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54章 超自然现象

在触碰光源的刹那,林飞的视线中全是银色的光芒,哪怕闭上了眼睛,似乎也能感受到光源,紧接着光源消失了,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接触到外界的刹那,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沙漠不见了,死亡山谷也不见了,出现在他视线中的,竟然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他就站在湖泊边,远处还有炊烟袅袅的村庄,田地和森林。

湖泊并不大,森林阻隔了他的视线。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我的天啊,难不成穿越了?”

睁开眼睛的林飞,刹那间就感觉自己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着,这一切,他简直无法解释,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思考。

震惊而疑惑的他,连忙向着炊烟袅袅的村庄走去,心想着,或许在这个村庄中,自己能找到心中想要的答案。

村庄并不大,也就二十多栋木屋,还有一些新建的木屋,很多人都穿着现代的衣服,见到林飞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反而有人热情向林飞打招呼。

“你好,欢迎你来到这绝望之地,这儿的木屋有几栋是空着的,你是选空着的,还是想自己另建一栋?”

林飞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了三个熟人身上,连忙叫喊着:“艾露西,郑海洋,石凝香,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飞?”

三个人相识苦笑一下,随即向林飞走来,由郑海洋先开口道:“想不到你也到了这根本出不去的地方。”

郑海洋一脸的不甘心,被困在一个出不去的地方,也就意味着他的雄心霸业都破灭了,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这世界上还有出不去的地方?”林飞一脸的不相信。

见状,郑海洋只能摇摇头,道:“我一开始也不相信,可这片森林的边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进入大雾中什么都感觉不到,你就感觉在迷宫里绕,无论你怎么走,都会回到这里。”

还有这种事情?

林飞虽然不想去相信,可却不得不相信,否则的话,郑海洋这种人,会甘心待在这里?

“既然出不去的话,我们又怎么进来的?”林飞目光四处打量,想着自己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儿吧。

“莫扎斯教授,麻烦你跟我这位新来的朋友解释一下。”郑海洋直接将这个问题,踢给了一位前不久来此查探,人无辜消失的科研专家。

365bet网址谁有随后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外走到林飞面前,微笑着与林飞握手,然后滔滔不绝的解释起来:“人对外界的感应,大多数来源于视觉,就比如光折射和全反射,在特定的条件下会形成海市蜃楼般,将这形容成投射的光源反射的话,反之,光源的折射和全反射达到某种特定条件,就可以形成屏蔽光源反射,令谋一处从地球上消失……这一类有一个科学用词——超自然现象!”

“这怎么可能?如果是屏蔽的话,那么距离了?我们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里。”

对于这一解释,林飞难以接受,超自然现象?哪怕他的存在就是属于超自然现象,可却一时间却无法接受,这位莫扎斯教授的解释。

“我们进入此地,皆因为一种光,这光能令人失去意识,人一旦失去意识,就会自动忽略外界的时间和空间,随便说一句,这里拥有超强的磁场,一些电子设备是无效的。”

掏出手机的林飞,却发现手机出现乱代码,所显示的时间都是在胡乱的跳动,更别说接受信号。

失去意识?

林飞又产生了新的疑惑,难不成自己所以为的意识正常,其实已经被那光源给迷幻了,达到了一种类似下意识被催眠的效果?

就如梦游一样,梦游中对于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存在不会有任何感应的存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一切勉强可以解释的通。

为了让林飞相信,莫扎斯教授要举了一个历史上,消失又离奇出现的‘幽灵’火车,那是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在1933年春天,一位意大利军官带着果戈里,在火车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后神秘消失了。

地方当局事后对隧道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和搜索,但是他们甚至连火车留下的煤烟痕迹都没发现,吞噬了这列火车的隧道入口处被封住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颗炸弹击毁了这条隧道。后经调查确证,这列火车的确在1933年消失。那是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是为旅游者从意大利的一家公司包租的,据说这列火车的模型还保存在米兰的铁路博物馆里。

“果戈里幽灵火车”1991年又一次出现在波尔塔瓦时受到了报纸媒体的关注,乌克兰的两家报纸都刊登了这一事件。

在铁路扳道口工作的一位铁路员工确定火车出现的那一天是1991年9月25日,就在那一天,来自基辅乌克兰科学院研究超自然现象的一位科学家守候在岔道口,等待“幽灵”火车的再次出现。

当它再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时,在好几个目击者的注视下他跃上了最后一节车厢,火车很快消失了,而那位想破解神秘“幽灵”火车之谜的科学家也随着这列诡异的火车一起消失,从此音讯全无。

据报纸报道,在科学家失踪事件发生后,“幽灵”火车不止一次在这个岔道口出现,但是再也没有人敢跳上这列幽灵般的火车了。

报纸还报道了“幽灵”火车1955年在克里米亚半岛出现的事件,火车在那里通过了一道旧的河堤。奇怪的是,那里的铁轨早已被拆除了。

直到现在‘幽灵’火车的突然出现以及神秘消失至今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而像这样的未解之谜太多太多了,被科学家统一称为超自然现象。

莫扎斯教授的解释,却让林飞产生了更多为之不解的疑惑,心中十分不甘心:“难不成真的无法离开这里了吗?”

他想从这儿其他村民口中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毕竟这儿已经有人被困在这里三十年了,要不是湖中有大量的鱼,森林中有一些野果和野菜,早就饿死了。

可奇怪的是,如此大规模的森林中,去看不见一只鸟兽,昆虫倒是有一些。

刚到几天的郑海洋,在摸扎斯教授走后,望着平静的湖水向林飞说道:“其实我怀疑这一切,那神秘的光源有撇不开的联系,这光源就在湖中心,但是我们却无法靠近!”

“是水太深吗?”

林飞连忙问道,他心中也有这样类似的想法。

“不是水太深,而是这光能令人失去意识,根本就无法靠近,白天我们也下去找过,湖底都是鹅软石,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郑海洋一脸的无奈,其实在这儿的人,都认为这一切的元凶定是那光源,但是光能令人失去意识,根本就靠近不了。

连靠近都做不到,又如何去破解这超自然现象的秘密?

“是吗?”

林飞的目光被仿佛拥有魔力的湖面给吸引了,他目光片刻不离的望着湖面,在等,等待的光源再度出现。

可以,白天光源是不会出现的,无奈之下,吃了些野果充饥的林飞,来到了森林的边缘,这儿就如郑海洋所说般,大雾弥漫,近在咫尺的手都看不清。

精神在虚空中蔓延,可林飞发现,以他化神的精神力,竟然感应不到半米以为的任何存在,进入迷雾中稍微转了一圈,可无论怎么转,最终都会回到原地。

顿时令他放弃了,穿越迷雾离开此地的方法,对于林飞铩羽而归,这儿的人都习以为常了。

人要不是亲自经历过失败,永远不会明白,在神奇的大自然中,人是多么无知和渺小。

很快,林飞期待的黑影降临了,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了一点银芒,这银芒化为璀璨的银光,让黑夜变得如白昼一般。

所有人都睁开了双眼,眼神却空洞没有任何意识,唯有林飞的眼神中却透着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