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85章 阶下囚

林飞一开始,在实力远弱于衍天境,除了依靠星痕剑削弱对方实力,最大的倚仗,便是他那高深莫测的身法。om

那飘忽诡异的身形,那疾驰如电的速度,那在空中都能短时间自由横行的飘逸,若战族精锐都能习得,哪怕巫族和灵族联手也毫不畏惧。

还有林飞那一路高歌猛进,实力不断提升,却为出现生命危机的奥秘,一旦被洞悉。必将令整个战族崛起,一统禁忌之地,成为唯一之王,甚至还能走出禁忌之地,君临天下!

男人,活一世,谁不想开疆辟土?武者,舍弃生死,逆流而上,谁不望这一世得以称帝,再多活百年?

那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那多活一刻见世间繁华,敢问,有谁不想?

人性是贪婪的,哪怕高高在上的称帝之人,也逃脱不了寿尽而终,任你风华绝代一世之尊傲视苍生。任你美艳绝伦,倾国倾城倾天下,终究也难逃白骨一副,黄土一堆!

更进一步,就能多活数年甚至更久,这一份近在眼前的希望。谁能压抑住自己内心的贪婪和渴望?

在禁忌之地,没有圣人,只有强者为尊!

但是一些人还是顾忌着脸面,现在有人将自己内心一直的渴望给说了出来,自然免不了为此动容。

见有人将身上的遮羞布给扯了下来,顿时也毫不客气起身道:“没错,灵巫两族的贼心昭然若揭,我们必须为全族考虑,若林飞愿意将自身奥秘献于本族,供他一世繁华,子孙富贵也未尝不可!”

“天帝老祖也近五百岁,五百岁乃大限之期,此次天帝老祖出手,便是给予灵巫两族震慑,为战族赢得宝贵的时间,我们绝不能辜负天天帝老祖的心意,说不定林飞,便是我们战族崛起的契机所在!”

一尊准帝起身开口,已经近三百岁的他,自知今生无望称帝,因为下一个百穴便是他的大劫,若能洞悉林飞身上的奥秘,说不定还能有望称帝。

因此他才不顾脸面起身支持。

“因果循环,天意将林飞送于我们战族是因,我们战族因他崛起是果,此乃天意,我们不可违背天意!”

又有一位三百多岁,半只脚踏入棺材的准帝,稍微顾忌一些脸面的他,语句皆将此无耻之事。给说成了天意,说话的态度也气宇轩昂,义正词严!

天心虽然气愤,但是她却无辜奈何,众人一番商议之后,决定将林飞‘请’到此地!

很快。派去之人便将一无所知的林飞,给请到于此,缓慢步入大殿的林飞,站至中间,感觉到殿中之人目光皆落于他身上,忽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诸位前辈,敢问将晚辈召唤于此,有何吩咐,晚辈虽然已废,但是还有绵薄之力,若需要,定当尽力!”

林飞拱手鞠躬。说话大大方方,句句带着敬畏,字字尽显客气,完全一副识大体的样子。

一瞬间,大殿之中的人,又将目光皆投向天石奕,那意思很清楚明白,你是城主,你是我们大哥大,这不要脸的事情,自然由你代表我们来说。

“尼玛!”

见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自己身,天石奕脸色一僵。心里跟草泥马似得郁闷,不过还是恬不知耻地开口了。

365bet网址谁有“林飞,你未进我们战族,便有恩于我们战族,我们战族上下皆发自肺腑感恩与你,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以你如今之身想入战族太难了,当然,若贡献足够的话,也未尝不可为你破例,入我战族,供你一世繁华。子孙富贵荣华!”

天石奕虽然恬不知耻,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脸皮之人,并未直言,但是语气中,已经透出那么一点意思,稍微懂道之人自然会明白接下去该怎么做。

毕竟这里可是战族,是非对错都由战族说了算!

林飞眉头一皱,双手握拳,却只能故作不知道:“既然与战族无缘,晚辈也不想强求,望各位前辈看在晚辈有恩于战族,明天送我回世俗吧!”

额!

天石奕脸色一僵,几次张口却始终无法将脸皮给彻底撕破。

然而他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在一位心急的准帝暗示下,一位浑身气穴开辟八十多,身为战族元老之人,将脸上的伪善彻底揭下。

“我们大家都开门见山吧,星痕剑已认你为主,你不死,剑便不可出现下一任剑主,但是我们不能做这种恩将仇报之事,可星痕剑珍贵无比,你需要拿等同之物交换你那精妙绝伦的身法。还有你无顾虑急速变强的奥秘!”

言语之中说着不能恩将仇报,但是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他不死,星痕剑便无下一任剑主。

而取回星痕剑的方法便是杀了他,如果他想活命的话,便主动交出身上的奥秘。

“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意思吗?”

事已至此,林飞知道自己以难在装糊涂下去,人虽已废,但是目光锐利,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似乎心知自己无耻理亏,竟无人敢与林飞对视一眼。

话已无需言明,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随你们战族入禁忌之地,未曾得你们战族半分恩惠,却因你们战族一身修为尽废,你们扪心自问,我可曾有半点对不住你们战族之举,这就是你们对我的报答?!”

林飞声音很高。响彻大殿每一个角落,目光怒视着所有人,起伏的胸膛,令他脸色一变,不禁怒火攻心而咳嗽起来。

咳嗽几下后,嘴角出现了一丝血迹,他体内愤恨难消,难以释怀,自己拼力一战,自身差点死在战场,如今却被战族这般对待。

他自问做不出这种事。如果有人对他有恩,他会倾尽所能报答。而眼下对方将他‘请’于此地,威逼利诱要得其奥秘。

问世间,还有此等不要脸之事?别说林飞他答应过,并且发过誓不将灵燕九变和九劫归元术泄露出去,就算可以毫无顾忌的传授,他也不会透露半个字。

“你入我们战族,无非是得罪了影族,怕其报复而已,更何况,我们与灵巫两族三百年相安无事,你一来便引起如此战事,害得我们损失了多少族人。说不定你便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有人凭空剖析事情真相,欲盖弥彰试图为自己挣得一点脸面。

“可笑,可耻,眼下已无外人,你们何必遮遮掩掩,都撕开了脸皮就来点直接的吧。我已经废人,你们还有何畏惧?”

林飞冷笑着,他曾经筋骨尽断,如风中残烛,能恢复到现在这一步,几乎耗尽了他浑身潜力和先天之气,气穴虽在,却无法衍生出一丝先天之气。

然而面对这样人,哪怕他十成之力皆可发挥出来,也难逃阶下囚的命运。

终于,所有人的脸上都泛起了冷漠,如同几座巨山般压得人要窒息,目光阴冷地投向林飞。

“林飞,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说出一道还来得及,否则以你的身体,恐怕难以承受我们战族的刑法!”天石奕莫然开口,软的不行,打算来硬的。

“对于你们这些无耻之人,我就只有一句话,因果循环,你们定会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林飞咬着牙,对于这种忘恩负义之辈,他宁愿尝一尝战族的刑法。

“一个废人,有何之惧?来人将其带下去,关押在黑水大牢!”

天石奕直接下令,闻言之下,感恩林飞救命的天心,不顾天石奕之前的命令,跪求道:“爷爷,请收回成命吧,人心都是肉长得,这事传出去,人心会凉的!”

“一切以大局为重,更何况,今日之事不会被外人所知,此事就这么定下了,将人带下去!”天石奕冷漠地一挥大手,一位准帝亲自动手,将林飞送往战族着名的黑水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