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85章 你跟谁讲话呢

开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六楼,607号病房中,余婷婷正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病床上的父亲。

他们家庭条件本来就一般,如今余梁雄这家庭的支柱一倒,完全就等于天塌了。

家里的积蓄勉强给余梁雄完成了手术,可手术费,加上医药费,才进医院短短四天,家里的积蓄都已经差不多用光了。

都说富,朋友成群,穷,亲友都难见!这余梁雄一出事,家里能借钱的地方都借了,可是依旧杯水车薪。

医药费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赔偿款,这余梁雄是一建筑工地的小包工头,一个月收入也还行。

几个月前,工地的老板见余梁雄手艺不错,又有好几个人跟着他,于是就把工地中的一楼房建筑包给了余梁雄。

本来吧,这是好事,可楼房在最初建造的时候,就偷工减料了,当时余梁雄还没来工地,因此他并不知道,结果就因为最初楼房地基的偷工减料,出事了。

前几天,建筑到一半楼房,因为地基的原因发生了倾斜,楼房外部的钢架严重扭曲,导致钢架上的余梁雄,连同其它三位工人一同掉了下来。当场二死二伤,本来是房地产公司开发老板的责任,可人家有钱,关系又硬,加上这死人可是重大的安全事故。

甚至还会影响整个项目开发,因此那老板便将责任都推卸给了余梁雄,让这个受了无妄之灾的家庭,一下子雪上加霜。

就在余婷婷心中难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见余婷婷一下子没了好脸色。

“余婷婷,你已经欠了两万多医药费了,从早上到现在,我已经来了不下十遍了,这都晚上8点多了,你打算什么事情吧钱给交了啊?”

“关医生,你能不能在宽余几天啊,我现在真的没钱,我妈已经回老家卖老家的房子了,求求你,在多宽限几天吧!”余婷婷非常为难的说着,能拿出来的钱,都拿了,就差把老家的房子给卖了。

这位来逼医药费的人,便是这医院外科门诊的主任医生关志嘉,虽然冷着脸,不过眼神却色眯眯地看着余婷婷。

那关志嘉一下子将眼神的色意隐藏了起来,继续板着脸,依旧冷冷地说着:“这里是医院,又不是福利院,不收留些不三不四的人,没钱可以,明天就让你爸,还有隔壁那个病人一同出院吧……”

余婷婷脸色一变,这手术才刚做完,如果明天就出院的话,简直就等于要了她爸爸的命啊。

这中年妇女口中的隔壁病人,自然是跟着她爸爸一起干活的小工,那小工家里的条件更差,住院的医药费,有一半都是余婷婷家里东拼西凑出来的。

见余婷婷如此为难,这关志嘉随手将门关上,目光盯着余婷婷那两条浑圆修长的白腿,一点点将目光上移。

这些年,关志嘉凭借自己的关系,身份,还有富裕的家庭条件,在医院里玩弄了不少年轻漂亮的护士。

不过都是些家庭条件不怎么样的,当然,那种结婚的他也勾搭到手几个,见到余婷婷如此年轻漂亮。

而且以他多年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这余婷婷还未经过人事,这关志嘉虽然玩弄了不少护士,可都是二手、三手以上的货色。

365bet网址谁有花了几天在了解到余婷婷的家庭状况后,他便动了心思,走到余婷婷身边轻声地说道:“我知道你家里,因为你爸爸的原因欠了不少钱,现在你爸的状况你也知道了,一旦出院他很容易病发身亡……我知道你在想尽办法,想要救自己爸爸,其实我这里有一个办法,你想不想试试!”

余婷婷一听眼前这位关医生有办法,无望的双眼一下子亮了,带着期望,激动地问道:“关医生,你有什么办法?只要别让我爸出院,我一定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感激就不必了!”

关志嘉说话间,忽然拉着余婷婷的小手,色眯眯地摸着,感激到余婷婷想要收手,连忙说道:“不就几万块医药费嘛,只要你愿意跟我,这钱我替你出了。”

“你……混蛋!”

