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58章 横扫(四)

冥余和林飞的一战,再次令人震惊,出乎荒神学院诸多在场之人的期盼,令他们个个都面露失望和不甘心。

学院封神榜排名第三的冥余竟然都输了?连他敌不过这个挑衅整个学院的林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林飞,在学院中肆意妄为,藐视一切?众人的手不禁握紧成拳头,这是耻辱,是他们整个荒神学院的耻辱。

堂堂一个学院,几乎要被一个外人给横扫了,若剩下的三个人再败,那整个学院都将颜面扫地。

“你的毁灭之力竟然比我还强?你手中的剑并非一般的法则神兵吗,莫非是法则至宝。”冥余站在石台上,故作一脸惊骇,他的声音也在刻意之下传遍了四面八方,就连降临在此处的虚空中至尊们神魂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瞬间,一道道贪婪的目光落在林飞身上,要不是这里是荒神宫的学院,恐怕已经有至尊忍不住动手,试探林飞刚才施展的剑是否是法则至宝。

甚至于出现杀人夺宝的事情,也未尝没有。法则神兵都十分稀少,若是法则至宝的话,一些刚刚突破的主宰都会心生贪念,为此动容拼杀,更何况是至尊?

“此人心肠过于歹毒,以后若有机会相见,必须防备,稍有不对劲就必须将其斩杀!”

林飞心中暗暗一惊,一瞬间闪过诸多的念头,带着怒意和戒备,将初次见面的冥余给划为了敌人。

“败就败了,又何须为自己找这种无用又无聊的借口?以后麻烦你说话找借口,带一点脑子。”

“借口?那可未必,有些事情我们大家心里都明白,就比如紫阳至尊,我很好奇,你如今的实力,究竟是如何保留下来,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输了!”冥余淡淡一笑,十分用心地说着,那轻淡的声音,周围每一个都听见了,这种不清不楚的话,最能让人浮想联翩。

区区一个下位不朽神,究竟是怎么挡住七星至尊的暗手?又是如何骗过紫阳至尊,或者说他一开始被紫阳至尊断了根基是真的,只不过身怀法则至宝,慢慢恢复了根基。

不仅破后而立,实力更是进步神。

周围,还有虚空中注意着林飞的目光,都几乎十分相似,带着疑惑和猜疑,眼神的深处还隐隐透露出贪婪和羡慕嫉妒。

林飞沉默了一会,这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的话,简直如穿心利剑,一句话便让他处于众矢之的。

“还有人要上台与我一战吗?”

足足一分钟后,站在石台上的林飞神情冷淡,才镇定地开口道,“如果没有人要与我入封神台,那我可就要离开这里,去其他院找人切磋了。”

“区区一个上位不朽神就敢如此嚣张,简直是不知所谓。还偏偏扬言挑战神子,更是愚蠢无脑!”

伴随着一道清冷声音,只见一身蓝衣白,脸上有些少许鳞片的青年走了出来,每一步,都惊颤着在场观看弟子的心灵。

“是石麟,竟然是神子的亲弟,听说他至今千岁未到,实力虽然不及神子,但是实力很强,据传他若要争夺封神榜,必然能获得前三。”

“石麟的万兽拳可是厉害的很,据说是一直无敌之拳,曾经轰杀过一名实力平平的二星至尊,一旦突破至少都是三星至尊以上。”

“嗯,不知这林飞是否还留有力量手段,如果刚才一剑已经是他的极限,怕是很难能赢。”

处处皆有议论,而石麟则完全无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有林飞一人,一副稳赢的姿态说道:“你就是林飞?还真有胆量,竟敢与我哥作对,若此地不是荒神学院,我定将你斩于拳下。”

刚才周围的议论之声,林飞皆已经听清楚了,也明白对方的身份,一个不在封神榜,实力却足以近封神榜前三的天才,那个久负盛名的神子之弟,一个注定只会是对手敌人的高手。

“你说的对,若非此地是荒神学院,像你此等废物之人,又有什么资格与我对话?分分钟斩杀你!”

