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69章 我不认识

童雯和童倩倩也很好奇,这个叫白木飞的陌生男人为何要将她们拉走,还带上车,要不是感觉对方并没有任何坏意,她们估计都要吓得报警了。

“前面路口你们下车吧,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千万别做任何啥事,对方的身份可不是你们能报复的,做任何事情都要仔细想想后果,想想自己的家人……”

林飞这么做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原因,不知为何,他刚才从这个叫童雯的女人身上感受杀意,似乎是对那个叫楚朝云有所杀意。

或许当时徐莹的注意力大多数都在对那个叫罗志文的不满,还有楚朝云的厌恶因此才没有感受到。

林飞也懒得去想这究竟是为何原因,他只是不想,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因为一时的恨意,因为恨而做错了某件让自己终身后悔的事情。

有时候,自己的随手举动,或许就能挽救别人的一生,因此林飞才打算随手帮这位卖花女孩的姐姐。

当然,也仅是如此而已。

这时候,童雯的手机响了,看了下手机屏幕的她连忙将电话接了起来,说了几句话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她看了林飞好几眼,眼看林飞所说的路口马上就要到了,几次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道:“白先生,你能不能送我们去医院?”

怕林飞不答应,又补充了一句,“我妈被紧急送完医院了,真的很急,医院就在附近,也就浪费你几分钟时间!”

“没问题!”

林飞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反正他现在又没有别的事情可做,送对方去一下医院,也就车子拐个弯,踩几下油门而已,完全是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事情。

副驾驶位上的徐莹,忽然间好奇地问了句:“你妹妹是因为家里人得了病才出来卖花的吗?”

“嗯!”童雯点了点头,抱着乖巧的妹妹,对此并没有多言,对于举手之劳帮了自己的陌生,她不想多提自己家里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强和自尊,她不想用自己的可怜,去换取别人的同情。

徐莹自然看出了对方不想说,自然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很快车子就到了临潼县第一人民医院,林飞特意将车子停靠在了门诊大楼门口。

“已经到了,你们可以下车了。”

林飞微笑着说道,刚说完,忽然间,童雯从她那个地摊买来的廉价包包中,十分不舍地拿出来三百块钱递给了林飞:“这是你刚才买花的三百块钱,花没了,这钱还你。”

本来,见自己这随手帮了的女孩,忽然间给自己三百块时,林飞还愣了一下,听完对方的解释后才明白,连忙说:“不用了,这钱你们留着吧。”

一直没有说话,乖巧的童倩倩突然急了:“姐姐,妈妈看病要很多钱,这钱是我卖花挣来的,不能给。”

“倩倩,你忘了妈妈经常说的话吗,再穷,也不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看见严肃的童雯,年幼的童倩倩虽然很不舍得,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这时的林飞,有些不忍便道:“拿着吧,就当我给你们的。”

“我们不需要施舍!”

童雯直接将钱留下打开车门,然后带着自己的妹妹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林飞,扭头朝徐莹眨着眼睛:“这女人干嘛,我好心帮了她几次,结果说翻脸就翻脸。”

“估计是看穿了你的禽兽真面目呗,还能有什么,你们男人没几个是好东西,尤其是怀着某种目地接近女人的……”

徐莹那小眼神,让林飞感觉,这怎么像是在说自己啊,顿时一肚子的郁闷,将这件事情当成意外的他,便打算开车走人。

这时,外面一辆出租车开了进来,让准备开车走人的林飞停下了动作,打算避让那辆出租车,很快,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从车子上下来,付了车钱便急急忙忙向门诊大楼跑。

“这女人……”

林飞一下子将眼睛瞪圆了,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中年妇女进了门诊大楼,甚至都忘了自己接下来自己要干什么。

“别看了,人都没影了还看!”

边上注意到这一点的徐莹,故意用酸溜溜的语气说着:“刚才那个女人虽然风韵犹存,长得也不错,也没必要这么一直盯着看吧,赶紧找地方吃饭去,我肚子还饿着呢。”

林飞将车子直接挂了空挡,然后将手刹拉了起来:“你自己去吃吧,我现在有点事情,没工夫跟你开玩笑。”

见林飞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徐莹也将带着玩笑般的脸色收了起来,认真地问了句:“刚才那个妇女你认识?你不是第一次来临潼吗?也有认识的人?”

由于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临潼,徐莹自然不会想到,林飞会在这儿遇见熟人,加上认为林飞是禽兽的她,才会也就半开玩笑地说了那句话。

“不知道,但是她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虽然样子老了很多,可是像极了,所以我打算去问一问,你自己找吃的吧,找地方玩也没事,到了晚上联系就行。”

林飞说着就下了车,徐莹也下了车,坐上驾驶位的她并没有走,而是将车子开到了,医院中一个非常难得的停车上。

同时,给林飞发了条短息,内容就只有非常简洁的四个字:等你,速度!

花费了一番功夫,林飞连问了好几位医生,甚至找到了医院的监控室,整整十多分钟才知道刚才那位中年妇女去了哪儿。

当林飞找到抢救室门口,终于见到了刚才那位感觉非常熟悉的妇女,再次看见,林飞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些,连忙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同时他也意外地看见了,刚才丢下去,为了自己那点自尊走人的童雯和童倩倩,不过林飞仅仅看了一眼,就将目光全都注意到了那位中年妇女身上。

“请问,能单独聊一聊吗,耽误你一两分钟的时间。”

林飞上前非常客气地问道,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对方回头后很明显地愣住了,看林飞的眼神也非常陌生。

“大哥哥,你怎么也来这里了,你也有亲人在里面吗?!”

发现林飞的童倩倩乖巧地喊了一声,那愣住的中年妇女脸上,顿时露出了疑惑,便回头问:“你们认识?”

“也不算认识,就是刚才向妹妹买了花的客人,正巧收到妈妈住院的小心,他便将我们送到了医院。”

解释的童雯,在看林飞时,那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是戒备,她担心这个追到此处的陌生热情人,怀有不轨的目地。

闻言的中年妇女连忙向林飞道谢,微笑地说着:“那还真谢谢你,不过雯雯的事情我管不了,有事你亲自找她说吧。”

中年妇女见眼前这有些帅气的小伙子,跟童雯的年纪相仿,便产生了某种误会,像一些情侣吵架,也有某一方找对方家长的事情。

“我不是找她,而是找你,能聊一聊吗,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顺便做下自我介绍,我叫白木飞。”林飞说着自己的假名。

“白木飞?”

中年妇人一脸疑惑的表情,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反应,连忙摇摇头:“小伙子,我想你一定是认错了,我并不认识你,身边更没有姓白的朋友。”

“我爸叫白敬亭!”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飞一直在注意着对方的变化,只要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无法瞒过他的观察力,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很明显僵硬了一下。

“抱歉,我也不认识!”中年妇女语气很平淡地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