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88章 恨与仇

祸不及家人,战族之人竟然无耻到了这一步,林飞很愤怒,但是纵然怒火熊熊能冲上云霄那又如何?

没有实力,单凭言语上的叫骂,最终只会显得苍白无力,可怜又可悲而已。

可现在,除了言语上的斥责,林飞根本就没有别的可做,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力量或者能力来改变这一些。

不过他唯一值得庆幸安慰的事情是,在京城的家里,还有元海在,他在离京之前曾经交代过一些事情。

身为元族后裔,元海对于禁忌之地,也有他的一些顾忌和戒备,林飞离京之前曾经说过,一定会回去,因此是不可能将林雅萱和诗雨寒等人接到这儿。

战族如若用强,所派去之人未必能打赢元海,而且还有那位权利至高的中年男人,万一不行,也可以躲到元木岛暂避一段时间。

但是眼前的徐阳和王梓峰就未必有如此幸运。

对于这些连恩将仇报都做得出来,甚至不惜试图用自己亲人来胁迫自己的人,林飞如何能去相信?

谁知道,给了这群王八蛋所需要的东西,等他们得到了所想之物,自己的价值被榨干了,比这更残酷的一幕,再度降临在他身上呢?

林飞怒吼着,用尽全身力气,竭力地怒吼质问着:“你们战族还要脸吗?还能在无耻一点吗?有什么事直接冲我来好了,何必牵扯无辜之人?”

“现在我终于可以确认一件事情,看样子你的确是一位重情重义之人,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选择了吗?是选择继续违背我们的意志,还是看着你的朋友,因为你受尽折磨,最终死在你的面前。”

徐阳和王梓峰都是聪明之人,几句话之后,他们便已经隐隐明白了一切,眼前的现实似乎与他们想着的完全不一样。

他们并非请来于此的客人,而是战族用来要挟林飞的筹码,但是就算知道了那又如何,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来改变眼前的一切。

365bet网址谁有刹那间,林飞变得为难,内心在极力地挣扎着,这一幕,落入了徐阳眼中,他心中微微叹息,一转身,向天石奕道:“城主大人,能否给我们一点点独处的时间,林飞这孩子,我懂,性格比驴还倔,越逼他越是难以令他纠纷,不如让我们劝一劝他,说不定能令他想通了呢……”

徐阳仅仅只是一个武道第三重而已,而且在武道第三重中也是属于垫底的那种,对于在座的每一个人眼中,都是一个根本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一只随手都可以捏死的蝼蚁,还能翻出什么大浪不成?或许他真的能劝说林飞,将元族之秘透露出来,也未尝没有这样的可能。

一念至此,自信满满的天石奕也就答应了,“很好,若林飞有你等几分悟性和明事理的话,我们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大殿之中便有内室,你们三位请吧!”

随即,徐阳拉着林飞,还有王梓峰走进了大殿中的内室。

几股若有若无的意念,也在这内室中隐匿着,着股精神力所化的意念,皆是大殿中几位准帝在暗中窥探。

想瞧瞧窥探出,待会林飞与徐阳等人交流中,是否有不为人知的惊人线索。

这几股意念,哪怕是林飞巅峰的时候,都难以察觉,跟别说如今他实力尽失,更不可能擦觉发现。

见四下无人,林飞收起了脸上的愤怒,在单独面对徐阳和王梓峰的情况下,一脸歉意地说道:“徐老,王老,真抱歉,这一次连累你们了,而且恐怕你们这一次,都……”

林飞并没有说明,但是那欲言而止的样子,还有脸上的坚决,无疑都在告诉徐阳和王梓峰,战族这些忘恩负义的小人,是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

“林飞,我已经155岁了,虽然依靠外物勉强突破到了武道第三重,又可以多活几年,但是我这一辈子已经到头了,传言你虽然已废,但是你创造了那么多奇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创造新的奇迹。”

徐阳缓缓地说着,开口之后并没有劝说林飞,而是说着一些可有可无,令林飞疑惑,这徐阳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不待林飞开口,徐阳望向身边的王梓峰,目光坚定道:“老王,活了一辈子,该见过的,都见了,我想我够了,你呢?”

呵呵!

王梓峰嘴角泛起一抹笑容,他与徐阳共事几十年,已经有了十分的默契,一个眼神,几句话,哪怕徐阳未曾点名,他都已经明白了,徐阳心中所想。

“我在世俗见过了太多的人心冷暖,利益至上,但却还能见到一丝善意,可这里太冷太冷了,既然回不去了,待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也够了。”

说话间,王梓峰的眼神之中,也出现了铁一般的坚决。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听不懂的林飞更疑惑了,然而徐阳和王梓峰那糊里糊涂的话,还在继续。

“你做好准备了吗?”

“好了,你呢?待会可别留情啊,痛快点!”

“你也是……”

两个人的话到此为止,随即在林飞疑惑的目光中,一直说说笑笑的两个人动手了,很快,很恨,在乎在话音落下的刹那,在林飞反应过来,彻底明白的刹那,一切都结束了。

扑通!扑通!

徐阳和王梓峰两个人,在林飞瞪大双眼中缓缓倒下,倒下,却再也站不起来了,他们这对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友,相互终结了对方的一生。

为其被战族之人折磨,苟且偷生地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就此结束,以免痛苦了自己,也为难的林飞。

能活着,谁会愿意去死?

林飞愣住了,那几道停留在这内室中的意念,也愣住了,这一结果,谁都未曾想到过。

他们无法理解,也不能接受,徐阳和王梓峰,竟然会在这一刻,选择了自尽!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林飞跪了,从不给人下跪的他,双腿跪在了地上,嘶吼着,奋力地嘶吼着,声音如哑了一般。

可惜没有人能回答林飞的话,无论他如何的嘶吼,内室中似乎永远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许久,内室的门开了,一脸冷漠的天石奕,眼神中透着一抹怒意走了进来,冷冷一哼:“自杀,还真是挺有两个骨气的人,只不过,林飞,他们能自杀为你解困,那你的妻子,还有你的亲人呢,你也想看到眼前这相同的结局吗?”

“交出来吧,告诉我们元族的一切,我保证你一辈子无忧无虑,子孙世代富贵荣华,甚至位极人臣!”

缓缓的,跪在地上的林飞在天石奕进来的那一刻,缓缓的起身,目光如剑般犀利,似乎刚才的嘶吼,用尽了他全部力量,语气低而平淡地说道:“不要给我机会,哪怕只有一线的机会,你们欠我的,我会用整个战族来还!”

王梓峰关系不错,但对于徐阳,在林飞心中,他是一尊值得尊敬的长辈,哪怕他曾经实力可以碾压徐阳,这样的尊敬,也未曾变淡。

可如今……

林飞第一次,恨不得将眼前这些人,所最在意的战族给毁了,让他们知道,失去是一种何等的心痛。

就仿佛有人硬生生将你的心,撕下一块!

然而,天石奕却毫不在意林飞所说的话,不屑一笑:“你已是废人,你认为还有这样的机会吗,简直是痴人说梦!来人将他带下去看好了,要是他死了,你们全都给他陪葬!”

天石奕知道林飞眼下再无说出元族之秘的可能的,只能将他再度软禁起来,吩咐人别让林飞寻了短见。

林飞刚被带下,一个人慌慌张张闯进大殿,喘气急切道:“族长,大事不好了,死亡深渊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