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29章 意想不到的人

“林先生,您放心,我们是您的朋友……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这次您来日本,一定会需要我们甲贺家族的帮助,同样,我们也需要你替我们做一些事情,这叫交易。”

甲贺千寻跪坐在那儿,用娇柔,令众多男人都会胡思乱想的声音说着,再搭配上她那妖媚的脸蛋,妖娆的身材,绝对能让大多数男人难以克制。

甲贺千寻相信,眼前这位她父亲吩咐要尽心竭力服侍的男人,很快就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没有用正眼看她的林飞,也被她认为,这是林飞的心虚。

很多男人不都是人前假君子,关了门,孤男寡女的,十个有九个都是禽兽,还有一个,不是太监就是弯的。

“共同的敌人?是柳生家族吗?”

林飞终于将目光落在了甲贺千寻这个妖精般的女人身上,没有半点的冲动,反而一股凌厉的杀机瞬间将甲贺千寻给笼罩住。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本来,感受到林飞目光的甲贺千寻,心里还洋洋得意,想着待会自己展现魅力,然后让林飞想禽兽般扑在她身上,可忽然间,感觉凌厉刺骨的杀机,让她瞬间有一种窒息般的错觉。

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心中再无半点依靠身体和魅力去征服林飞的想法,被无法形容的恐惧给占据着,从心中一点点蔓延至全身。

“林先生,如果我们要害你的话,又何必如此麻烦,直接任由你跟柳生家族拼个两败俱伤,现在,柳生家族可是在满世界寻找你的下落。”

甲贺千寻战战兢兢地说着,随即林飞笼罩她的杀机慢慢散去,其实这一点林飞早就想到了,否则也不会跟着甲贺家族的人来这儿。

刚才他只是想证明一下而已,毕竟这里不是国内,能小心一点就尽量小心点,甲贺千寻说话的时候,林飞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双眼。

眼睛是通往心灵的窗户,一个演技再高明的人,在他那凌厉的杀机与气势压迫下,还能够说谎骗过他的,那么林飞也认了。

更何况这个叫甲贺千寻的女人,实力一般,仅仅只是甲贺家族培养出来的一朵交际花,在刚才的情况下,眼神中流露出的恐惧,无比真实。

感受到杀机消失的甲贺千寻,原本跪坐着的她,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有些失礼地大口喘气,额头都渗出冷汗的她,感觉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

“说吧,你们甲贺家族究竟想跟我合作什么?”

确认的林飞,其实心里有些小激动,在日本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真能跟甲贺家族联手合作,对他绝对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至少不会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中。

“家父晚上想邀请您共进晚餐,还有一位您的老朋友,到时候见了面,您自然就知道了,现在请您安心在这里休息,还有三天的时间,您急也没用。”

有些失态的甲贺千寻,再次跪坐好,微微整理并未弄乱的和服,那娇柔的声音,落入林飞的耳中,却宛如惊雷。

“难不成是那个叫郑海洋的家伙?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闻言之下,林飞十分震惊,因为这三天的时间,是刚才郑海洋与他短时间通话时,所留下来的时间期限。

他都刚知道的事情,这个甲贺千寻绝对不可能窃听到,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的甲贺千寻在此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或者说,甲贺家族忽然间来接触他,根本就是那个郑海洋的事先安排。

当然,这仅仅只是林飞的猜测,不过他的猜测,其中一小部分是正确的,这件事的确跟郑海洋有关,只不过如今的郑海洋远在静冈城市。

不仅如此,他现在根本不可能离开柳生家族的范围,因此,甲贺千寻口中那位林飞的老朋友,并不是郑海洋,也不是跟郑海洋一切的石凝香。

……

林飞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除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外,别无其他选择。

与其在这里浪费无用的时间,还不如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完美,时刻保持巅峰的水准,以便应付接下来或许会遇见的事情。

很快,在匆匆逝去的时间中,林飞迎来了东京的第一个夜晚。

由于林飞下飞机时换了衣服,加上伪装,在甲贺家族人员的帮助下才蒙骗过了柳生家族安排在机场的人,如今他的衣服打扮很普通。

甲贺千寻将准备好的高档礼服摆在林飞面前,跪坐着说:“林先生,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礼服,时间快到了,让我为你沐浴更衣吧!”

练完功的林飞,一身的汗,看了甲贺千寻一眼后,冷淡地说道:“没必要,我自己会洗澡,你在这里等着就行。”

甲贺千寻以为林飞是嫌弃自己,毕竟这个国家的文化,在某些方面非常的开放,连忙向林飞解释:“林先生,如果您认为我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我想您误会了,我现在还是清白之躯。”

“我想是你误会了,我可不是下半身思维的动物,不是我爱的女人,再美,跟我也没有半点关系。”

说话间,林飞已经走进了浴室,留下傻眼的甲贺千寻,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林飞这样的男人。

别看她姓甲贺,父亲更是甲贺家族这一代的家主,可她的母亲身份卑微,因此她的地位也不高。

其实在这个国家的特殊文化下,大多数女人的地位都不高。

一个小时候,穿着黑金色礼服的林飞,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座位于东京郊区的私人山庄几眼。

门口站着目光凌厉的保镖,暗处更是隐藏着一位位忍者。

“下马威嘛?一群幼稚的人!”

精神在虚空中蔓延开,林飞清晰地感应到黑暗中,那些隐藏者的气息,虽然范围有限,不过随着他的走动,凡是他路过之处,情况都被他大致上摸清了。

走到迎客的客厅大门前,两位穿着和服的年轻女人,跪坐着将门推开,门里还有八位同样穿着和服的女人在偏偏起舞,每一个女人的姿色,都是足以整个外面很多女星。

“林先生,里面请!”

为林飞引路的甲贺千寻,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当林飞走进客厅的瞬间,里面的人都站了起来。

“林先生大驾光临寒舍,鄙人甲贺百藏,代表甲贺家族向林先生表达最高的敬意和欢迎。”

六十多岁的甲贺百藏,连忙也从客厅的正位上起身,虽然六十多岁,不过看上去比一些五十岁的人还年轻。

一头黑色的短发,身材中等,嘴唇四周能很明显地看出胡子,不过看上一点也不邋遢,反而令他更有成熟男人的问道。

林飞看了一眼客厅的人,发现,都是一群他不认识的老大叔,除此客厅中预留了两个位子。

在甲贺千寻的示意下,林飞做到了甲贺家族为他准备的位子上,没有凳子就盘膝而坐,让他跟这些人一样跪坐着,绝不可能。

林飞刚坐下,甲贺千寻就跪坐他身边,为他倒着日本特有的清酒,不过林飞没有喝,而是非常直接的问道:“百藏先生,不是说这里有我认识的朋友吗?他人在哪呢,该不会是你们骗我吧。”

“我们可是真心诚意将林先生当成朋友,我们甲贺家族是绝不会做这种欺骗朋友的行为……”

急于解释的甲贺百藏,话刚说了一般,门外真的传来一声,林飞十分熟悉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