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506章 一战天下惊(五)

不虚此行?将我们四个全都留在这里?

在过去,他们其中两位未突破武道第三重的时候,就很难遇见与自己一战的对手,更何况如今成为了绝无仅有的武道第三重。

如今,除了已知的那几位,他们不认为还有谁会是他们的对手,连单打独斗都未必能赢过他们,更何况他们四个人联手。

面对林飞的话,他们四个人皆认为林飞这是在盲目的说大话,就如林飞盲目来这儿一样。

四个人脑子里同时出现,他们对林飞所查到的资料,甚至很多林飞自己都快忘了的小事,在教廷的资料中都详细记载着。

年轻!天才!

这是对林飞最多的描述,同时,最大的备注便是:未来最可怕的敌人,必除!

“从这个林飞在日本的表现,应该也就达到半步武道第三重,如今就算要提升,也不会太强,你们两个联手将此贼诛杀,我们为你压阵。”

两位武道第三重中,稍微年长一些的普吉尔,几乎要喷火的双眼中怒视着林飞,恨不得立马将林飞挫骨扬灰,但是他却忍着,想要将这个机会给予那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

普吉尔想着,林飞如此年轻就拥有了,已经几乎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的力量,必然拥有他的独到之处。

武者,本就是逆流而上,唯有一战,方可明白,何为武道。

普吉尔想利用林飞,给予这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一个尽情厮杀磨练自身的机会,心里还想着,如若有自己压阵,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没错,你们尽情的一战吧,有我和普吉尔为你们压阵,希望你们能借此难得的机会,能明白最后那一步。”

另一位真我之境的鲁玛斯也紧跟着开口,他们做不到雪界,以大自然的雄伟壮汉,以音律引动林飞精神上与自然的共鸣,因此也只能依靠那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自己去悟。

这就好比,人听到一些动人心扉的歌声乐曲时,会忍不住感动,会克制不住流泪,那是声音能引起他们心中的共鸣。

所闻所见都能引起人类心灵的共鸣,当这种共鸣被引动,因大自然而引动与其共鸣,达到天人合一,感悟天地,前者便是武道第三重入境,后者是不断蜕变真我,以达到先天之境。

听闻普吉尔和鲁玛斯的话语后,那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都不由得露出了极其兴奋的表情,而林飞却依旧冷笑着。

“我看不如你们四个一起吧,否则我怕你们待会儿,会因为刚才愚蠢的决定而后悔。”林飞为此还特意‘好心’提醒了一句。

可他的‘好心’落入教廷的四位顶尖高手眼中,却是一种极度嚣张的挑衅和羞辱。

“我们一起上!”

那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在林飞的话音响起后,对视一眼,一声暴喝果断向林飞出手。

体内的真气疯狂涌现,周围气流被他们引动着,出现了可怕的涟漪,开始了旋转,仿佛一股微型,破坏力却远远不弱于龙卷风的气旋在形成。

两个同时向林飞跨出一步,那看似一步,可距离却瞬间拉近了与林飞之间十多米的距离,速度和力量在顷刻间都爆发到了他们自身的极致。

他们想要让林飞知道,胆敢来欧洲暗界霸主教廷闹事的愚蠢之人,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普吉尔和鲁玛斯也动了起来,目光紧紧锁定住林飞,虽然未曾出手,可却利用自身的强大气势,以此来试图影响林飞接下来的出手和防御。“想将我当成磨刀石吗?可我若为石,你们有资格为刀吗?”

说话间,林飞虽然未动,可身体之中,那恐怖的力量如火山喷发般汹涌而出,震荡虚空,举手抬足之间,便让那两位杀向他的半步武道第三重者,那战意高昂的脸上,一刹那变成了极度的惊恐。

“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两位脸上极度惊恐的半步武道第三重者,原本以他们为中心缭绕旋转的气流,竟然如烟雾般消散了。

不!

这不是消散,而是周围的气流,忽然间根本不受他们的引动,反而随着周围的气流,在出现某种规律的振动后,他们体内的真气,竟然都隐隐出现,受那规律振动而产生的共鸣。

这共鸣对于他们是可怕的,是致命!

就如同周围的空气被不断抽离,体力的真气隐隐出现了控制不住地流失,这就好比人进入了太空,或者某种真空的环境中。

在这种环境中,人体中的气便会向外界挤压流失,如果是由正常状态,一瞬间进入真空状态,人体便会在那一瞬间,变成血肉横飞的碎尸。

这两位半步武道第三重者,虽然没有这般严重,可在这一瞬间,他们的战斗力瞬间被消弱了百分之五十。

他们原本实力就不如林飞,如今被消弱百分之五十,那将是什么样的结果?

林飞用自己的行动给予了答案,右手抬起,手中之剑挥舞着横斩出去,剑光闪现,虚空撕裂,那寒光仿佛出地狱出现将那两个脸色极度惊恐之人笼罩。

那一刻,死神也一同降临了!

“不!”

“住手!”

身为武道第三重,真我之境的普吉尔和鲁玛斯,怎么感应不到这一刹那的变化,在林飞挥剑横斩的刹那,脸色大变地怒吼着。

“林飞,给我住手,我们愿意与你和解!”

“林飞,放了他们,这件事到此为止!”

林飞引起的变化,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情,武道第三重,年纪轻轻的林飞,达到了他们追寻了几十年,最后依靠外物才达到的真我之境。

如果林飞还是半步武道第三重,自然就没有跟他们和解的资格,因为在真我之境的武者眼中,武道第三重之下,皆是蝼蚁。

蝼蚁又如何与人对话谈判?

可现在他们猛然发现,错了,一切都错了,愚蠢的不是林飞,而是他们,林飞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没有脑子的盲目行事,而是源于实力的绝对自信。

与一位武道第三重的巅峰强者死磕,这绝对是一件十分不理智的行为,更何况还是一位年纪二十多岁的真我之境武祖?

“我若为石,你们有资格为刀吗?”

林飞用刚才的话再次作以回答,挥剑,斩剑,收剑,所有的动作,在他声音落下的刹那一气呵成。

本已无鲜血滴落的剑尖,再次有炽热的血滴落,那两位原本兴奋,充满战意的半步武道第三重者,皆以倒地,瞪大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嘶……”

周围已经躲得远远,那些胆战心惊的教廷精英骑士,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再无半点杂念,只有极度用言语都无法表达的惊骇和震惧。

先是圣骑士斯杰,审判长塔贝奥,如今又是两位实力更强的半步武道第三重,个个都是他们眼中仰望的存在,可此刻,却被林飞一个照面间统统碾杀。

别说抵抗了,就连躲闪都做不到?

“这么强……这个林飞,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武道第三重,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是莫雷若冰川中,那帝王墓的第十把钥匙?”

幸存下来之人惊呼不断,普吉尔和鲁玛斯更是惊怒交加,他们只能想着,林飞是依靠帝王墓钥匙的武道传承跨出了最快一步。

至于林飞依靠自身跨出最后那一步,不是他们没想过,而是不敢去想,因为依靠自身突破,与他们这种借助外力之人,有着本质上,永远都无法超越的差距。

这就好比,一个人依靠银行贷款有了很多钱,一个人依靠自己真本事,挣了很多钱,同样拥有很多钱,可本质却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