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18章 舍命一搏

林飞去了龙魂元老会的结果,虽然与郑海洋预想的不一样,可过程却大致相同,一听说林飞为了一个女人,要带着三件东西中的一件,去日本换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同意。

就连对林飞感觉不错的徐阳,还有王梓峰也不同意,他们担心的并不是东西丢了,反正都在林飞找回来的,丢了就丢了,他们怕林飞这日本是一去不归啊。

林飞与柳生家族的恩怨可不是一般的深啊,一旦林飞去了日本,柳生家族怎么可能让林飞活着回来?

哪怕不折手段,也会想法设法杀了林飞。

可林飞去意已决,无奈之下,由王梓峰和徐阳提出一个几乎不合理的要求,那就是林飞在王梓峰,或者刚突破武道第三重的徐阳手中,支撑过一分钟,就同意林飞带着东西去日本。

林飞虽然很强,可再强,最多也就跟武道二重巅峰差不多,这还是爆发下的状态,如果是持久战,就连邪帝也未必能打得过。

当然,邪帝想要打赢林飞,可以,但是想要杀了林飞,那就有点不太可能了。

当初,擅长用枪的王梓峰,赤手空拳就在十几秒的时间内碾杀了邪帝,而且还是因为救赵梦婕而耽搁了一会,如此情况下,让林飞在他们手下支持一分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不是徐阳和王梓峰有意为难林飞,而为了不让林飞去送死,因此还定下了规则,场地是一块二十多平方米的擂台,只要一分钟后林飞还在擂台上,就算他赢。

这个规则是为了尽量避免伤到林飞。

从龙魂核心基地归来的林飞,虽然心中明知徐阳他们是为自己好,可心里多少还有些不愉悦。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拿回来的东西,现在自己要用来去救自己的女人,还有经过别人的同意?

毕竟被绑架走的是自己的女人,心中没有隔阂那是不可能的,回到新住处的林飞,一回来就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他拿出玉盒子,打开后双眼就一直盯着玉盒子中的那十几公分长的草木之灵,这草木之灵属于极阳的绝迹之物,需要几乎绝迹的极阴之物来调和服用。

这是林飞查询了许久后所找到的唯一方法,只不过这个方法,几乎跟没有找到一样,获得草木之灵纯属偶然,想要在几天之内获得极阴之物,几乎比火星撞地球的几率还小。

“玄阴术?老天爷还没有完全将我的路给堵死,想要让自己的实力短时间内来一次飞跃的提升,服用草木之灵,已经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无路可选的林飞,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选择草木之灵了,立马让人依照上次别墅那个房间,将这儿的房间,也改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

同时,林飞还让人采购了大量的阴性药材,上次是帮助赵梦婕散去体内过多的阴气,如今,林飞却需要在自己体内聚集大量的阴气,以压制调和服用草木之灵后的纯阳之气。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心知自己这次是舍命一搏的他,将诗雨寒叫来面前,温柔地说着:“我需要安安心心的闭关,因此我需要你替我保证外面的水和药材,时刻保持着供应的状态!”

林飞这话无非就是让诗雨寒,别让钢铁盛水器里的水干了,药材每隔半天就换一次,因此这一次,在别墅的庭院里,竖立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钢铁盛水器,便可替换药材和水时,出现停搁。

“嗯,你也别太拼了,千万不能把自己给伤了。”

诗雨寒有些担忧地说着,但是并没有去阻止林飞,因为她从林飞的眼神里看出了,这一切,林飞早已下定了决心。

其实,林飞做出这舍命一搏的决定,也跟他去了龙魂核心基地有关,如果他的实力够强,如果他是一位武道第三重之人,龙魂那些元老会的人,还会拒绝他那本来就合理的要求吗?

他们敢拒绝吗?

因此,将一切都归根结底,绝对的实力,才是决定一个人位置和话语权的根本,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大自然千古不变的法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所在。

当林飞打开房门的时候,一股热浪直扑他整个人的身上,这热气腾腾的气温中,却带着一股阴寒的药味。

如果是一般人,或许能闻到空气中浓重的草药味道,但是绝对无法感应那草药味道中阴寒之气。

“吸引这玄阴术能让我渡过这一劫吧。”林飞将房门关上盘膝而作,呈五心向天的姿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因为经常配合林雅萱修炼玄阴术,因此自己独自练的时候,也是得心应手。

“丝丝~~”

365bet网址谁有通过体内的真气引动,房间中的气,透过林飞肌肤那张开的毛细孔不断流入体内,这些拥有杂质的气,在通过林飞毛细孔的时候,就如泥沙水通过滤网般过滤,只剩下些纯净的气融入林飞体内,全身每一处的细胞都疯狂吞噬这些神奇的气。

刚过程就如人呼吸般,一呼一吸,整个过程看去是如此平常,又仿佛植物的光合作用,细胞在吞噬那些纯净之气后,又释放出带有丝丝阴寒的真气。

整个过程,会激发人体潜在那无形的潜能,就如锻炼力气般,每一次反复,都会让林飞自身的实力,得以缓慢地增长。

时间一点一滴无情的逝去,全力修炼玄阴术的林飞,丹田之中逐渐增强的真气,也一点点偏向阴寒。

一天一夜就在枯燥乏味的修炼中过去了,除了吃饭,逼不得已上厕所外,林飞就连睡觉的时间,都在用来积聚体内的阴气。

第二天大中午,太阳高高挂着,这是京城一年中难道见到的好天气,明媚的阳光下,人站久了都会感觉有一点热。

而在林飞练功的房间中,纵然那些从排气管进入房间的热气,让房间的温度时刻在五十度左右,可林飞却感觉不到半点热。

如此高的问道,一般人走进去就会汗流浃背,可林飞身上却看不见半点的汗珠。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林雨故意给林飞所限时间的第二天,还在接近五十度房间里练功的林飞,身上全身水珠。

这些水珠是落在他皮肤表面,因为冷而凝聚出来的水珠,到了深夜,林飞整个人已经开始不自觉地瑟瑟发抖。

就仿佛大冬天人穿着单薄的t恤,却站在冰天雪地里一般,被冻得不行。

一直闭着眼睛的林飞,忽然间睁开了,上下牙齿打磨着说道:“已经到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接下来,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林飞双手颤抖着,打开早已放置在身边的玉盒,食指与大拇指捏着那截已经无用之处,左手用真气瞬间抹去草木之灵,外表那黑漆漆的防氧化保护层,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吞下。

在林飞口中,可食用的部分,瞬间化为嫩绿色的液体,顺着林飞的食道流入胃中,短短十秒钟,林飞就感觉自己原本那阴冷难忍的胃,变得暖洋洋起来。

暖流从他的胃慢慢扩散到他身体每一处角落,那感觉就仿佛,你泡在一个冰冷刺骨的水池中,正当你受不了的时候,忽然那冷得足够刺骨的水慢慢便暖了般。

舒服至极的林飞,浑身刚打了舒服的微颤,可那股暖流并没有因此停止,反而越来越暖,最终变成了热。

这一下,从极冷变成热得难受的林飞,努力维持着平静的心,继续修炼玄阴术,吸收空气中药味所带有的阴气,可那点进入他体内的阴气,就仿佛用几点水,去扑灭越来越猛烈的大火。

十分钟后,林飞几乎全是都是汗,整个人宛如沙漠中几天没有喝水之人,几乎进入了虚脱的状态,他还是远远低估了草木之力的可怕药效。

这种药效人体一旦无法承受,那简直比任何毒药还要恐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