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74章 没资格

张兰萍能明白林飞的苦衷,可不代表她能够对这件事情视若无睹,毕竟林雨是她怀胎十个月,经历着世界上最疼痛的过程,才让其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

虽然林雨是一个错误,可却是她唯一的孩子,张兰萍真的不忍心,林飞与林雨两个人兄妹相残。

有了林飞的那几千万,张兰萍也不用在担心这里的事情,近十年该长得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也能替她分担很多事情。

如今,张兰萍觉得,是时候去面对自己这些年一直都在逃避的事情。

“既然我阻止不了你,那我再求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带我去阿根廷见一见林雨,或许我能说服她,避免一场本就不应该出现的残杀。”

林飞并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拒绝,他能感受的出来,眼前的张兰萍虽然练过,可是却弱不可击,但是张兰萍的话却十分有道理。

“或许……这个方法可以试一试。”

林飞心动了,他觉得这次行动,完全属于秘密行动,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而且以他如今的实力,保护一个张兰萍,问题应该不大。

而且万一张兰萍真的说动了林雨,或许对于接下来营救林雅宣的行动,有着更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林飞点点头答应了:“那行吧,不过这里的事情,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不是飞天遁地的事情,我都应该能帮上一二。”

张兰萍张了张嘴,欲言而止的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摇摇头:“有了你给的几千万,已经解决了我们最大的麻烦,剩下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情,你给我一晚时间的准备准备,明天我就随你走。”

张兰萍想用今晚的时间,处理下手头的事情,对此林飞点头答应了,郑海洋给出的时间是三天,今天不算还有三天,足够了。

对于张兰萍的话也没有多问,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那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他也懒得问,更不想去问。

就在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十分着急,一进屋就喊着:“萍姐,不好了,婷娟又闹自杀了,正在抢救室里抢救着呢。”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小雯,这里你看着,我跟你祝叔去看看。”

张兰萍交代了一句后,连忙就向着抢救室跑去,那个腿瘸的男人跟一拐一拐跟着走了。

……

抢救室门口,被挡在门外的张兰萍和那瘸子男人,只能在门外着急地来回走着,脸上都是解不开的着急和担忧。

忽然间,三个人急匆匆朝张兰萍走来,他们身后正跟着一脸郁闷的楚朝云,还有一个长得挺漂亮,看去有些柔弱的女人,跟楚朝云一边朝这里走,一边说着话。

那女人越说,楚朝云的脸色越是难看。

一个雍容华贵,徐娘半老的妇人,举手投足都是上流社会高贵气质的她,一走进就大声说道:“今天我们就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把,让你们的女儿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们楚家愿意补偿你们一百万。”

几句话便说明了,那个自杀正在抢救的女孩,肚子里的孩子正是这位楚大少爷的,妇人的话让张兰萍还有那瘸腿的中年男人,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你儿子‘弓虽女干’了我的女儿,还让她怀了孕,把她一生都毁了,你们楚家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现在一来就拿钱来羞辱我们?”

那瘸腿的中年男人,面对眼前这位楚家的女主人,没有开口对质的胆气,也没有那个勇气,因此只有由张兰萍这位见过大世面的女人,在这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在这个特殊的大家庭中,像童倩倩和童雯对于张兰萍而言,都如同她的女儿,当然,也还有两个懂事,却没有血缘的儿子。

比起张兰萍的愤怒,楚朝云却非常郁闷,前不久,从来都是甩人的他,忽然发现,那个伤他最深的初恋,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想起那段让自己伤心,却唯一爱过的初恋,楚朝云选择了醉酒,以此来麻醉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让他伤心的往死。

很醉酒的人,最容易做出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于是乎,酒喝多的楚朝云,就将负责他生活起居的女助理祝婷娟给那个啥了。

事后,楚朝云也给了一笔钱当作补偿,毕竟让他为此负责,堕落成花花大少的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当时这个特殊大家庭,正是急需用钱的事情,祝婷娟把钱都给了家里,下意思认为,就这么一次,应该不会……

当然,这跟祝婷娟暗恋楚朝云有点关系,帅气多金的楚朝云,也是一位有才之人,从不吃窝边草的他,对于身边的下属,还是挺照顾的。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展,再加上一些误会,最终引发了今天这件事情。

“弓虽女干?”

妇人随行的一位较为年长楚朝云的男人,一脸不屑地站了出来说道:“以我们朝云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需要‘弓虽女干’你们家那个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的女人?这简直是笑话……”

如此这话,让张兰萍非常恼怒,怒眼看了沉默不语,一脸郁闷纠结的楚朝云,冷冷问道:“姓楚的小子,这事是你惹出来的,你说打算怎么处理?”

因为初恋受伤的楚朝云,为此而浪迹花丛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初恋而醉酒,睡了一个他从未想过的女人,偏偏这个女人还坏了他的孩子,楚朝云感觉自己到现在,还在做梦。

“我不知道……”

楚朝云无力的回答着,这件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那好,钱我们就不要了,我们法庭上见!”张兰萍愤怒之下,冷喝着。

“哼!你还被真吓唬我们,别说这小小的临潼,就算在西安,也没有我们楚家会怕的人……劝你识相点,把钱收下,孩子打了,这事就算完了,否则你们到时候,可别后悔……”

站在妇人身边,急于表现的男人,是楚朝云的表哥,在绿城集团里有着不低的地位。

楚朝云的母亲顾语梅,如高高在上的贵族,在看着毫不入流的街边乞丐,藐视而冷笑着:“别以为,用一个孩子就能你们的女儿,进了我们楚家的门,告诉你们,做梦!

“我倒要看看,上了法院,你究竟能拿我们楚家怎么办……”

顾语梅话还没说完,这时,抢救室的门开口,样子有些疲惫的医生,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说道:“谁是病人家属?”

张兰萍和那瘸腿的中年男人连忙上前一步,“医生,我女儿(婷娟)她怎么样了?”

“病人送来的急事,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病人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很有可能对肚子里的孩子造成影响,希望你们能做好心里准备。”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顾语梅就顺势说了句:“影响个屁,直接把孩子给我打了,这个孩子,没资格来到这个世间,更没有资格成为我楚家的子孙。”

说着,顾语梅将目光再次落到了张兰萍的身上,“这事,不管你同不同意,都没有第二个选择,我们楚家的名声,绝不能因为一个杂乱家庭出身的女人给毁了。”

“萍姐,咋办,这楚家看样子是铁了心,我看还是算了,楚家我们惹不起!”

担心事情闹大了,无法收场的瘸腿中年男人,有些担忧地说着,张兰萍却毫无畏惧地说道:“我们惹不起,不代表别人也惹不起。”

说话的张兰萍,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林飞的身上。

她不期望林飞能绊倒楚家,也不认为林飞有这个能力,替这件事情,讨要一个公道的能力,应该是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