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53章 先祖之墓

黑暗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在平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寂静的黑暗世界。

突然一道亮光照亮了黑暗中的世界!

这个是一个狭长的地下走廊,亮光下的地面布满了灰尘,这些厚厚的灰尘在告诉到来的客人,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类的光临,甚至连其他的生物都未曾来过。

“这群该死的支那人,竟然让我们替他们在前面送死,该死,真该死……”

柳生川郎一脸阴沉在心里怨恨地叫骂着,手中的手电筒上下打量着这个未知的地下走廊,身后背着一个旅行用的旅行包,背带重重的压在他的肩膀上,背包里装满了这次探墓的工具。

边上的岛贺夫也一脸的怨恨,在他们前面还走着几个非常小心翼翼之人,此时,他们进入墓中已经差不多有五分钟了,经过了一个箭阵。

在这只有三米多宽,不到三米高的走廊中,忽然间触发机关,一瞬间从石壁内射出几百根尖锐的箭,换成一般人恐怕十条命都不够死。

他们虽然侥幸全都活了下来,可其中两个人被箭擦伤,其中一个人被箭射中,暂时行动有些迟钝,被白敬亭叫到了后面。

虽然柳生川郎等,将心中的怨恨掩饰的非常好,可又怎能瞒得过白敬亭那极其锐利的观察?

不过拥有绝对实力的他,对此一点都不在乎,拉着林飞走在最后面的他,对林飞轻声说着:“待会你小心点,尤其是遇见刚才像林振身上相似的黑气,千万别吸进身体,也不要被黑气接触到伤口!”

“黑气?”

林飞忽然想到林振身上所散发的黑气,当时虽然隔得非常远,可他还是感受到了,那黑气给他灵魂上的恐惧和忌惮。

阴森,邪恶,杀戮,如同坠入深渊地狱之中,只有无尽的绝望。

“那黑气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你会对它如此忌惮???”

林飞真的非常好奇和疑惑,以白敬亭如今的实力,举世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可林飞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似乎相同的对黑气的忌惮与害怕。

“我也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帝王墓,这黑气能腐蚀人的身体,使得人变成非常可怕的怪物,一种没有意识和人性,如活死人般的怪物,六亲不认的杀戮机器。”

白敬亭无力的说着,虽然林振似乎还保持着人性,可如今的林振,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个热情善良开朗的林振了。

在他的身上,只剩下怨恨,阴森,甚至一言不和就会杀人。

连自己也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的白敬亭,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林飞解释,只是让林飞多加小心,最好不要离开他身边半米范围。

勉强明白了一些的林飞,又多了一分别的好奇,便问:“既然黑气源于帝王墓,你让我在这里警惕黑气,难不成这里就是帝王墓?”

365bet网址谁有“你真的以为徐福远渡重洋是为了寻找长生药?白家先祖真的是以杀人为乐的屠夫?秦始皇真的是能下令屠杀几十万人的暴君?就算暴君也有人性,更何况,帝王墓存在于三皇五帝时代,从未有人发现帝王墓的存在,我一个无权无势之人,又是从何得知帝王墓的准确位置?”

白敬亭冷淡地说着,对此他并不想解释太多,无情的岁月掩埋了真正的历史,过去的岁月,又有谁百分百知道?

古代可没有如今这般各种保存事物的手段,能被保存的都是大家族,超级氏族,可中国的古代却是一个君权至上,君要臣死,谁敢不死?

跟何况是历史第一位以天子自称的秦始皇,谁敢违背他的命令?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可如果真实的历史过于恐怖,那么做错事的君王,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作出掩饰。

白敬亭和林振并不是第一位进入帝王墓中之人,早在两千多年前,号令天下的秦始皇,偶得有帝王墓,长生殿的存在,便让人徐福寻觅帝王墓的下落。

最终帝王墓是寻得了,可也酝酿出了滔天大祸,祸源便是这黑气。

“徐福自知此事责任在于自己,便以为秦皇寻长生药为借口,将如林振这般侥幸保持意识之人,带离了当时的秦朝,远渡重洋,寻觅与世隔绝之处,欲研制出解救黑气之法,因此我当心,这墓中也有黑气的存在。”

白敬亭说出了他的担忧,他如今有些后悔,为何当年要违背祖训,找人一起去寻找帝王墓,不过,心中后悔的同时,白敬亭心中也有着一丝不悔。

如果不去,他也不会遇见林飞的生母!

漆黑的通道中,一行人不知道走了足足半个小时,当然这是由于之前遇见了陷阱,导致了他们龟速前行,不过接下来这半小时,却非常意外地没有遇见任何陷阱。

“我想我们应该到了!接下来我们要更加小心了,因为危险的直觉更加强烈了,那种感觉如同九死一生!”前面忽然传来徐莹的声音。

通道的尽头被一座石门挡住了去路,两米多高的石门上刻满了两人看不懂的文字,还有一条条线路串连成一个神秘图案,文字和图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可惜无论文字还是图案,林飞都看不懂。

不过他发现,身边的白敬亭似乎认识那石门之上的字,眉头紧皱,面具下的目光似乎有些犹豫。

这扇石门光靠蛮力是不可能推开的,就算世界上最强壮的大力士也无法撼动眼前这个上千吨的石门。

在石门的正中间有着一个非常明显的凹槽,在徐莹将徐家信物,一尺长的青铜短剑入那完全吻合的凹槽后。

隆隆!隆隆!

沉睡了两千多年的石门终于被唤醒,沉重的石门传来一阵阵低沉的隆隆声,随着声音的响起,石门缓慢地升起,石门后尘封了两千多年的世界终于要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了。

过了几分钟后,隆隆声戛然而止,沉重的石门已经完全升起,一股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伴随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可怕感觉。

所有人都对石门后世界心生惧怕,可对于未知的探索,加上没有退路的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向前。

哒哒!哒哒!

随着第一位人踏过石门者的脚步声,石门后的世界,原本漆黑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丝火苗,随后如同干枯的草原被星星之火点燃一般,数不清的火苗先后出现,照亮了所有人前的一切。

火光的照映下,石门后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宫殿石柱上,墙壁上都刻画着跟各种文字和图案。

大殿的中间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建筑,祭坛中间还竖立着一柄七八米高,三四米宽,半米多厚的石剑,石剑上刻画的文章更加复杂,图案也更加神秘。

“这个鬼地方,总感觉阴森森的,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文章图案,让人看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诡异的感觉,让柳生川郎和岛贺夫他们,感觉自己的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右手死死握住手电筒,额头手心都是冷汗,神经处于时刻紧绷着的状态。

没办法,谁让他们现在是白敬亭试探前方是否安全的棋子,跟何况,白敬亭和林飞还有徐莹等人之间,都在用汉语,年纪一大把的柳生川郎他们,怎么可能听得懂?

“为何我忽然感觉,这里很危险?”

站在石门外的林飞,对着白敬亭说着,来自内心深处的不安还是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激烈。

“先祖为了禁止后人进入,特意将此墓穴设计成了死墓,不过又给了我们徐家后人留下一线生机,找到这一线生机即可离开这里。”

徐莹安慰着林飞说了句,不过郑海洋却一点都不在乎,他早已将自己的命给赌上了,不得到他想要的,就是找到生路,他估计也舍不得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