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98章 逆鳞被触

玉尘道人那气势碾压之下,几乎没有人受得了,正当那姜耀谦在心中幻想着待会收拾林飞之时,想要看看林飞此刻脸上恐惧的他,忽然间愣了下。

那本应该满脸恐惧的林飞脸上,竟然还洋溢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很冷,很冷!

“这怎么可能?假的,这林飞一定是在假装的,其实他心里已经吓破胆了……面对一位如此强大的武道高手,怎么可能不会怕?”

愣住的姜耀谦在心中自我安慰地想着,此时此刻,那走了八步,气势已经提升至巅峰的玉尘道人,心中也不惊产生了一点点疑惑。

因为眼前林飞那无动于衷的样子而疑惑,不过话已经放出来了,那就没有后退的可能,毕竟他此时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龙虎山。

“林飞,你现在为之前的行为向我道歉,并且发誓再也不插手我们龙虎山与姜家之事,再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出赔偿后,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否则……”

“否则你想怎么样?”

林飞瞬间冷着脸打断了玉尘道人的话,忍让不代表妥协,他已经给足了对方面子,更何况,对方那三个要求,他一个都不会去做。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也别怪我以大欺小了,吃我一拳!”

说话间,玉尘道人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滞,几个急速跨步,借助前冲的力量一跃而起,将所有力量和气劲都汇聚在右拳之上。

不知怎么,看见林飞那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玉尘道人心中忽然间有些不安,欲在这一拳之下分出胜负。

“以大欺小?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跟我说这句话吗?嗯!”

在玉尘道人冲向林飞的时候,林飞正端起一杯茶喝着,随着他开口说话,低下的头猛地抬起,那眼神也彻底地冷了下来,因为林飞感觉到了,对方根本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对方刚来招惹他,必然是不知道他现如今的实力水准,还当他是过去的那位枪神,而以他过去的水准,面对这一击,必死,所以林飞也起了杀意。

不过很快林飞又将那杀意给压了下去,声音却因此冷了很多。

只见林飞左手端着茶悠然自得地喝着,右手在那玉尘道人的全力一拳即将落在他身上之时才抬起。

“林飞,你竟然坐着接我这一拳,简直太……”

见林飞如此态度,玉尘道人脸色一下子愤怒了起来,可他那愤怒咆哮的声音,却喊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他话喊一半的时候,林飞抬起的右手,已经与他的拳头碰撞到了一起,本以为这一拳倒下之人必然是林飞,可当完全碰撞在一起那刻,玉尘道人才知道自己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

他全力以赴的一拳,落在林飞那右手掌之上竟然宛如牛入泥潭,不仅没有半点反应,轰杀出的力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玉尘道人那惊恐的话还未喊完,忽然间,林飞右手之上,一股比他刚才轰杀出更强劲的力量反噬而出,通过手臂,一瞬间便传递到玉尘道人浑身每一处角落。

下一秒,玉尘道人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出去,落地的瞬间,他竭尽全力将身上的力量全都卸了出去,一刹那,那地面上都出现了裂痕。

而此刻的林飞却坐在那儿,依然悠然自得地喝着茶水,让刚才还在幻想的姜耀谦一下子瞪圆了眼睛,边上的姜宗纬也在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他们的心里出现了与玉尘道人一样的念头: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而客厅里的周根明,一双老手颤抖地碰了碰吓蒙的周惠安,问了句:“女儿,今天是不是有剧组来我们家拍电影啊?刚才你看见了吗?”

“爸,我没看见,或许是我们看错了!”

周惠安真的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人竟然能一跃飞过七八米?

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喝下一杯茶的林飞冷冷地开口了:“你走吧,这里的人,我将带去京城,如果有任何不服的话,尽管可以去京城问我要人。”

惊魂未定的玉尘道人并没有受伤,因为刚才那一下林飞已经手下留情,否则全力之下,这玉尘道人恐怕连站着的机会都没有了。

“太极?武道!”

玉尘道人努力镇静之后终于开了口,龙虎山与武当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比武,对于武道的太极,玉尘道人很熟,刚才那一下他就看出了林飞的武功路子了。

比起太极,更让他震惊的,是他从林飞身上所感受到的力量。

“什么,这林飞是武道?”

闻言下姜宗纬忍不住惊恐起来,边上的姜耀谦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心中一下子被恐惧和害怕占据。

他害怕玉尘道人与林飞妥协了,两个人一番对话,将他挑拨离间的事情给暴露出来,如果林飞是一位御气武者,就是挑拨离间姜耀谦也不会害怕。

可他当然忽然发现林飞是武道之后,便产生了害怕,一般情况下,任何势力都不会主动去得罪一位武道,越年轻的武道,就越不会去得罪。

当然,那些快死的武道就更不会去得罪了,年轻代表这潜力,而快速之人代表这疯狂,有时候,疯狂比潜力更可怕。

想到这里,姜耀谦连忙大叫起来:“林飞,就算你跨入武道,也没有资格插手我们龙虎山的事情,更没有资格抢夺弟子以此来羞辱我们,我们龙虎山可不是一位武道,哪怕武道第二重巅峰的绝世高手也有!”

此言一出,也让心里正产生胆怯的玉尘道人有些底气,见林飞刚才那一击不敢伤他,也认为林飞在估计他身后的龙虎山,再想到姜耀谦传回去的那些话,便装着胆子向前一步。

“林飞,哪怕你跨入了武道,也没有资格来羞辱我们龙虎山,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这件事情,龙虎山绝不会罢休的!”

玉尘道人不在以自己的身份来压林飞了,开口闭口都是龙虎山,而他的话,让林飞在听了姜耀谦的话后,误以为,玉尘道人口中的羞辱,是他无视姜家和龙虎山,强行收周灵欣为弟子之事。

“够了,我已经说过了,你要不服,尽管让更厉害的人来找我,至少你现在,还没有资格跟我谈这些,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给我滚!”

林飞冷冷地吼着,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打算退让了。

玉尘道人阴沉着脸,想了又想,最终因为忌惮林飞的实力,只能选择暂时隐忍退去,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对林飞丢下一句狠话。

为了自己给自己台阶下的玉尘道人,竟然对林飞威胁道:“林飞,今日之事我记下了,我们龙虎山不会就此罢休……劝你早点上我们龙虎山负荆请罪,以免到时候,不止你自己为此悔恨终身,还连累了家人!”

最后那两个字一出口,林飞手中的茶杯瞬间被他捏的粉碎,他一直让林雅萱和诗雨寒待着京城,不就是害怕有人对她们不轨吗。

他身上已经失去了一位又一位,剩下的都是些至亲,也是他的逆鳞所在。

“你找死!”

这三个冰冷的声音,仿佛就在玉尘道人耳边炸响,声音响起的同时,玉尘道人就感觉到了,自己被一个可怕的气息给锁定住了,整个人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不好!”

感觉到危险的玉尘道人瞬间就想躲,他的速度很快,可被触及到逆鳞的林飞速度更快,就是一掌落在了玉尘道人的胸膛之上。

也正是这逆鳞被触后的一掌,因为林飞那无法克制的杀机,最终引发了接下来一系列,针对他的阴谋。

也一步步不成了那巨大的陷阱,以至于林飞最终为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