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98章 惊变(六)

随着小女孩那一步跨出,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那看似弱小的身影,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升起无法言语的感觉。

或许强敌压身,或许形势危急,但是有着小女孩身躯的圣主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慌张与恐惧,面色淡然,有的只是虽千万人吾一人足以的强势。

“七帝齐聚,加上那神秘高手,八对一,那个名为圣主的小女孩,竟然没有半分畏惧,难不成她还有什么后手?”

“连天帝全力以赴都只是伤她,也不知道八帝联手能否将对方击杀!”

城墙之上,有人在见到这一幕后忍不住开口,因为这一幕实在太惊人了,震惊的同时,他们也在担心,对方拥有如此自信,是否真的无视八帝,有绝对的信心战胜八帝联手?

若八帝联手都败了,自己等人,还有活路吗?就在所有人震惊,担忧和期盼中,小女孩动手了,她那冰冷至极的目光,第一个锁定了猿帝!

“背叛者,死!”

轰!

在这一刻,小女孩再度向前踏出一步,只是她这一步,仿佛日月斗转,天地在这一步后暗淡无色。

“杀!”白敬亭一声高喝,他第一个率先出手,手中的长枪一转,眨眼便到了小女孩面前,然而这一次,小女孩早有准备。

她一抬手,那白嫩的小手直接擒向飞射向自己的黑色长枪,只听“铛”地一声,那黑色长枪,竟然与小女孩的小手碰撞出火花,可紧接着下一秒,那长枪一寸寸崩碎,消散在空中。

而心里早有准备的白敬亭并没有为此露出半点震惊,弯月状的劫月出现在他身手,身影扭转在半空中的小女孩身边乍现,劫月光芒璀璨轰杀向小女孩。

与此同时,一支金光辉煌的金箭破空而至,寒芒一点,滋滋的雷霆在虚空肆虐,八位帝者在这一刻,同时封锁圣主全力一击。

“武帝?”面对封锁围攻的圣主,她双眸之中更多的黑色光芒透出,浑身的黑暗印记变得更加诡异,她遥遥望了白敬亭一眼:“你身上拥有武帝的气息?!不过今日,就算武帝再生,也阻止不了我,更何况你一个武帝传承者!”

“咔!”

仅仅在圣主那可怕的气势下,她脚下的大地,那距离她起码有六七米远的大地,顷刻间向着四周蔓延龟裂,漫天呼啸而下的可怕气势,瘦小的身影,迎八帝而上。

一步踏出,仿佛天空崩裂!

一脚走出,天地只剩下黑暗,仿佛一切都化为虚无!

一步一脚之间,单纯的恐怖力量渐渐升起,无尽的的气势化作一股气浪,宛如撑天天柱,直冲云霄,搅荡天地,碎裂一切气势。

“我说过,背叛者必死,你们谁也阻止不了!”

一声厉喝,当空炸响!

细嫩的手臂撕裂虚空,从无尽黑暗中探出,细嫩的手掌却以铺天盖地的气势横扫而出,犹如天空崩塌,仿佛整个天空都压了下来。

“躲我身后!”古帝大喝,身影挡在猿帝面前,十器之中防御第一的玄盾横于身前,毫无畏惧的迎向圣主这滔天杀招!

‘轰隆’一声,天地变色,黑色四散,将天空都染成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一时间看不见半点光芒。

一个燃烧的火焰手掌,撕裂破损的天空,从虚无的黑暗深处探出,协同一支金色光芒,轰然杀向了黑暗中那娇小的身影。

轰!

圣主周围的黑暗化为一只手掌,单纯的力量迸发而起,轰碎了漫天的火焰,一朵朵燃烧的花朵,在虚空之上,缓缓绽放,渐渐消散……

一颗璀璨的银色光芒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圣主的面前,白炽般的光球,还有散发着凌厉电光的长枪,汹涌的雷电之力,仿佛毁灭世间一切邪恶与黑暗。

圣主另一只手在虚空一点,黑暗之手再现,顿时可怕的雷霆光球瞬间爆炸,汹涌的银色浪潮席卷一切,将周围空间淹没在汹涌的电光之中。

轰隆隆!

