡慕地点点头:“除了这个,恐怕没有别的解释。”

嘶!

所有的至尊都在倒吸冷气,短暂的震惊和羡慕之后,就连花荣至尊和风羽至尊,眼眸之中皆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哀伤。

哪怕最古老的风羽至尊都不知道,这荒原大陆和荒神宫究竟存在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大荒之主如今的年龄。

可在四维宇宙海中却有一个共识,一般传承弟子的出现,也就意味着留下传承的强者,已经时日无多了。

大荒之主择选了传承弟子,这是否着这位创建了荒神宫的庇佑者,已经时日无多了?

一时间在人群之中,各种猜测不断,只不过这些话题一个个都不敢说出来,都放在心上,这妄自揣测的话要是传开了,不仅对荒神宫的军心不稳,稍有不慎还有衍变成故意散播谣言的奸细给斩了。

荒神宫虽然一直屹立着,在这一片宇宙海地位高高在上,可并不代表周围并没有生命大陆,那些生命大陆虽然实力不急荒神宫的百分之一,一直以来也老实臣服着。

可那都是因为有大荒之主这位无上强者的存在和庇佑,杀的来犯的敌人心惊胆寒,才有了今日荒神宫和荒原大陆的盛况。

虽然议论不断,可在这些至尊的眼中,对于林飞的身份和地位,一下子又上升了不少,如果这荒神宫有少宫主的位置,那么他们恐怕就会将林飞当成了少宫主。

“生命?轮回!永恒……”

林飞望着神子消失的地方,也在神色复杂地喃喃自语,望着那些神子留下来的宝物,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神子又如何?

那个令荒神学院仰望了五百年,就连诸多七星之下的至尊见了都要客气的神子又如何?

就算神子今日没死,成就至尊,甚至让他成为主宰,那又如何!?渡不过苦海,要么陨落在四维宇宙海,要么葬身在终结之地。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地球的人类前辈,究竟是何种大智慧才悟出如此精辟,包含了人生哲理和天地之道的话?”

林飞又忍不住感慨,哪怕在荒神塔中那虚幻世界渡过千年,看到了通往至尊的路,可对于未来仍然没有半点希望,但是他坚信,只要自己不屈、不服、不信、不怨、不弃,纵然再高的山峰,终有一天会被他攀越,纵然再强的敌人,亦是终有一天会被他踩在脚下。

只要自己秉承这种精神和信念,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自己前进的方向,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阻止自己前进的脚步,渡苦海虽比登天还难,只要抱着最初的信念一往无前,也可以渡过。

“嗡嗡!”

忽然间,没有任何异动的林飞,却忽然间感觉自己的六剑在震鸣,那种轻轻的震鸣十分独特,似乎在感应到了林飞的心在震鸣,又似乎相似在向林飞表达些什么。

剑,也似乎有了属于它的情绪和信念。

剑,有着它存在的意义,就如万物存在,独属于它那唯一的意义,而这一意义便是道,只不过对于林飞,这一切都太遥远模糊,然而现在的他,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

“人比天高,心比海阔,我林飞,终有一日将会踏足这天地之外,彼岸之地。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林飞眼中精光迸射,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中最坚定的呐喊。

一瞬间他的目光也变了,如果如果说先前的他,目光当中迸射出来的意念尽管精光慑慑,让人不敢逼视,但却只是犹如烈日煌煌,均匀四散,照耀大千,那么此刻,这些犹如煌煌烈日般的涣散光辉,却是被一股绝强的信念凝成一点,化为一道所向睥睨的剑锋。

目光如剑,所望的是这片天地之上。

随后林飞什么也没有说,带着琴洛圣女转身离去,留下一群无限瞎想的人,还有虚空中的至尊们,对于林飞的行为,没有人敢多说一个字,因为神子死了,都不见任何主宰之怒,也没有降下任何的处罚,此时此刻,就连那些最愚笨的人,也明白林飞的身份究竟是何等的尊贵。

解决了神子的事情,林飞并没有与琴洛圣女回去沉迷在温柔乡中,而是去面见了大荒之主,欲会荒原大陆去解决自己与古月家族的恩怨。

“去吧,解决了古月家族的恩怨,你与那个淳羽讪的因果也算彻底没了,早去早回,我还有一点点小事情吩咐于你,也算对你的一种磨砺,让你在返回自己的故乡前,尽可能的再提升一些实力。”

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一旦林飞返回故乡,他这里离不开荒神宫的大荒之主,纵然有用通天的本领,万一林飞遇险,他也救不了。而收到他指令的那位主宰,也要百年之后才能达到,这还是在没有遇见任何麻烦的情况下,若遇上宇宙风暴,或者别的,花费的时间会更多。

“我知道了,一定速去速回!”林飞自然明白大荒之主的用心,并没有去见琴洛圣女,而是打了声招呼便悄悄返回了荒原大陆,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要尽可能把每一分一秒都用在该用的地方。

……

荒原大陆,天月城!

繁华的天月城,到处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时而有巡逻守卫在城中走动,使得这天月城秩序井然。

城主府邸中,这任何人都不敢挑衅,人人敬畏的地方,忽然间,六柄金辉璀璨的神剑冲天而降,顷刻间,轰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天月城。

一时间尘土飞扬,城主府邸六个不同的方向建筑,被六柄神剑毁去,同时自剑身上散发出冲天的金色光辉。

“怎么回事?这是有人在进攻城主府?究竟是谁如此大胆,这天月城可是古月家族三位至尊镇守之地……”

“那六柄金剑好强,是法则之兵吗?”

“好眼熟的六柄金剑,我记得曾经有一个叫林飞的,也拥有六柄神剑……”

……

震惊的声音在天月城中,一阵又一阵响起,没一会的功夫,天月家族的人也反应过来了,只不过,在城主府中那些天月家族的人反应过来同时,六柄剑在震荡,六股力量自剑上涌现,如潮汐般向城主府涌去,将一切都淹没。

啊啊啊……

那潮汐般的力量,在淹没一切的时候,城主府的建筑,植物,还有天月家族的人,皆湮灭在这股潮汐的力量下。

这潮汐的力量狂暴无比,毁灭,死亡,杀戮,三股力量主宰着这里,闭关中的古月家族三位至尊,也被惊动了,瞬间,三股至尊气息伴随着三种法则力量搅动整个城主府的空间都出现了扭曲。

“究竟是谁,竟敢入侵我们古月家族……”

“三位,好久不见了,你们古月家族欠我的,今天该算清楚了。”随着林飞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形也缓缓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出现在古月家族的三位至尊那愤怒的眼前。

“林飞?”古月家族的三位至尊惊呼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