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17章 产生隔阂

诗雨寒来历不明吗?呵呵,就算林飞不相信全世界的人,他也不会对诗雨寒产生任何怀疑。

林飞对诗雨寒无条件信任,但并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

不过林飞也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看法,直接对着有点来者不善的智善,冷冷地说着:“雨寒是我最亲的人,你要带走她给你们一个解释,那要不要我也给你们一个解释啊?”

“这……理论上,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不过鉴于你对龙魂的贡献,解释可免!”

智善耿直地说着,毕竟林飞找回玄火之晶在前,又刚刚赢得南木鼎,还未来得及奖赏,质问自然更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离开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我的女人更不可能跟你去解释,有问题让上面的人直接来找我,现在麻烦你给我滚!”

林飞冷冷的说着,他可不知道眼前这个老僧的身份,也不在乎。

加上林雅萱被自己一直认为妹妹的林雨给劫持了,自己累死累活给他们赢得南木鼎,他们却把自己的女人给丢了,林飞心中一直都隐忍着一股怨气。

这怨气还没来得及发泄呢,就有人找上门,要诗雨寒去解释,林飞一下子就怒了,这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愤怒,没动手,已经算林飞最大的容忍了。

可智善却不这么想,他可是龙魂元老会成员之一,身份尊贵,加上他自认为,自己已经低声和气地跟林飞讲明道理了,可对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他滚。

这不比他当众被林飞打一巴掌的耻辱轻啊。

“林飞,请注意点你的态度,贫僧可是龙魂众元老之一,我们只是让诗雨寒去解释一下,又不会伤害她,更何况,这是元老会的意思,你可不要居功自傲、目中无人!”

智善一改刚才那客道的语气,说话的声音陡然间提高,像上司对待做错事的下属般,当众大声斥责。

“那还真抱歉,我是听调不听宣,没有向你们元老解释的义务,如果你今天真想把人带走,那就试试!”

话音落下,一股气场自林飞身上瞬间蔓延开,客厅里如茶杯般轻巧的家具,都在微微地颤抖着,这是一种信号。

林飞已经直接表明了他此时的意思:你要战,我便战,想带走我的女人,休想!

智善沉着脸色,他当然清楚林飞的实力,虽然自信能胜过林飞,可也不能随意对林飞动手啊,毕竟人家刚刚替龙魂夺得南木鼎,一时间进退两难,至于张轩和何婷更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就在这气氛越来越紧张凝重的时刻,林飞的手机忽然间响了,林飞将气势一收,掏出手机看了眼,眉头瞬间紧锁起来。

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是一个越洋的陌生号码,让林飞不由自主地连续深呼吸,然后才接了这个陌生的越洋电话,“我是林飞,你找谁?”

“五天之内,带着南木鼎、玄火之晶或者青铜五爵中的一件,来日本交换回林雅萱,过时不候,至于林雅萱的下场,呵呵,你应该知道日本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国家!”

电话里传来的,竟然是林飞非常熟悉的林雨声音,只不过,此时林雨的声音,却冰冷无比。

因为现在的林飞,已经成为了星火之主林振的弃子,必杀的对象,林雅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仅仅只是诱饵而已。

在纽约,林飞为了一个认识的夏颖梦就闹了个天翻地覆,更何况是他的女人,之所以给林飞五天时间,其一,是担心龙魂不舍得,让林飞花时间自己去想办法。

其二,让围杀林飞的计划更完美一些。

“林雨,为什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与你们为敌,直到不死不休?”

林飞拿着手机,那冰冷质问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法原谅的愤怒。

“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你选择的选择是,要么救你的女人,要么就……呵呵!”

后面的话林雨并没有说,可她那阴寒的笑声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说完这句话的林雨便挂了电话,刚在东京下了飞机的林雨,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郑海洋,那脸上始终保持的微笑,瞬间闪过一丝阴冷。

而被挂了电话的林飞,再回拨,这个号码就再也无法拨通了,心急的林飞连忙将目光投向张轩。

“张轩,对方要求我五天之内拿着南木鼎,玄火之晶或者青铜五爵中的一样,去日本交换雅萱,你替我准备一下机票和东西,三天以后,我要去日本。”

林飞的话刚说完,张轩就急了,“林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以你现在的实力去日本,就是送死,更何况……为了一个女人值吗?”

其实张轩本来想说,林飞所要的东西,几乎不太可能,为了一个女人,上面根本不可能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出去。

多一把钥匙,对帝王墓最后的瓜分权就多一分底气,这几乎完全是助涨对手的不理智行为,龙魂上层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更不会妥协。

但是为了不让林飞心寒,张轩才没敢说出来。

张轩不敢说,可不代表智善他不敢,青铜五爵现在由王梓峰看管,玄火之晶在徐阳手中,这刚得到的南木鼎正好与他师兄相合。

智善知道,自己那个困在武道第二重巅峰的几十年的智洳,是绝不会让近在眼前的希望就这么没了?

为了让自己也顺利跨入武道第三重,智洳说什么也不会把南木鼎交出去,虽说这南木鼎是林飞夺来的,可现在在他师兄手中,也等于就是他的。

自己师兄突破武道第三重,智善的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因此便毫不犹豫地说道:“林飞,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无论是青铜五爵。玄火之晶,还是南木鼎,都是国之重宝,绝不会让你交由外人手中。”

“玄火之晶和南木鼎都是我给龙魂的,现在让你们还给我一样,有何不可?”林飞冷冷地反问道。

智善也寸步不让地说道:“这绝无可能,龙魂的元老会是绝不会同意的。”

“那好,你刚才不是让雨寒跟你去元老会解释吗,她是我的女人,作为一个男人,我替她跟你去元老会解释……带路!”

林飞冷着脸,不容拒绝地说着,与其是去找元老会解释,还不如说是去讨要能赎回林雅萱的东西。

哪怕林飞心中明知,这或许是对方的圈套,可他别无选择,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寻。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的智善,还有张轩和何婷,也只能带着林飞去龙魂最核心的基地,着急元老会的成员,为此召开会议。

正当林飞一行人前往龙魂最核心基地的时候,到了日本的郑海洋,并没有让林雨马上带林雅萱离开日本,去星火基地,而是带上蛊王一同去见柳生家族。

柳生家族自然派了人来接应。

路上,郑海洋故意让林雨和林雅萱坐一辆车子,以免被听见不该听的话。

“海帝,你认为林飞会带着东西来日本吗?”虽然计划成功了,可石凝香反而更不安了,她担心林飞怕死将林雅萱给舍弃了。

毕竟这个世界的漂亮女人太多了,如果换她是龙魂的高层,宁愿给林飞一百个美女,也不会让他带走三件东西中任何一样。

郑海洋抬手推了推眼镜,镜片下闪烁着阴险的光芒,嘴角微微上扬着道:“他带不带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龙魂那些老家伙肯定不愿意给,而以林飞的性格,必然会产生更深的隔阂……这就足够了。”

其实林雨向林飞提出的要求,是郑海洋旁敲侧击让林雨做的,他才是真正的策划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