林飞冷冷地说着,既然对方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自己又何必去在意对方的感受?

“好,很好!今天教训你一次,下一次,只要离开这荒神宫,只要给我机会,我必将斩杀你。”

石麟冷怒开口,他是听了林飞的事情后,特意来此找林飞麻烦,因为神子的关系,他一入荒神宫便是一位九星至尊的亲传弟子,并未入学院,因此不在学院的封神榜上。

片刻之后,当两人的身影出现在封神台中的同时,林飞和石麟几乎一同向对方出手。

“万兽拳!”

石麟咆哮挥拳轰杀向林飞,神力滔天可怕,一头又一头可怕的生灵出现,这一刻,天地间似乎有万兽咆哮,那万兽背后的天地虚空中,一道虚影承载着石麟的意志,那完全快要看不见的虚影,好像是一头已经绝迹的太古凶兽。

传闻中,太古凶兽举世无敌,拥有屠杀主宰之下任何存在的实力,一些太古凶兽王就连主宰都能斩杀。

万兽奔动,这一片空间似乎要天崩地裂开来,震动着整个封神台空间。

杀戮之剑!

白骨如山,血海翻涌,那充满了死亡的幻象中一点剑尖之芒穿透而出,与万兽奔腾的虚影撞击在了一起。

“轰!”

365bet网址谁有两人均是全力一击,都要在一招内战胜对手,都未留手,空间仿佛炸裂般,淹没在宣泄逸散力量的那封神台中剧烈震荡,虚影咆哮,杀戮肆虐,两人毫无顾忌的全力一击,迸出恐怖骇然的能量波动,就连封神台的结界都出现了裂痕。

若不是这结界有着强的恢复能力,几次下来,恐怕这结界都会毁去。

当汹涌可怕的滔天能量波散去,逐渐黯然下来的光辉中,那浑身是血的石麟出现在封神台中,狼狈不堪的他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神采,而林飞的身影在不久后也出现了,没有半点变样。

刚才的全力拼杀下,林飞自然是受了伤,只不过他的不灭真身,加上十四重的魂之列阵,以残缺的金莲剑印镇守,些许伤势几个呼吸间便痊愈,因此才会看去一点伤都没有。

“还要再战吗?”林飞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自信,神色风采威俊。

“不必了,我输了。不过你无需得意,这封神台中有所限制,有些底牌我无法施展,若生死之战,你必死!”

“你虽强,但是比起我哥,终究还是差得很远。看你是一个可造之材的份上,将你身上的剑当作赔礼奉上,我可以向我哥求情饶恕你,否则你必将为你的愚昧付出代价!”

虽然败了,但是石麟的语气依旧给人高高在上,仿佛主子在向自己家的下人奴才吩咐一切事情,一副没有任何可以商量,你必须照办的语气。

甚至可以说,石麟的话是一种不能违背的命令,根本不容林飞商量的果断,完全不在意林飞,哪怕刚才的比试输了,也没有将林飞放在眼里。

之所以要林飞的剑,石麟也是受了刚才冥余那番话的启示,无论真假,先将林飞手中的剑得到手再说,这便是石麟要剑的目地。

“滚!”林飞目光冷淡地大喝一声。

“大胆,你竟敢违背我的话?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林飞别以为有点实力和天资,就真以为自己同阶无敌,在我哥眼中,你什么都不是……”石麟大怒吼着,浑身散出强烈的杀机。

林飞无视,当众冷厉开口:“正巧,无论你还是那个狗屁神子,在我眼中也什么都不是,连条拦路狗都不如,至今不敢出来与我一战,是躲在家里的女人裤裆下,当缩头乌龟吗?”

林飞公然开骂,让石麟脸色铁青,周围的人都在整齐地倒吸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