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77章 林飞的坏墨水

“杀!”

在天心和天若龙的哀求下,星痕剑刹那间便已出鞘,化为一道寒芒剑影,剑指目标皆是对方的先天武者。

刚才天飞云一加入战场,便被一位先天武者纠缠着,见林飞出手后,一位初天境,浑身气穴开启已达二十多个之人,顿时抽身迎向林飞。

“战族又来了一位送死之人吗?抱上名来,爷爷刀下不杀无名之鬼”

话音化为说完。林飞那第四重九劫归元术修为全力爆发,速度陡然间连上两个层次,令开口说话者脸色大变。

这一剑,虚空中的气流瞬间爆炸开来,雷霆万钧的锋芒,在来者的眼瞳当中迅速扩散

“不!”

来者口中一声厉吼,浑身上下的潜能几乎被全部激发,欲挡住林飞这一剑。

“挡住了!”

“咔嚓!”

来者还来不及狂喜的庆幸,刹那间他手的刀崩裂成碎片,却依旧阻止不了林飞手中之剑的去势,从他胸膛刺入,滴着血的剑尖从后背穿透而出

右手轻轻一挥,剑拔出的刹那,血喷涌而出,林飞连一眼都懒得去看,带着满脸不甘心惊恐,倒在他脚下那逐渐冰冷的尸体。

继续挥剑杀入人群,实力稍有不济的对手,哪怕是先天武者,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只是一眨眼就倒在了林飞的剑下。

“该死!”

三名先天武者立马抛下对手,联手而来欲阻止林飞,为其他人争取时间,将仅剩的战族赶尽杀绝。

咻!咻!咻

一道又一道的剑影自林飞手中的星痕剑中挥斩而出,剑影在虚空中叠加且层次分明,脸色冰冷的林飞,竟然将那三位先天武者同时笼罩自己的攻势之中。

一刺四剑,一剑四变,每一剑都仿佛穿透虚空而陡然乍现,轨迹难寻,变化诡异而刁钻!

下一秒,林飞与三位实力弱于他的先天武者擦肩而过,虚空中的剑影在擦肩的一瞬间竭尽消失,在那三个人身上,留下了致命的剑痕伤口。

“你究竟是谁?”有人用尽最后一口气,问出人生最后一个问题。

“林飞!”右手持剑而立的林飞,冷冷地回答,厮杀引发的气流涟漪,令他的衣服呼呼作响,发丝不禁飘起。

“是你”

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将萧何这位衍天境,都打成重伤的林飞,才明白刚才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多么愚蠢。

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了,带着对生命的眷恋。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彻底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林飞出手才一会,就要近四名实力不济的先天武者倒在了他手中,武道高手更是死了六位,一下子成为了整个战场的聚焦点。

原本已经处于被即将诛灭的战族。随着林飞的出现,刹那间一切都改变了。

唯一有能力阻止林飞的两位衍天境被死死拖住,这让他在人群中肆无忌惮的杀戮,霎时间,便成为了逆转整个局势的存在。

他来禁忌之地前,原本在灵族,战族和武族眼中是那么不起眼,一个天赋妖孽,却可以任由他们掌控的小人物,可现在。手中持剑的他,却成了这战场间,决定人生与死的主宰。

“好!”

见状的天心兴奋地手舞足蹈,望向林飞的双眼中尽是小星星,那是一种崇拜的目光。

边上的天若龙既兴奋又嫉妒,远处的徐阳和雷狂等人,嘴巴长得能塞下他们的拳头,什么时候,实力稍差的先天武者,在林飞手中像鸡一般被屠杀了?

哪怕很多像他们这般的人不相信。但是现实就在眼前,林飞一出手便逆转了整个局势。

“该死,该死的林飞!”

恨不得食林飞肉,喝其血的夏藤,一见自己的同族被林飞一边倒屠杀,恨不得立马跺了林飞,但是被纠缠的他,却不得不面对更残酷的现实。

刚才不久前,他们还在其他同族的压阵下,吊打战族这两位衍天境,甚至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便能将他们斩杀于此,但是现在他们却要面对眼前对手,还有林飞的前后夹击。

“我们走!”

夏藤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再不撤走的话。稍有迟疑就会将命留在这儿,话音刚响,他便与巫族那一位衍天境抽身而退。

战族两位衍天境,一直坚持到现在,实属不容易。几乎已经都来山穷水尽的地步,林飞要是晚出现一分钟,估计他们都会变成尸体,因此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追击和阻拦一心欲逃走的夏藤,还有另一位衍天境。

至于林飞,别看他现在吊打很多初天境,但是遇上衍天境,若是没有星痕剑,他根本就不是其对手,两个衍天境携手而逃。没有人去追,他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一个人去阻拦。

“妈的,竟然就这么逃了,太不要脸了!”

林飞心中叫骂着,目光扫视了战场一拳,对于剩下的小鱼小虾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忽然间,他的目光注意到了,一直在战场外,专心调理伤势的萧何。脸上顿时不由得露出一抹贼笑,一双眼睛都发光了。

连忙来到萧何身边,笑眯眯道:“哎呦,这不是老熟人吗,你现在的样子。真惨啊!”

噗!

一听到林飞的声音,萧何刹那间睁开双眼,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看清楚后,淡淡一笑的他,绝望道:“胜者为败者寇,林飞,要杀要剐随便你。”

“身为一个武者,哪怕明知是死,也要战至身死,你这样,简直令人所不齿,难不成你们灵族,都是一群没有的缩头乌龟?没有鸟的假男人”

闻言。萧何大怒道:“你休得胡说,还有,林飞你别得意的太早,我会在九泉之下等着,你注定会死在我们灵族手中!”

“哎呀。别扯那些没有的!”

林飞一溜烟,从一具尸体手中,扒过一杆长枪立在萧何面前,很认真严肃的道:“身为男人,身为武者。就必须战至而死,我给你一次机会,出全力吧,哪怕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萧何愣了一下。握过长枪的他,在林飞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瞬间双眼竟然有些湿润了,颤抖地望着林飞道:“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也罢。我用最后的生命来演绎这一枪,哪怕死,我也无憾了。”

萧何深吸一口气,燃烧着生命,使得枪影接连不断的在虚空刺出,一次足足一百零八枪。

“这傻帽还真好忽悠,哈哈,星痕剑估计又能充满能量了。”林飞心中暗笑,但是神经去紧绷到了极点。

“这一枪叫周天,代表着圆满,也代表着终结!”

话音响起的刹那,萧何出枪了,穿透虚空与林飞手中的星痕剑碰撞,下一秒林飞倒飞出去,径直撞上一块岩石,顿时岩石崩裂,凹进去一个人形。

而萧何屹立原地,右手持枪迎风而立,面带笑容却早已停滞了呼吸,枪落的刹那,他的生命也就此结束了。

“咳咳还好这家伙没有在之前使用之枪,否则我还真未必能抗下!”

林飞边咳边嘀咕着,刚好了九成的伤势,又增添了新伤,不过林飞还是觉得非常值得,至少星痕剑内的能量,在刚才那一击中吸纳满了。

“林飞你没事吧,干嘛这么傻,刚才直接杀了他不就行了?”天飞云连忙上前搀扶林飞这位大功臣,刚才的话他可都听得一清二楚。

而林飞这个明明打着利用萧何,给星痕剑足够吸纳能量的歪主意,却还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道:“这是给对手的一种尊重!”

“额!”

天飞云额头不由得冒出几滴冷汗,连忙将林飞搀扶上车,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马上离开。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灵族和巫族的高手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欲在下一个点堵截围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