电闪雷鸣,天地变色,这似乎是进入末日的前奏,黑暗遮天的压抑,仿佛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天呐,这……这怎么可能?”

一声惊骇,响彻天地,有人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引动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这纯粹力量的碰撞中,古帝连人带盾被击飞出去,雷霆消散,光芒泯灭!

还有那猿帝的身影,那高大狂野的躯体,却被一只娇小的手擒住脖子,身体被无尽的黑暗包裹着,像一个人形蚕茧。

轰!

那黑暗的人形蚕茧忽然间炸开,在半空中烟消云散,没了,什么都没有留下,猿帝随着那散去的黑暗,一同消失在这天地之中。

那一刻,城墙上的人都目瞪口呆宛如石化,八帝联手,竟……竟然都未能诛杀圣主,反而身材小娇的圣主,凶威滔天,在八帝联手中横扫而出,将猿帝斩杀。

“天啊,八帝联手,都被斩去一帝,这圣主莫非已无敌?”有人惊呼大骇,这是一位准帝,他平日里高高在上,可现在,他感觉自己也不过是一只待宰的蝼蚁罢了。

“八帝都奈何不了圣主,剩下的七帝又该如何对付如此大敌?莫非我们,注定要葬身于此?”

有人在目睹猿帝损落的这一幕后心生绝望,而拥有如此之念的人,绝非一人,在城墙之上的人群中,有一种言语难以表达的情绪在蔓延着,如瘟疫似病毒般,要将人一步步拉向绝望的深渊!

“不,我们这里还有一帝!”

忽然间,人群中有人指着林飞,一时间诸多目前都向林飞投去,目光中带着慢慢腾升的希望,而林飞对此并没有任何感应,他沉浸在精神衍心术的奥妙之中,随着精神力的增强,他发现了自身的所谓的完美,仅仅只是自身而已。

身体仿佛有一条条无形的枷锁,在这枷锁之内,他已经到了极致的完美,可在这枷锁之外,却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这并非我的终点,我还可以更强,更强!”

林飞忽然间睁开双眼自语,他看见了,看见了自身的枷锁,同时也窥探到了超越先天的极限之上,但是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一旦决定涉足,那便是九死一生!

“感觉如何?”见林飞醒来,徐莹微微一笑。

林飞右手落在星痕剑的剑柄之上,坚定的目光投向圣主,他看见了强势无比的圣主,并非表面上那般无敌,她虽以无敌之姿斩杀了猿帝,但是她也受了伤,比与天帝最后一次碰撞时更重的伤势。

“我需要一战来助我打破枷锁!”林飞平淡开口,一步跨出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紧接着出现在圣主身边,缓缓的拔出星痕剑。

而站在城墙之上的徐莹,见到这一幕后,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以任何人都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不要让我失望,林飞!你可是我完成整个计划的关键!”

“你变了,变得与刚才不一样了!”

365bet网址谁有圣主的目光落在林飞身上,再一次面临一对八的局面,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畏惧,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升腾着,一股强大到仿佛要将整个战天城囊括于手中,一股似乎可以主宰成上千上万入生死的强大气势,在她的身上迅速奔腾,迅速凝聚。

她就仿佛一只受伤的雄狮,变得更加凶残狂暴,瘦弱的身躯在拉成膨胀,让白敬亭忍不住惊呼:“大家小心,这是她第三形态,也是她最强的状态,不过,她支持不了多久!”

随着白敬亭的开口,圣主身上的气息也达到了巅峰,膨胀的身形瞬间恢复成原状,身上的衣服化为灰烬,整个身体都出现了黑暗印记。

缭绕她身边的黑暗之气,在她身后化为一对黑色的羽翼,那样子,宛如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坠落天使。

随即圣主冰冷地开口:“这个状态我的确支持不了多久,但足以斩杀你们八人,你们一死,其余人不足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