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82章 这不可能

这当兵的总有几分脾气,你要是有道理跟他硬掰的话,或许对方会因为理亏而没有半点脾气,可这宗宏义的话,简直是在胡扯啊。

说的那陈晓军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这狗屁急症室的副主任,这些年是吃饭还是吃屎啊?这话这么难听?

恼怒之下的陈晓军一下子就推了那宗宏义一下,叫骂着:“我说你嘴巴能干净点吗?蛇鼠一窝?你他妈说谁呢?”

边上一交警看了都忍不住说了一句:“没错,你这个医生简直一点医德都没有,其他医务人员一下车,就包扎伤口,给伤者输药水,往救护车上抬,就你一个在这里唧唧歪歪,不救人,还尽拖后腿!”

“庞局长,这事我能作证,要不是这位林医生,有几位伤者恐怕都要不行了!”一位消防战士也站了出来。

“我也能作证!”

“还有我!”

……

一个接着一个人的话,让宗宏义的面色有些难看起来,不过他却没有半点胆怯和就此罢了的意思。

“我看你们都被这个人鬼迷心窍,他带着一个孩子在这儿疯,你们也跟着疯……”

“闭嘴!”

宗宏义的话还没说完,林飞冷冷瞪了他一眼,两个字吓得那宗宏义双脚一颤,顿时闭嘴不敢多言,而林飞也不想再多费口舌和浪费时间。

这里可是马路中间,不仅堵着交通,还被一大群人围着当猴看,直接将他那本刚获得不久的证件递给了庞安宜,冷冷道:“这是我的证件,你要是觉得有问题,可是随时打电话向上面核查!”

宗宏义见年纪轻轻的林飞,面对市卫生局局长还这么拽这么酷,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心中有点不安地想着:这么自信?该不是真是医生吧?

不过一想到对方带着孩子在车祸现场胡乱的行为,这宗宏义不安的心里,更多的是冷笑,就算林飞是医生他也不怕。

他老丈人是卫生局前副局长,更何况,他感觉自己占了理字。

而庞安宜有些疑惑地看了林飞一眼,然后随手接过证书,他并没有过于在意手中的证件,毕竟林飞的年纪摆在那儿,就算是医生,最多也就某医院的主治医生。

接过证书后,他也是很随手翻了开来,可当证件上的字迹,却让他的双眼一下子,差点没从眼眶里瞪出来。

“中医专家!国医学院的?我的妈呀,我这是在做梦吗?”

庞安逸心不禁重重跳了一下,满脸的震惊,国医学院啊,那可是医学体系最高级别的地方啊,随便下来一位主治医师,他这位市卫生局的局长也有客客气气的。

省级别的专家,都未必有资格进入国医学院,换句话说,这国医学院,就等于古代的太医院!

这国医学院里面的专家,就等于皇帝身边最得以重任太医,虽然没有实权,可那影响力,绝非不容小觑啊。

更何况,谁不生病?天大地大,一旦生病,那就是医生最大。

宗宏义见刚才还冷着脸的庞安宜,在翻开那林飞递给的证据之后,蓦然变了脸色,心里原本的隐隐不安,促使他靠近庞安逸身边,探头偷偷看去。

这一看,宗宏义两个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心里更是陡生出恐惧。

“老天,中医专家!这家伙如此年轻就当上中医!假的,肯定是假的,哪有这么年轻的中医专家啊!”

宗宏义顿时就对林飞的身份产生了怀疑,继续往下面一看,一颗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视线中只剩下‘国医学院’四个字。

国医学院的中医专家???

那可是全国最顶尖的医生,他一辈子奋斗都无法触及的存在啊,到目前为止,别说他们这个小小的开州市了,就连整个省内都没出现过一位国医学院的专家。

如此年轻之人,怎么可能是一位国医学院的专家人物。

别说他了,就连庞安宜这位开州市,牛逼得一塌糊涂的人物,在林飞这种级别的医生面前,庞安宜也都要看对方的面色行事。

这时宗宏义将这证件完全看清后,两条腿忍不住就打起了哆嗦,想到林飞的年纪,内心恐惧的他竟然脱口而出:“假的,肯定是假的。”

别说宗宏义这位自负之人了,就连庞安宜这位卫生局局长,都一度怀疑林飞这证件是假的,因为林飞太过年轻了。

“假的?”

庞安宜这位卫生局的局长都没开口,边上这位从一开始就特意针对他的宗宏义,却如此直言,让林飞的脸色终于彻底冷了下来。

“你是急症室的副主任宗医生吧?我认为你已经不配当一名医生了,因为至始至终你都没有认真看过伤者一眼,想你这样的人简直是所有医生的耻辱!”

“你胡说什么?说我不配!”

宗宏义宛如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脸色一变,闻言之下顿时跳了起来,道:“凭什么?你这小子有什么资格说我不配?凭这个假证书吗?”

猛地惊吓过后,宗宏义死死认定了林飞所拿出证书是假的。

他不相信,一个这么年轻的中医专家就已经够夸张了,还他妈是国医学院的中医专家?这绝对是不可能事情?

“是不是假的,你说了不算!”

说着林飞阴沉着张脸转向道庞安宜冷冷说道:“你是卫生局局长,如果你怀疑我的身份话,你可以直接打电话问,但我不希望这位不称职的医生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见林飞如此认真,庞安宜开始有点相信了,像林飞这种级别的专家,真实身份还是很方便查到的。

要说林飞真要行骗,骗骗普通老百姓还行,但要说当着卫生局局长面前冒充,那又实在不大可能。

现在见林飞阴沉着脸,这么一说,庞安宜也不怀疑了,连忙客客气气地开口道:“林专家,非常抱歉,你实在太年轻了,不过我相信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行骗。”

“庞局长,他这些证书肯定是假的,必须打电话问……”宗宏义现在的思路已经钻入了死胡同,见庞安宜这位卫生局局长竟然相信了林飞的“鬼话”,急忙道。

这时,边上一直没说话的陈晓东忽然来了句:“庞局长,刚才我也不相信,先不提这位林专家在我们面前救人,所展现出来那出神入化的医术,负责接送他的,似乎是市第一人民医院胡院长的外甥……”

“哦?李安吗?他人在哪?”

庞安宜连忙左顾右看起来,胡院长他非常熟悉,而李安也经常跟着胡院长身边,时间一长,他自然也认识李安。

这陈晓军不说的话,林飞还真一时之间想不到李安这位小人物的价值,连忙让人去将李安叫来。

内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宗宏义,随着李安出现的那一刻,瞬间面如死灰,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林飞并没有专门去与宗宏义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计较,他相信有了之前那番话,这个没事找事的宗宏义,未来的日子必然不会好受。

他第一步训练周灵欣胆子的目地,已经达到了。

随着伤者被抬上救护车送走,报废的车子被挪移到一边,车里慢慢移动了起来。

在李安的开车护送下,花费了整整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余文豪姐姐上班的地方。

这是开州市一家非常正规的酒吧,余文豪的姐姐余婷婷,据说是这里的驻唱,但并非是职业,而是临时驻唱。

再三询问之下,林飞才了解到这有缘之下相遇的余文豪,那挺令人怜悯的身世,完全不同于他周灵欣家世富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