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410章 要手,还是尊严?

虽然那病患仅仅开口说了两个字,可要知道,身受脑淤血折磨的这位病人,可是足足半年无法说话了。

吃喝拉撒都依靠家人伺候着,而且这病患的手指,也在微微地抽搐颤抖着,这一切足以证明这位病人的脑淤血已经有所好转了。

虽然迈克奥非常自信,自己一个手术,绝对能让病患恢复到更好的状态,可他却必须进行繁琐的手术,手术成功后,还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的疗养恢复。

这次大赛的时间有限,而且医生与医生之间擅长的领域也不同,因此比赛以手术的速度,术后效果为判断胜负的标准。

至于病人的恢复时间,和进一步手术都只是参考标准,一般不会影响胜负的判决。

可每一个手术都需要很多步骤和时间,可他现在看见了什么?什么药物都没有,单凭四根银针就让一位已经丧失半年说话能力的病患,开了口?

这……这是拍科幻电影吗?

有好一些镜头前,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时间将嘴边长得老大,那惊骇的表情,在镜头前越放越大。

迈克奥更是不顾身份,整个人当中惊呼大叫:“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几根银针怎么可能做到这些?巫术,这一定是你们东方的巫术……”

身为主审裁判的叶驰,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林飞每一个动作呢,见林飞依旧聚精会神给病人治病,耳边却传来迈克奥不礼貌的惊呼,连忙将脸一沉。

不高兴的叶驰,阴沉着脸,对着迈克奥就斥责起来:“迈克奥教授,身为一名世界着名的医学教授,你难道就不知道,在医生给病人看病治病的时候,是需要保持绝对安静的吗?如此基本的素质,难不成还要我教你?”

“抱歉!”迈克奥一脸惭愧地低下了头。

而外界的因素始终没有影响到林飞,排除病患脑子中的淤血仅仅只是第一步,治病要治根,否则到最后只会徒劳无功。

人体的细胞都有再生和免疫能力,只需激活细胞的再生能力,代替掉已死的脑细胞即可,但是整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林飞只说半小时就能让病患开口说话,活动四肢而已,而非让病患痊愈。

让压迫的神经得以释放,然后用真气疏通活络神经,做到这一点,患者开口说话和活动四肢的能力并不简单。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原本生活都无法自理,接近植物人的病患,整个人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了。

365bet网址谁有最终时间到了林飞所说的半个小时,收起银针的林飞,接过叶驰亲自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拿着话筒说道:“我的初步治疗已经完成了,患者已经恢复了基本意识,不过他的身体需要调理和进一步治疗,预计痊愈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随着林飞的话音落下,那前不久只开口说了舒服两个字的病患,突然再次开口:“这是哪里?怎么这么多人啊?”

这病患不开口还不要紧,一开口整个大会现场短时内沸腾了起来,那迈克奥脸色瞬间惨白了,一直强忍着不开口的他,再次嘟囔着:“这、这、这怎么可能?区区几根银针就能让一位失去半年语言能力的脑淤血病患开口?”

此时此刻,震惊和难以置信的可不止迈克奥一个人,凡是看见这一幕的,无论是会场中的人,还是坐在电视剧前看现场直播之人,脸上都流露出相同的震惊和无法相信。

如果这不是新闻直播,那些电视机前的人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场作秀。

而在会场的中方医学代表席之上,瞬间掌声如雷,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一下子,轮到了那些国外医学专家教授,恨不得能钻到座位下面,火辣辣的脸上,比被人挡住打了一巴掌还疼。

“不对!”

忽然间,迈克奥指着林飞大叫起来,整个人变得异常激动的喝道:“假的,一定是你联合大会的人在耍诈,光靠几根银针,半个小时就医治好一位脑淤血的重病患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还有我们这些医生干什么?”

林飞一耸肩膀,看向迈克奥的目光立马就变得不屑起来,一边调理着内息,一边从容淡定地不屑冷笑。

“既然你怀疑我,完全可以用大会的医疗仪器自己亲自检查一番,更何况,刚才你自己也承认了,这位病患的病情,难不成你得了选择性健忘症,凡是对自己不利的,自己不相信的,就自动选择忘记?”

“不必了!”

身为这次主审裁判的叶驰,那因为林飞所展现医术而无比兴奋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阴冷地对着迈克奥说道:“你是在怀疑大会的公平性吗?别忘了,所有的病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和检查认证的,你们国家也有代表员在场……”

这一下,迈克奥的脸,真是看不见半点血色,仿佛得了一场大病般,他已经无力挣扎了,如果刚才他没有当着众多媒体说出那番话,或许还有一搏的机会。

可现在,一个半小时与半个小时相比,而且病人当场开口说话,对方却仅凭四根银针,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将他的结局给定下了。

“我输了!”

三个字,如此简单的三个字,却仿佛让迈克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这三个字代表着,他将被废去双手,一辈子无法行医。

“既然输了,那就应该按照协议处置你,不过,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讲究以德待人,只要你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们中医三鞠躬道歉,然后国内医院服役三年代为惩戒,同时将叶朗逐出门下,封杀这个不孝之人,之前的协议就作废了。”

林飞的话让迈克奥愣住了那儿,这句话是典型的问他,是要手,继续行医,还是要那可怜的尊严。

边上的叶朗一听这话,脸都白了,双腿不停的颤抖着。

其实林飞之所以会说这些话,全是上面人看中这迈克奥在脑科方面,的确是一位非常难得的医学教授,至少国内绝对找不出跟他一个级别的医学教授。

因为动了吸纳人才的念头,才让林飞试一试。

迈克奥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然后又犹豫了正在三分钟,这才转身向着中方医学代表去鞠躬道歉。

“所有东方的医学者,我迈克奥真诚地向你们道歉,是我的愚昧和无知,才说了那样的话,非常抱歉……中医它确确实实是一门神奇的医术……”

迈克奥的每一次鞠躬道歉,都会说出完全不同的道歉之话。

鞠躬道歉结束后,当迈克奥宣布,将叶朗这个为了自己前途,完全没有半点孝心的叶朗逐出门下后。

后悔不已的叶朗,一下子跪在了叶驰面前,哭喊着:“爷爷,我错了,我该死……是我目光短浅,不懂得中医的精妙,我真的错了,我改,从现在起,我保证一心一意的去学中医。”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不适合做医生,走吧,我说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叶驰一脸的叹息,随手招呼保安将叶朗拉走,因为他不需要,一个只懂势利和名利的人来继承叶家的中医。

而且他也相信,今天过后,中医将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光彩,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林飞而慕名学习中医。

这一下,林飞比任何大明星都出名了,尤其是在医学界,然而,比赛真正的**还没来临。

随着时间的过去,林飞轻轻松松就通过了半决赛,进入了最后一场,至关重要的决赛,此时的世界,已经到了晚上8点多,会场中灯火通明。

京城也进入了灯光绚丽的夜生活,然而夜幕一下,一下蠢蠢欲动的人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