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21章 再见白敬亭

古老的宫殿,那巨石切成的石壁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有的已经十天半个月,有的似乎是刚留下没多久。

那五道同时留下的痕迹,林飞看得出来,这绝非利器所留,而是人的手,硬生生在坚固无比的石壁上给抓出来的。

当林飞再次见到白敬亭的刹那,心中除了惊骇,只剩下难以接受。

如今的白敬亭,简直可以用瘦如骨柴形容,那没有丝毫衣物遮挡的上半身,可以明显地看出了,仿佛只剩下一张人皮在包裹着骨头。

第一次展露在林飞面前的脸,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散发着冷冽的阴寒,一双手如兽爪般狰狞,这便是石壁上所留痕迹的元凶。

最可怕的是,他身上所散发出,那聚而不散的黑气,远比林振身上的可怕数倍,哪怕隔着几十米远,都能让林飞由衷地感觉到心悸胆颤的畏惧。

要不是他此时还能感觉,白敬亭那还算清醒的意识,否则的话,估计早就转身就逃了。

“爸?!”

林飞试探地叫了一声,见白敬亭点点头后才敢继续询问道:“你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此时说来话长,我如今还不能彻底控制自己,每天意识清醒的时间也有限,总之也算因祸得福吧。我从徐莹口中得知,禁忌之地的人出现了?”

白敬亭淡淡地说道,任凭他如何努力的控制,从他口中发出的声音,总算无比的阴寒,还透着邪气。

不过就如他所说的,如今的他看似狰狞可怕,但是在总体上却算是因祸得福,随着他强烈的求生**,还有不断的努力下,他每天意识清醒的时间,都在一点点的增长。

两个多月前,徐莹在离开后,抱着一丝想要看看白敬亭究竟如何的念头,偷偷返回了古墓中,发现了不断蜕变中的白敬亭。

随后,她就不断往返在古墓与世俗间,将大量的食物和水带到这儿,以免白敬亭饿死渴死。

“你知道禁忌之地?”

林飞看了边上的徐莹一眼,这个行事神神秘秘的女人,还有白敬亭,似乎对禁忌之地都有所了解,感觉至少比他所知的要多。

“没错,禁忌之地的人来了,其中一个叫王玄的影族王氏被我给剁了,估计不久后,影族就会对我进行报复,还有,我在南极圈遇见了隐世的雪族,他们告诉我,一些关于九族的事情,你知道九族吗……”

无论是九族,还是禁忌之地,都是林飞心中此时都渴望了解的,尤其是杀了王玄之后。

对于自己的敌人,没有丝毫的了解,那种源于未知的担忧和害怕,比王暮风口中所说的影族王氏还可怕。

“我也不是很清楚,关于禁忌之地和九族,我也是从你母亲口中才知道一些,可惜关于这两样,你母亲并没有告诉我太多,甚至要不是禁忌之地的人出现,你母亲都不准许我对你提及这四个字。”

白敬亭本来是打算告诉林飞一些关于九族的事情,可他却想不到,林飞竟然遇见了,同为九族中的雪族,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至于那些不该知道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既然如此,那你能跟我说一说关于母亲的事情嘛?”对于自己的生母,在林飞的心里一直都是一个迷,除了她叫林婉若,以及来自九族中的阴族,其余的,林飞一概不知。

对于自己的生母一无所知,如果没有机会的话,在无奈之下或许会放弃,可如今白敬亭主动提及了,便激起了林飞心中一直隐藏着的渴望。

“你母亲?她来者九族中,一部分隐居在禁忌之地中的阴族,为武帝之后,当成在帝王墓外围,要不是你母亲,我根本就活不到今天,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话说至此的白敬亭,那泛着黑气的脸,刹那间一变,与此同时,他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变了。

“这……怎么回事?”

霎时间,林飞的脸色也为之一变,白敬亭的突然间改变,那种感觉,就宛如一个普通人,忽然间发现自己面前,卷起了百米巨浪海啸。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极其普通的人类,在面对大自然最可怕的灾难,连他都尚且如此,更别说身边的徐莹了。

此时的徐莹,脸色苍白地依靠在林飞身上,那来自灵魂上的恐惧,令她的身躯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如受了伤的兔子,面对着一头猛虎,连逃跑的勇气都没了。

“不好!你们快走,我快控制不住了……”

白敬亭凭借着最后摇摇欲灭的意识大叫着,他万万想不到,今天的黑气暴走会来得如此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侵吞着他的灵魂。

走!

林飞果然想带着,被恐惧包裹着,连走路能力都失去的徐莹逃离这儿,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啸声,从白敬亭嘴里爆发而出。

“啊……”

狂啸的白敬亭,双眼中最后一丝光彩都消失了,整个人完全陷入一种阴冷,疯狂的状态中,像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

那啸声令林飞的身形出现了停顿,本能地用自己的双手捂住耳朵,整个人都出现了一种仿佛脑袋都快裂开的疼痛。

“死!”

意识被黑气吞噬的白敬亭,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半分手下留情的意思,对着林飞,就是杀机凌厉的抬手一击。

“该死!”

稍微好受了一些的林飞,脸色巨变,连忙将身边的徐莹给甩了出去,一转身便是杀神九击的七次力量叠加。

这一次,林飞甚至抽离了体力最珍贵的先天之气,只留下一点点作为以防万一的火种,以自身最强一击来迎接白敬亭那恐怖的攻击。

“轰!”

那自白敬亭轰杀而出的黑气,在与林飞右手碰撞出爆炸,顿时两个人脚下的地面受到余波四分五裂,那密密麻麻的裂痕像一张铺在地上的蜘蛛网。

白敬亭这一击看似可怕至极,可却没有半分技巧可言,纯粹是本能自身的力量,可这野蛮的攻击,却一瞬间将林飞给击伤了。

更可怕的是,碰撞后的力量并没有将林飞给震飞,反而出现了一种类似牵引之力,将林飞给牢牢地吸住。

随即,自白敬亭身上散发出那比林震还阴冷纯净的黑气,将林飞笼罩着,沿着林飞的右手疯狂侵入他的体内,似乎要将林飞同化。

然而,诡异的一幕在林飞的体内出现了,阴冷狂暴,透着毁灭气息的黑气,进入他的体内后,反而逐渐平和下来,然后自他的身体中蒸发消失了。

“又跟上次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来已经绝望,想着自己可能损落此处的林飞,发现这极其诡异的一幕后,震惊无比。消失了,如上次一般,黑气消失在了他的体内。

黑气还在涌入他的体内,震惊的林飞连忙集中自己的精神力,一直对黑气唯恐避之不及的他,第一次将精神力融入黑气中,想要趁此机会找寻黑气诡异消失的原因。

“意识海?”

在白敬亭那源源不断的黑气侵入下,林飞终于找到了黑气消失的尽头,竟然是意识海,人类最神秘玄奥的地方。

意识海,人意识与灵魂交融诞生的地方,可林飞无论如何努力,却找不出黑气消失的原因,似乎是自己的意识海,吞噬了这可怕的黑气。

“一定要找出黑气消失的原因,否则这绝对会成为自己以后一颗致命的定时炸弹。”

林飞不甘心触手可及的真相,自己却无力破解,对于这诡异的一幕,心中越发不安和担忧,可就是这时候,自白敬亭侵入他体内的黑气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