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93章 这仅仅只是开始

感受到林飞身上的杀气与冷冽,哪怕林飞未曾言明,中年男人便明白了一切,说实话,他也听看不惯,战族之人来京后,那行事嚣张的性格。

“去吧,不论你要做何事,只要你不背弃国家,做出伤天害理有损我华夏民族的事情,我永远支持你。”

中年男人的一句话,令林飞很感动,比起那利益至上的战族,这儿令他感觉到家的味道,赫然间在心中腾升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领导,你放心,无论走到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林飞,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男儿,我绝不会做出背弃民族的事情,更不会让国家对我失望。”

林飞微微一笑,转身离去,而中年男人也起身走向阳台,用目光为林飞加油,他虽位高权重,掌握生杀大权,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武者之间的厮杀,稍微不慎变化伤到他,因此只能站在阳台上为林飞加油助威。

在戒备森严,甚至最近调来一个精锐加强团驻守的别墅区门口,数十位士兵持枪与三个人对峙着,边上有重机枪,还有十多门火箭筒瞄准,只要对方有任何不轨举动,便会毫不犹豫开火。

门口站着天飞云和天若龙,还有一位老者站在这两人前面,被几十个枪口,还有火箭筒瞄准着,脸上依旧平淡如水,没有丝毫的害怕,那眼神中甚至还流露出一丝不屑。

“天逵长老,我们一日三访登门求见,已经给足了面子,我看还不如直接杀进去,胁迫对方交人。”

天若龙一脸怒气,如一个小人般在天逵耳边搬弄是非,贵为特使的他们,何曾受过如此之气?

“闭嘴,我自有打算!”

天逵叱喝一声,虽然天若龙说出了他心中最想之事,但是他有心有能力却没有胆量,要是真这么做了,会惹出大祸的。

禁忌之地的入口可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在那儿引爆个几颗核武器,可没有任何顾忌。

禁忌之地虽说有屏障,可谁知道这屏障能不能挡得住核武器的威力?一旦屏障被毁,那么下一刻,暴露在卫星之下的禁忌之地,引接的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禁忌之地虽大,但是两颗核武器足以将一切都摧毁!

这不仅是天逵的顾忌,更是整个禁忌之地的顾忌,因此这一次进入世俗后,禁忌之地的人,有着前所未有的老实。

“都散了吧,各归岗位,这里我来处理!”

正当三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带着一股威严的声音响起,顿时一位军官跑到门前的众士兵面前,高喝:“林少将有命,各回岗位,这儿交由他来处理!”

“是!”

众士兵行礼后,有序整齐地各回岗位,见状的天飞云,还微微一笑。

“我就说嘛,世俗的帝王绝不会是不同道理之人,只要我们将事情的严重性夸大,他绝不敢为了几个女人,跟我们两败俱伤,让世俗中其余国得渔翁之利!”

“天飞云,恐怕你这一次,要失望了!”

一句话,破灭了天飞云正在幻想的美梦,紧接着,一脸冷漠的林飞缓缓出现在三个人的面前,刹那间,令三个人同时惊呼,面露惊骇之色。

“林飞?!”

三个人异口同声惊呼大叫,他们擦了又擦双眼,难以相信,本应该在禁忌之地,被囚禁在战天城中。

可……可是为何?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林飞的双胞胎兄弟?

三个人心中泛着几乎相同的疑惑和震惊,而这时,林飞望着天飞云和天若龙,杀气随着目光化为一股利剑投射了过去。

365bet网址谁有“你们战族恩将仇报也就罢了,但是我想不到,我有恩于你们,而你们竟然为了一己私欲,算计到我的亲人身上,知道吗,因为你们几句话,我敬重的徐阳和王梓风,他们就死在了我面前,这笔账,我们就趁这个机会,算清楚吧!”

林飞的话,越说越冷,最后冷如冰霜,利如刀剑,让天若龙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摇着头。

“林飞,你先干什么?我警告你,如若胡来,小心你性命难保。”

啪!

天逵转身一个巴掌甩在了天若龙脸上,叱喝道:“就算他真的是林飞那又如何?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你连一个废人都怕成这样,还有什么资格做我们战族子孙?”

天逵的话,让后退的天若龙,还有见到林飞后,有些胆颤的天飞云愣了下,随即想到:对啊,林飞他都已经废了,再也不是那个耀眼的超级天才了,哪怕他曾经在辉煌,如今已废,自己根本就没有惧怕……

想到这里,两个人的胆量顿时大了不少,惊骇的脸色也变得从容起来,一副为天逵马首是瞻的样子。

见状,天逵才满意点点头,转身藐视的目光落在林飞身上,以高高在上的口气说道:“既然你被释放出战天城,我们也没必要在待在这儿,算你识相,但是……”

说话的天逵将语气一顿,忽然间变得冷冽自傲起来,态度一冷道:“但是,你一个废物,就应该做好当废物的觉悟,而是不用这种眼神看我,你算什么东西?”

天逵很不爽,被林飞那冷冽,似乎随时都能将他们捏死的眼神看得浑身不爽,冷喝的他,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了林飞面前,右手同时高高扬起。

“给你一点教训,让你清楚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废物,也敢藐视我等!”

将林飞当成废人的天逵,这一巴掌很直接,也很顺手,就仿佛在教训自己家,一个顶撞他的下贱奴婢。

因此这一巴掌,又快又狠,完全没有半分顾虑,也未考虑过会不会将林飞打死。

然而,当他高扬的手落下的那一刻,天逵的脸色变了,变得惊恐,只见林飞看似缓慢的抬起左手,却轻松自如地抓住天逵那右手。

咔嚓!

一股恐怖的力量,自林飞左手中爆发而出,一瞬间,手骨被硬生生捏断的声音,在空中响起,立马便被天逵的惨叫给掩盖了。

“啊!”

痛叫的天逵目光惊恐地望着林飞,惊慌地颤抖道:“你……你不是废人吗?为何?为何会如此之强?”

“我若不废,又如何看清你们战族的真面目?一个连衍天境才勉强刚入之人,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林飞双眼一怒,右手抬起,撕裂虚空,以雷霆之威击向天逵,如此近距离,加上天逵一开始根本就未对林飞有所防备,而此时心中满是震惊慌乱,只能眼睁睁看着林飞的右手,在视线中乍现,然后眼前一黑!

咔嚓!

这一次,断了的并非天逵的手骨,而是他的喉骨,彻底断了生机。

扑通!

天逵的尸体倒在地上,使得天飞云和天若龙两个人瞳孔剧烈收缩,面色惊骇满是恐惧。

而此时林飞,缓缓将头抬起,冰冷的目光将两个人同时笼罩,一步一步,脚落地发生的“踏踏”声,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他们的心脏,一下,接着一下地拉扯着。

这笼罩在他们精神的死亡恐惧,强烈地冲击他们的内心防线,最终天若龙承受不住了,双腿弯曲扑通一下跪在了林飞面前。

“林飞,别杀我,别杀我,这不关我的事情,都是战族那些老混蛋逼我的,我一个连先天都不是的小人物,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还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指使我的,都是他的注意……”

为了求得一线生机,怕死的天若龙,之前还想着多争取一点功劳的他,如今却毫无尊严,毫无脸面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别人,跪在林飞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着。

“谁指使的,这都不重要,只要你是战族之人,就该死,我发过誓,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会毁了战族,而你们,仅仅只是这一切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