余婷婷一下子脸都气红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的医生,竟然是位如此人面兽心的混蛋。

“我混蛋?好,那我就当一回混蛋,你已经欠医院两万多医药费了,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马上就让你爸爸立马出院,到时候,你就眼睁睁看着你爸爸去死吧!”

关志嘉一下子变了个人,冷笑着威胁余婷婷,他的话顿时将余婷婷吓得脸色一变再变,有些害怕起来。

见状的关志嘉,又抛出了第二条诱饵,他告诉余婷婷,他在质监局有一个朋友,她父亲出事的楼房,是属于地基质量问题,只不过是替开发商当了替罪羊。

只要余婷婷愿意跟着他,他可以托关系,让开发商妥协,替她的父亲承担那几百万的赔偿款,还能将她父亲的罪责,减到最少。

这关志嘉有板有眼地说着,愣住将余婷婷这位涉足未深的少女给哄住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问这句的时候,余婷婷双手用力扯着衣角,内心在挣扎着。

见余婷婷如此反应,关志嘉知道自己计谋就快得逞了,连忙加了一把火,再次拉起余婷婷的小手,笑道:“你要不信,这样,我先去替你预交五万块医药费,而且马上安排你爸爸去单人间病房。”

这下,余婷婷虽然很不情愿,可并没有将手收回,而是仍由关志嘉这样人面兽心的家伙摸着。

而关志嘉见余婷婷不反抗,于是就更大胆了,手很自然伸向余婷婷的腰间,继续说着:“你跟了我,你爸不就成了我老丈人,我怎么会亏待自己的女人和老丈人呢?”

男人在得到女人前,总是会把话说得完美无瑕,至于得到后,很多禽兽般的男人,都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当然,那仅仅只是像关志嘉这种人面兽心的人。

最终,在关志嘉的威逼利诱下,年轻的余婷婷,看了眼病床上好不容易入睡的余梁雄,想到爸爸将自己拉扯这么大,吃了那么多苦,自己必须为这个家做出点什么。

想到这里,余婷婷一咬牙:“好,我答应你。”

“很好,待会我去替你交钱,会有护士来通知缴费成功的,今晚我值班,到了12点后几乎没什么人,到时候你来我办公室……来,先让我亲一下!”

猴急的关志嘉,一下子就把没反应过来的余婷婷给按到了墙壁上,正打算亲的时候,病房的门一下子开了。

病房门外,急急忙忙赶来的胡卫祖刚走进病房,看见关志嘉,愣住了,而听见开门的关志嘉,连忙放开了余婷婷。

慌张的他连忙一边拍衣服,一边转身,看见来者竟然是胡院长,连忙笑道:“胡院长,您怎么来了?”

胡卫祖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这关志嘉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碍于关志嘉身后的关系,有些不过分的事情,他也只能真一眼闭一眼。

反正万一事情闹大了,倒霉的也是这自作自受的关志嘉。

不过胡卫祖并没有发作,因为他还没有完全确定余婷婷的身份,落在关志嘉身上的目光,一下子转移到脸色更慌张的余婷婷身上。

“你是叫余婷婷吧,你是不是有一个走失的弟弟,今天六岁,叫余文豪?”

“你怎么知道的?”

胡卫祖的话,让余婷婷一下子瞪圆了双眼,激动的上前几步,竟然拉着胡卫祖的衣服就问:“我弟弟在哪,他在哪?”

已经把余婷婷当成自己私有物关志嘉,一把上前将余婷婷猛地推开:“胡闹,这是我们胡院长,你跟谁讲话呢?”

关志嘉还想跟胡卫祖拉进拉进关系,谁知他的话刚说完,胡卫祖一巴掌扇在了关志嘉脸上,大吼着:“你他妈跟谁讲话呢,余小姐也是你能推的?”

这下,不明真相的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