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57章 抵达

一颗血髓晶吞下后,那晕乎乎的感觉不仅没了,就连因为伤势过重,林飞一直感觉非常难受的身体,也不由得稍微舒畅了一些。

随着精血的增强,被精血滋润的五脏六腑,还有身体细胞,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改善,让林飞的伤势,也隐隐有一点点好转。

“这东西,竟然能使我的伤势得意恢复?”

这一下,林飞既震惊又心动,虽然伤势恢复的不多,可这一点伤势,如果要靠他自行恢复,最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

可偏偏林飞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

“不管了,如果真的能让自己的伤势加快恢复速度,这血髓晶就算是人肉我也吃。”

林飞心中暗自下了狠心,这时的他才注意到走廊通道中的情况,深吸一口气,惊叹道:“这大幕少说也得有两千年了吧,这得烧多少灯油啊?”

哪怕眼前就燃烧着那细小却阴暗的火焰,可林飞还是难以相信,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你见过蓝色而且阴寒的火?”

徐莹一脸鄙视地瞅了林飞一眼,那感觉,就像林飞是一个从深山中刚来大城市,没有半点见识的土包子。

边上的白敬亭连忙解释了一句:“这是阴火,用尸油作为灵体媒介,利用阴气燃烧的阴火,换句话说,只要这大幕中的阴气不散,这蓝火是不会熄灭的。”

解释完,白敬亭将目光落向郑海洋,不冷不淡地说着:“你们现在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如果还想要墓中的东西,带路吧!”

虽说这条通道是唯一安全的,可谁敢肯定,当年建墓之人有没有在这里设下陷阱?郑海洋和石凝香这两个外人跟着,总不能让他们白拿好处吧?

至于艾露西,是白敬亭心里最复杂的一位,只是说,是他某次醉酒消愁后的一次错误。

其实在石门开启的刹那,郑海洋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一咬牙,二话没说就往被蓝火照得阴寒的走廊通道里走。

越往里面走,阴气就越重,甚至,无法运气御寒的林飞,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这阴寒还是其次。

这阴气中似乎含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剧毒,被人吸入体内后,会侵蚀人体的血液,让人体内的血液不断衰败,心脏的跳动也会随之衰弱。

血液对人可是至关重要的存在,随之血液不断的衰败,体内的精血也开始逐渐流失,身体功能也随即减弱。

那一刻,身受重伤的林飞最为明显,他甚至清醒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一旦出现头晕就立马食用血髓晶,不要有所顾忌,这对你的伤势效果非常不错,要不是你受了伤,这也可以说是一场造化。”

白敬亭的声音在林飞耳边响起,随即林飞立马将一颗血髓晶吞了下去,那衰败的感觉一瞬间就消失了。

正当林飞为此震惊和疑惑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石凝香突然间大叫起来:“这感觉,怎么可能?为何服用第二颗血髓晶的效果,一点也不比第一颗差?”

血髓晶的药效虽然十分惊奇,可随着服用效果慢慢减弱,可如今石凝香却发现,血髓晶的效果半点都没有减弱。

“难不成跟这里的阴气有关?”石凝香瞬间猜测到了整件事情的真相。

“行了,这里有的是你不知道,赶紧走吧,还想着在这里多停留,这阴气一旦吸入过多,就会与血髓晶的效果形成反噬,到时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看着石颖香那震惊眼神中的贪欲,徐莹连忙制止,她的话并不是吓唬,句句属实。

走着最后面的林飞,忍不住朝白敬亭说了句:“这世界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啊!”

“等你去了帝王墓,你就会知道,这里,连帝王墓中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白敬亭语气中,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害怕和敬畏,这里的种种,比起帝王墓的神奇,简直是天地之别。

出乎意料的,这走廊通道并没有任何机关陷阱,其实这阴气就是这里最可怕的存在,如果不懂之人,就算有十条命也走不过去。

很快,一行人就发现了非常惊人的东西,在走廊通道中走了近五十米,铜灯便不见了,可蓝光却变得越来越明亮,直到他们又走进一个大殿中,那蓝光显得璀璨耀眼。

大殿的石壁缝隙中,无论是四面石壁还是地面,头顶的石壁,都从缝隙中长出了散发这蓝光的植物,在植物的一些根茎处,还能看见一些如红宝石般的晶体。

跟血晶虫进入繁衍时,那红透的晶体完全一样,林飞好奇地触碰了最近的,那泛着蓝光的植物,触碰到的感觉,如冰般寒冷刺骨。

更可怕的是,刚触碰到瞬间,林飞就感觉身体的血被抽光了般,一下子天晕地转,要不是白敬亭扶住,估计已经摔倒了。

连吞两颗血髓晶后,那种快死的感觉才消失。

“这是什么植物?这里的阴气,应该跟这些植物有关吧?”大口喘气的林飞连忙询问,这种植物他前所未闻。

“极阴灵草,传闻已经绝迹的至阴致寒的毒草,看样子,徐家先租中所提及之物,是真的存在。”

白敬亭在看见这些植物后,一直平淡的目光变得兴奋起来,他可是探索过帝王墓外墓之人,就连血髓晶他都不正眼瞧一下,能让他都刻着不住兴奋的东西,可见其价值是何等珍贵。

空气中最多的是水蒸气,哪怕这古墓中的空气非常干燥,可在这里空气却十分潮湿阴寒。

一行人小心翼翼在极阴灵草的缝隙中穿梭着,很快就发现,在大殿的中间,有着一个很小的蓄水池,一条条细细的凹槽,通向整个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徐莹,拿东西来!”

白敬亭激动的说着,早有准备的徐莹将一只伶俐剔透的玉瓶递给了白敬亭,然后,只见白敬亭小心翼翼的蹲下,用徐莹再次递来的玉勺,动作缓慢而小心地,将蓄水池中那蓝色的液体装入玉瓶中。

那蓄水池中的蓝色液体并不多,几乎装光也不到半个玉瓶,可看着玉瓶中的液体,白敬亭仿佛得到了了不起的宝贝。

随即他将目光投向,这座大殿中唯一的石门,面具下的嘴唇微微上扬:“如此珍贵之物都出现了,想必这条通道之后,就是这种大墓的主室了吧?!”

“这究竟是什么?”第一次见到白敬亭,那炽热般眼神的林飞,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这由极阴灵草分泌出来的液体,叫纯阴寒露,是一种至阴致寒之物,若运用得当,那便是无价之宝。”

白敬亭兴奋地说着,随后心中又多了一丝哀伤,他已经被黑气感染,就算是仙丹也未必能救治,现如今,本打算自己服用的他,只能选择给林飞一场大造化。

“纯阴寒露?!”

林飞一听到这个四个字忍不住惊呼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要是早点被我得到这东西该多好啊,当初也不必冒险去服用草木之灵,更不会……”

一提到草木之灵,林飞就会想到让他无比头疼的赵梦婕。

“草木之灵?”

这下轮到白敬亭惊呼了,同时石凝香和徐莹都把眼睛给瞪圆了,尤其是石凝香,她这是才明白,为何林飞的实力为何会如此之快地变强。

白敬亭高兴地一拍林飞的肩膀:“想不你还服用了草木之灵,多用了多久?”

“来日本前一天!”

林飞如实回答,白敬亭一听更高兴了,大道:“这才几天呀,想必你的身体中还残留草木之灵的药效,简直是天赐良机……走吧,先去主室!”

很快一行人,毫无风险地来到了这古墓的主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