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67章 最后的准备

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太多不尽人意的事情,就好比时间,无论我们如何去挽留,却依旧无法阻止时间的逝去。

一转眼,五天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距离与天飞云等人约定的一周时间,仅剩下两天,这五天的时间,林飞竭尽所能地令林雅萱的情绪平复下来,解决她那长期在星火基地囚禁中。所形成的忧郁。

别墅的庭院中,林飞独自一人站在,眉头紧锁的他,哪怕是一个陌生人都能看出他此刻脸上所流露出的心烦。

别墅中,诗雨寒走了出来,望着林飞的背影,冷淡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温柔道:“想做什么就去吧,家里有我呢。”

一秒,十秒,一分钟林飞并没有回答诗雨寒的话,望着庭院中的水池,足足发呆了三分钟,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唉!”

去禁忌之地,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但是禁忌之地的高手众多,他的实力虽然可以在世俗地暗界横行无忌,但是在禁忌之地,一旦遇见衍天境的先天之境,弄不好连自保都做不到。

不能全指望战族之人,当然也不能得罪战族之人,万一把战族之人给得罪了,人家撒手不管,影族的高手他又该如何应对。

“还有两天的时间,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否则的话,我真没有底气去禁忌之地。”

林飞并没有向诗雨寒说明原因,他想做的自然是去找那位外星朋友莫莫尔,能令他短时间内拥有保命能力的,林飞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莫莫尔了。

当然,他现在手中的空间跳跃器,可以在三千米内跳跃七次,可以令他保命七次,但是林飞还是觉得有些不够。

正巧他身上有两块拳头大小的原石,说不定能在莫莫尔那儿,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去吧,正事要紧。”

诗雨寒选择了无条件支持,她如今能为林飞做的,也就在他背后支持和祈祷着,在林飞不在的时候,竭力照顾好家里。

“那就麻烦你了,尤其是林雅萱,我走了!”

林飞并没有去向林雅萱,他怕看见林雅萱后。心中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被动用了,连忙联系龙魂为他准备专机去日本。

林飞可没有忘记,当初随徐莹去秦始皇陵墓,取出和氏璧的种种,因此他怀疑徐莹手中的和氏璧。或许就是一块原石。

和氏璧的体积,可是他此时手中两块原石的数倍,如果真的是原石,那么其价值,自然能令他从莫莫尔这位外星人手中,获得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不过林飞刚到机场,就遇见了意料之中的人----天飞云。

“林飞,距离我们约定的期限还有两天,你这时候突然要坐飞机去国外,该不会是临阵脱逃吧?”

天飞云一脸严肃地说道。他为了林飞在这儿耽搁了这么多天,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要是林飞失约的话,那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去见一见我的师父,向他老人家当面辞行,当然啦,他老人家听闻我要去禁忌之地,欲赠送我一件护身之物,最多两日就回,你放心。我不会失约的,要跑路的话,我也不会一个人。”

林飞将自己早已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天飞云一听,脸上的严肃顿时消失了,露着微笑道:“我也想见一见,能调教出你如此杰出的世外高人,方便”

天飞云的话还未说完,林飞就果断打断了他的话:“不方便,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喜欢见任何外人,好了,天飞云前辈,你要在继续耽搁我的时间,恐怕我真会耽误了你们两天以后回禁忌之地的时辰。”

天飞云脸色一僵,迟疑了一会。还是选择了放林飞离去,他来这儿仅仅只是求个安心而已,正如林飞所说,他的家人都在京城,天飞云也不怕他临阵脱逃,一去不归。

更何况加入战族是好事一件,他想,遇见这样的大好事,林飞也没必要跑。

专机直接在日本的静冈城市机场降落,低调隐瞒身份的林飞,并未引起暗影卫的注意,一下飞机的他,便直奔富士山而去。

虽然只跟徐莹走过一次,但是林飞却清楚地记下了路线,翻山越岭,沿着那暗道进入了古墓中,这是他唯一想到能联系到徐莹的地方。

这一次,并没有命运弄人,刚进到古墓主葬室的林飞,便见到了徐莹,对于林飞的忽然间出现,徐莹的脸上泛出一丝诧异和惊讶,问道:“林飞?你怎么来了?”

“想问你要一件东西,和氏璧应该还在你这儿吧,你还有用没?如果没用的话,给我吧,我有急用。”

一见面,林飞就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他还要去死亡谷呢,原理上,两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但是他相信,以莫莫尔这位外星人那人类难以相信的高科技,一定能将他远距离送回京城。

“和氏璧?还在我这儿,里面的内容我都记下了,你要就拿去吧!”

徐莹并没有询问林飞为何突然要和氏璧,直接就将和氏璧给了他。

既然都来了,怎么说也要跟白敬亭见上一面,不过,这一次。林飞却注定要失望了,当他沿着石阶走入那古老的宫殿中时候,并未见到白敬亭。

“咦!徐莹,我爸人呢?”

正当林飞询问的时候,徐莹走向了宫殿的一面墙壁。随着她的手触碰到暗藏在墙壁上的机关后,那掩藏在墙壁后的暗格随着石门的开启,缓缓出现在林飞的面前。

“这是”

石观开着,走进几步便能见到白敬亭静静躺在石棺中,双手捧着一颗泛着黑光的珠子。一丝丝如电流般的黑气在他身体外边缭绕着。

面露吃惊的林飞,在呆滞了一会,继续问道:“我爸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前不久才发现的,他已经在石棺中躺了快十天了。我都担心他会不会饿死渴死!”

徐莹脸上露出无辜的表情,林飞却想着去检查一下白敬亭的身体,因为他的身体不惧怕黑气的感染,但是,人在宫殿中的他并没有异样的感觉。

然而,一只脚刚踏进暗门的刹那,一股君王般可怕的气息让林飞忍不住双腿弯曲,身子微微颤抖着竟有下跪膜拜的敬畏感。

坚持了几秒钟,连忙便退了出来,转头将目光投向徐莹,却见徐莹将肩膀一耸:“别看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万能的。”

“事态紧急,这里就继续麻烦你了,我必须走了。否则弄不好就会出大事的。”

林飞虽然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白敬亭的情况,可暗室中那股气息太可怕了,似乎在有意阻止他靠近。

连他都靠不近,自然也不认为,徐莹有能力去靠近。

不过唯一令他安心的是,进入暗室的刹那,他依旧可以感受到白敬亭生命存在的迹象。

既然白敬亭还活着,他又无法靠近,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然后静观其变。

“你放心吧,我要是放手不管的话,干嘛没事整天待在这暗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徐莹白了林飞一眼,随即目送林飞离开了,离开古墓的林飞直奔机场,然后乘坐一直在等待他的专机前往了加州。

为他进入禁忌之地做最后的准备。

然而林飞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的刹那,徐莹那一直表现着无辜的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她缓缓走入暗室,那林飞都承受不住的君王般气息,似乎对她没有任何作用,目光望着石棺中的白敬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告诉你最新的消息,林飞跟战族的人接触了,很快就会进入禁忌之地,我与你各自想要的一切终于要开始了?真希望你赶得及,当你苏醒的那一刻,便是帝王墓开启之日。”

似乎能听闻到徐莹的话,一直没有反应的白敬亭,那禁闭的双眼,忽然间动了一下,随即也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