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50章 死亡罗布泊

罗布泊,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湖泊。由于形状宛如人耳,罗布泊被誉为地球之耳;又被称作死亡之海,又名罗布淖(nào)尔后来经过地质工程者的改造,这里变成了希望之城。

先秦时的地理名着《山海经》称之为幼泽,也有称泑泽、盐泽、蒲昌海等。罗布淖尔系蒙古语音译名,意为多水汇集之湖。

在塔里木盆地东部,海拔780公尺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

公元330年以前湖水较多,西北侧的楼兰城为着名的丝绸之路咽喉,之后由于气候变迁及人类水利工程影响,导致上游来水减少,直至干涸,现仅为大片盐壳。

十几辆车子,在荒芜没有人迹的荒漠行驶着,帝王墓的开启是大事,虽然已经十分低调的进行着,却瞒不过权利至高的中年男人,当然,林飞也没有打算隐瞒对方的念头。

因此也就出现了这十几辆车子,一些考古的专家,其中一些人还是当年白敬亭的同学,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林飞也不好拒绝,只是吩咐他们,未经允许,不能进入内墓考古,否是他可不管这些人死活。

为此,这些考古者有多了六七名身手不错的保镖,当然,这种不错仅仅只是对一般人而言,比起林飞,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有着无法逾越的天壤之别!

“头,等会我们进了帝王墓后,该怎么做?”

这排成一条线的车队之中,其中一辆车上,坐着受邀而来的郑海洋和石凝香,这是林飞对他们曾经做出的承诺,自然也是因为遵守承诺,才会让他们两个加入这次帝王墓的开启探索中。

除了帝王墓中有可能存在的原石外,其余的,林飞并没有多大兴趣,而恰巧的是,得到金属残片的郑海洋,除了帝王墓中那剩下最后一片的金属残片外,最想得到的,也是原石。

随着郑海洋的实力提升,他的野心自然也在不断的膨胀,其实之前出现在黑暗古堡第一议员加文·哈巴卡克的神秘人,他就是郑海洋。

他一直都在关注林飞,也一直对林飞心存忌惮,林飞实力的增长太快了,快得令他心寒,也心生动了将所有对他有危险的势力和人都算计进去。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辆车里除了他们两个人外,只剩下一些水和食物,没有外人,因此郑海洋也毫不忌讳,卸下脸上的伪装,阴沉着脸道:“寻找原石,增强实力,除非有稳胜林飞的把握,否则,绝对不能被他看出半点端倪。”

林飞在天网基地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不知道,甚至整个世界知道事情具体经过的都不超过一只手,但是天网被林飞打得低头求和,还交出牺牲众多培养出来高手,才得到的帝王墓钥匙。

单凭这一点,便足以见识了林飞的恐怖!

因此郑海洋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又被他强压了下去。

另外一辆车上,林飞尴尬地看着,刚刚碰面相遇的徐莹,咧嘴笑道:“希望你别介意,毕竟这是上面的要求,很多事情,我都离不开上面的支持,所以……”

徐莹微微一笑,“多大一点事情,不就多耽搁几天的时间吗,只要进入帝王墓后,这些人别影响到我们正事,别的都无所谓。”

“那当然,一旦帝王墓开启,我们就抛下这些考古者单独行动!”

林飞点头说着,这些人可是累赘,要是带着他们,两天的时间基本上就能达到目的地,可现在,最起码要用上三到四天的时间。

如今春暖花开,而在罗布泊这个毫无生机的大荒漠中,看不见半点春意,只有炽热的高温,哪怕车子已经将冷气开到了最冷,车内的温度,也有近三十度。

这些都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山地越野车,哪怕是六十度的陡坡也能轻松地爬上去,采用的都是耐高温耐寒冷的材质。

罗布泊这中国曾经第二大淡水湖的存在,它曾经造就了这么兴盛的文明,也毁掉了这里一切的物种,包括曾经的楼兰也在这里兴盛然后消失。

随着第三次改道,这里的湖水就不断减少消失,一直成为了今天,一望无际的荒原,并且一些地区已经开始出现了沙漠化。

平整的荒原上没有任何道路,也不需要任何道路,只需不断向目的地坐在的方向前进即可,而这里是一条几乎没有什么人走过的道路。

车队保持这平稳的速度行驶着,车与车之间至少间隔了十米以上,忽然间,车队最前面的车子,车下原本平摊的地面瞬间下沉。

嘎吱!

后方见到这一状况的车子连忙停了下来,车上之分纷纷下车,那些考古者和他们的保镖一下车就满头大汉,身上的衣物也在一会的功夫被汗水湿透了。

“流沙,是流沙,大家别靠近,千万别靠近!”

流砂是土体的一种现象,通常细颗粒、颗粒均匀、松散、饱和的非粘性土容易发生这个现象。

而在罗布泊,这个不断沙漠化的荒原,流沙是常见的,这是为何车队这间要相隔十米以上。

林飞和徐莹也下了车,面对整个车头已经被流沙吞噬,车子周围不断下沉的自然灾难,就算林飞也无能为力,这种情况,对他而言,都很危险,要是身体一半被流沙吞没,他自身都很难脱险。

“测量数据,看看这流沙现象是部分,还是大规模的!”

林飞连忙吩咐,前者影响并不大,可后者的话,他们就必须换一条更陌生的路线,这条路虽然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可至少二十多年前,白敬亭他们走过。

而这时,天空高挂的太阳已经逐渐西下,预示着,一天又将过去,而测量这也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事情。

“其余人,将车子围成圈,在圈内安营,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林飞只是嘴上吩咐,这种琐事根本不需要亲力亲为,更何况,要不是带着这群上面指派的累赘,眼前这些麻烦事情,也不会出现。

很快,除了林飞徐莹外,所有都人都动了起来,哪怕是郑海洋和石凝香,为了示好林飞,也主动帮忙。

当营地搭建的差不多时候,天也黑了,外出的测量人员都平安地回来,测量结果是,附近还拥有近十个流沙区,只要避开这十个区就行了。

罗布泊的夜晚,就如沙漠的夜晚,这里的晚上很冷,除了林飞、徐莹还有郑海洋他们外,其余人成群的围坐在篝火边聊天唱歌,跳舞以这样的方式,祭奠失去的同伴……

而林飞他们则在修炼,调整自己的最佳状态。

在欢快和悲伤中,寂静的夜悄然而去,第二天早上,圆而红太阳,从一望无际的地平线缓缓爬起,荒原中的日出,是完全一种言语无法描述的美。

只是这是美之下,却隐藏着夺人性命的杀机。随着太阳的升起,整个罗布泊的温度迅速攀升。

“啊……”

一声惊叫将所有的都从睡梦中惊醒,紧接着又传来:“来人啊,死人了,营地中死人了!”

闻声睁开双眼的林飞,一咕噜爬了起来,循声望去,发出尖叫的地方,就在他隔壁第五个营帐里

“啊!不!不!该死的!天啦!怎么会这样!”

那蓝色的营帐里,惊恐的叫声此起彼伏,仿佛是发生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但是所有人惊呼尖叫的内人,无一例外,死人了!

林飞眉头一皱,有种不安,他昨晚根本没有差距到有任何人离开营帐,也没有人潜入营帐,可人究竟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