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07章 一战天下惊(六)

比起周围人的惊骇、惊怒、难以相信的表情,林飞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是冰冷,就如现在他咧嘴微笑也是冷冷的。

“我刚才就提醒过你们了,你们会为自己的愚蠢决定而后悔的,当然,其实你们也不用太自责……”

话说至此,林飞脸上冷冷的笑容也不见了,冷冷的语气忽然间变得杀机凌厉:“因为你们很快,也会步入他们的后尘。”

惊怒交加的普吉尔和鲁玛斯,两个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如果在此之前,他们一定会认为,林飞这是在胡说八道,自然也不会去相信,更不会去在意。

然而现在,他们却没有半分怀疑,林飞那浑身散发的强烈杀气,还有比杀气更强烈明显的,是林飞从身体每一个细胞中所散发出来的自信。

战?

要是在前十几秒钟,他们还在想着该如何虐杀林飞,以此来洗刷他给教廷所带来的耻辱,可这一刻,他们却在想,究竟要不要与林飞拼死一战。

站的越高,活得越久,很多人就越会怕死,也是因此这种人才无法到达武学之上,一个比一个更难攀登的境界。

武,是逆流而上,没有一往无前,无惧一切,舍弃生死的决心,又如何逆流?

“林飞,你真打算与我们不死不休吗?哪怕你现在也是真我之境的武祖,可你别忘了,我们这边可是拥有两位,真拼起来,胜负还不一定呢。”

随着普吉尔的开口,与他一起多年,时常切磋的鲁玛斯,自然也明白普吉尔心中的打算。

没错,林飞的确给予了教廷很大的耻辱,可那又如何,林飞的实力摆在那儿,如果为了那一点耻辱,导致他们其中一个人折损在林飞手中,甚至两败俱伤,这一结果值得吗?

当时候,恐怕黑暗古堡会为此笑掉大牙,甚至趁机发难,将他们在欧洲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范围,一举歼灭占领。

还有那些一直被他们打压着的势力,必然也会趁机大肆发展和疯狂报复。

365bet网址谁有想到这里,鲁玛斯也紧跟着普吉尔开口道:“林飞,虽然我们对于做了一些不友好的行为,可你也杀了我们不少人,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也死了,这足够抵消你心中的仇恨了吧?继续下去也只会两败俱伤,不如我们都各退一步,所有的事情都到此为止吧,或许我们以后还能成为朋友。”

朋友?

没错,是朋友……包括林飞在内,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前不久还要死要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现在还能成为朋友?

林飞杀了教廷一位圣骑士,一位审判长,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就连教皇约瑟罗也被削去了两条手臂……

可以说,教廷顶尖力量,已经被林飞给灭了三分之一,其中三位还是教廷明面上的代表人物,代表这整个教廷的脸面……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普吉尔和鲁玛斯这两位如今代表着教廷最强者,却说愿意跟林飞和解,还能成为朋友?

节操呢?脸呢都不要了?

普吉尔和鲁玛斯何尝不想将林飞剁成肉酱,喝其血,食其肉,可身为一个大势力的上位者,他们不仅仅要考虑恩怨,而是整势力的未来。

这就好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面对如今的林飞,他们心里十分清楚,已经阻止不了已经崛起的林飞,虽然现在看似还有一丝诛杀林飞的希望。

可这一丝带有两败俱伤的希望,根本不值得他们用整个教廷的未来去赌,因为他们根本输不起。

无论是怕死,还是考虑的因素太多,都不得不迫使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该怎么做?”

普吉尔和鲁玛斯的态度突然改变,让林飞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一时间竟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继续下去。

仅凭他一个人灭了教廷,几乎是不可能的,打蛇不死被蛇咬,这个道理林飞懂,如果一意孤行,以后他必将面临整个教廷的疯狂报复。

就如某号称自己是世界第一帝国般,似乎不在意某被它打残的小国,可结果呢,一次次自杀式的恐怖袭击,如今却成为了这个帝国最头痛的事情。

林飞可以不在乎教廷的疯狂报复,可他身边的人呢?难不成一辈子待在京城,躲在他身边?

“圣骑士和审判长已死,还杀了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加上教皇,这仇也报的差不多,要不要适可而止?”

林飞在心里暗暗思考权衡着,该杀的人都杀了,教廷的脸也被他狠狠打了,接下来的事情,真的必须好好考虑下才行。

做人绝对不能目光短浅。

“可以,但是我有两个要求,如果你们不答应,那我就继续,顺便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与你们依靠外物不同,我是完全依靠自身的领悟才跨出武道最后一步,就算以一敌二,杀了你们也不是问题。”

林飞的话,让脸色稍微好转一些的普吉尔和鲁玛斯,顷刻间变得惊恐,两个人的瞳孔同时不由自主地猛地一收缩。

林飞他……竟然是以他们最不想见到的方式,而成为了真我之境的武祖。

如果这是真的,在本质上的极致差别,的确,林飞就算以一敌二也能诛杀他们,而为此付出的代价,或许仅仅只是一点轻伤而已。

“请说!”

一刹那,普吉尔和鲁玛斯同时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无力和无奈,还有一种令自己心生恐惧的忌惮。

依靠自己跨出武道第三重最后一步的妖孽,这样的人竟然还是自己的敌人,两个人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巴掌。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们一定不顾一切,直接无视暗界的规则,当初在纽约的时候,必将倾巢而出斩杀林飞。

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时光无法倒流,世界没有可以后悔的事情,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忍辱负重,想尽办法化解这段能让他们整个教廷万劫不复的仇恨。

一个人,逼得整个教廷低头,这件事情传出去,简直骇人听闻,可没办法,谁让林飞光脚的,不怕他们穿鞋的?

林飞不敢强闯梵蒂冈大教堂,这教廷的核心,可却能堵在外面杀,杀的他们一两百年都敢出门。

武道第三重之人,活个两百年这根本不是奢望,因此林飞也能做到。

可他们呢,拿什么去报复?报复他身边的人,人家把身边人往京城一放,怎么报复?去攻打京城?别开玩笑了,人家几个远程导弹直接把你老窝都给夷平了。

报复龙魂?这有用?林飞去龙魂也不过半路出家,会在乎这些?

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的生死都捏在林飞手中呢,不服软都不行。

与林振不同,林飞没有顾忌,可林振却要顾忌自己星火的核心基地,虽然核心基地十分隐秘,可谁知道会不会被发现?

他也不敢乱闯梵蒂冈大教堂将整个教廷给灭了,因此也顾忌,未来疯狂报复的教廷,将他苦笑经营的核心基地给来上几枚洲际导弹,因此就算有实力,也不敢像林飞这般,与教廷死磕。

“第一,教皇必须死!第二,我要你们亲自带他去法国的亚瑟海湾,向我逝去的亲人跪拜道歉!”

林飞说了两个并不算十分过分的要求,普吉尔和鲁玛斯有他们的顾忌,林飞也有自己的考虑,至少这样,回国后,不会给徐阳他们带去太大的麻烦。

普吉尔和鲁玛斯对视了一眼后,没有多加思索,点头答应道:“我们答应你的两个要求!”

谁能想到,约瑟罗这位教廷高高在上的教皇,如今却被林飞一句话决定着生与死,而这一切,源于林飞那可怕的实力。

这一切,都建立在暗界,那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最强法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