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33章 动乱之始(三)

林飞并没有居住在甲贺家族那位于东京郊区的山庄中,而是回到了之前为他安排的公寓里。

负责伺候林飞饮食起居的甲贺千寻,在林飞的吩咐下,已经换去了让林飞有些不舒服的和服,换上了比较邻家女孩打扮的衣服。

坐在房间里,准备睡前短暂休息的林飞,正用电脑视频与诗雨寒,还有艾伦聊着天呢,忽然间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短暂的敲门声之后,紧接着响起的是甲贺千寻的声音,“林先生,您休息了没有?”

“有什么事情?”

林飞眉头一皱,他之前吩咐过甲贺千寻,如果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就绝不要来打扰他,现在都已经接近晚上10点了,这甲贺千寻还来找他,想必是甲贺家族有大事要找他。

皱着眉头的林飞,一时间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雨寒,我这里可能遇见了点事情,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有甲贺家族的合作,我想这次日本之行,应该没有太大的危险。”

关于来日本之后的事情,林飞该说的都说了,尽量将自己面对的危险说得轻巧一些,免得诗雨寒她们过于担心。

“嗯,你小心点!”

说完,两个人通话的视频便关了,随即林飞关了电脑才将门打开,不等甲贺千寻开口就看见了,两个坐在客厅里的中年男子。

刚想开口的甲贺千寻被林飞一抬手给制止了,随后林飞直接走出卧室,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两位,这么晚了找我,有事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365bet网址谁有“想请林先生帮个忙,我们已经清扫柳生家族在东京大多数小型势力分布,他们的精锐如今全都撤到了位于东京市内的总部,如果单凭我们甲贺家族在东京的势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攻下,所以不得已才来请林先生帮忙的……艾露西小姐临走前说过,您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肚子有点儿微挺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说着,他的话有些夸大其词,以他们的势力,强攻柳生家族在东京的总部,最多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本来林飞还有些犹豫,不过在听到艾露西这三个字后,做了个深呼吸,点点头:“带路吧。”

那肚子微挺的中年男人指着桌子上的一个密码箱,笑道:“林先生,这是艾露西小姐让我给你的东西,是她为你精心准备的东西。”

咔!

林飞随手将那密码箱打开,里面摆放着一张人造人皮脸,带上这张人皮脸就足以伪装成完全另外一个人。

既然让林飞出手当清道夫,艾露西自然不会让柳生家族的人得知林飞也参与了这件事情,而林飞这张脸,柳生家族的人知道的太多了。

不带上人皮面具完全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很难瞒得过柳生家族的人。

“这艾露西考虑的还真够周全的,但是如果她敢愚弄我的话,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林飞冷冷地说着,那冰冷的眼神把近在咫尺的两个中年男人给吓得,浑身一阵哆嗦,随后林飞戴上了人皮面具。

曾经林飞向艾露西请教过一些这方面的技巧,因此戴这人皮面具也遂心应手,很快,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连照镜子的林飞,也完全认不出自己。

伪装后的林飞,与来者上了一辆车向着柳生家族在东京的总部而去。

……

东京某繁华街道,这里哪怕是深夜十一二点,也有时常有人来往走动,然而今晚十点都没到,这街上却忽然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沿着一栋叫柳工大厦向周围延伸出去百米,凡是能靠近柳工大厦的道路全部被封锁了,也便在造成柳工大厦附近,一个人都看不见。

这柳工大厦一共有三十三层,都是柳生家族的产业,当然大厦里大多数人都是普通员工,聚集这儿的柳生家族精锐已经达到了两百多人,已经是柳生家族在东京范围所剩下的最后成员。

近五百人,只剩下两百多人,才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足足死了近一半的人,不过,死得那些,综合起来的实力,也就等于这剩下两百多人的三分之一。

而甲贺家族虽然出动的都是精锐,可也死了三四十人。

如今这两百多人都围聚在柳工大厦的地下停车库,一层楼和二层楼,普通人都已经被转移到楼上了,所有人都全神戒备地注意这大厦外面的情况。

明明是两个忍者家族之间的争斗,可楼层与楼层之间,还有地下停车库的一些重要位置,都架起了机枪。

柳生麻井和柳生次雄是这总部的负责人,实力都在御气第三重,虽然实力比柳生十兵卫稍弱,不过身为旁支的他们,在柳生家族中的地位,与柳生十兵卫完全在两三个层次外。

大多数人都是岗位上戒备着,等待家族的支援,而这两个人,各自留着两个在这儿上班的女人,开始了鬼混。

这几个女人,不是经理的秘书,就是公司里众多男人脑补的对象,得知自己要伺候的人,个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让这两个地位权高的男人满意。

要知道,无论是柳生麻井还是柳生次雄,平日里都很难得在这里,因为这里是柳生家族在东京的总部,没有人敢来闹事。

“麻井君,你滴不行啊,这么快就不行啦,这才多久,是不是最近女人玩多了,肾虚了?”

柳生次雄一边享受着身边两个性格女人的热情服务,一边对面同样搂着两个女人,已经结束战斗的柳生麻井调笑着说道。

为了证明自己比对方强,还刻意增强战斗力,那为他服务的女人,也明白这个她绞尽脑汁想要勾搭的男人心中所想,顿时表现的非常卖力。

“次雄君,你得不懂,我这是保留实力,万一甲贺家族之人杀过来,我可以在第一时间投入扞卫家族荣誉的战斗中!”

这柳生次雄嘴上说得光鲜亮丽,只不过那看向柳生麻井的眼神,完全是嫉妒,连忙让身边的女人,想办法唤醒他陷入暂时沉睡的兵器。

对于柳生次雄的话,柳生麻井眯着眼享受服务的同时,一脸不屑地说着:“甲贺家族那群愚蠢的东西,竟敢为了一个女人向我们强大的柳生家族宣战,很快他们就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到时候,他们整个家族的女人,都将成为我们的玩物……”

“砰!”

得意,自信的柳生麻井话说一半,忽然间门被人用力撞开了,差点把战斗中的柳生麻井吓阳痿。

“该死的混蛋,信不信我把你丢尽海里喂鲨鱼!”

柳生麻井想也不想,抓住身边的东西,就狠狠丢向撞门而入之人,不过对面的柳生次雄却注意到了来者,那非常狼狈的样子。

他刚想开口询问,来者就大叫起来:“不好了,甲贺家族的人杀进来了,地下车库已经丢了,五十多位勇士玉碎,如今第一层楼正在遭受猛烈的进攻。”

“这不可能,甲贺家族在东京的势力,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柳生次雄满脸不相信的大叫起来,而这时,又一个身上带着血的人慌慌张张跑进了房间里。

“第一层丢了,三十多位勇士玉碎,所有人都扯到了第二层楼!”

这下,还未到达临界点的柳生麻井也顾不得享受了,连忙推开身边的女人,忍着难受边穿衣服边大声问:“对方来了多少敌人?难不成甲贺家族调来了顶尖高手?”

“对方来了一百多人,可大多数人只负责清扫战场,真正负责进攻的只有二十一人。”

这句话让柳生麻井和柳生次雄一下子脸色苍白,他们明白,来者绝对是甲贺家族的顶尖高手。

其实这报信之人不敢告诉他们,那二十一人中,有二十个是来打酱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