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80章 这简直是胡闹

“她不是孩子,是我的弟子,如果你不让她进去,那我也不会进入救人。”

林飞这句话把那个交警说得一脸懵逼样,抬手指着周灵欣,这才多大的小孩,就能学医?是我落伍了,还是这个社会发展太快了?

就在那交警惊骇想着的时候,边上的李安继续大叫着:“你还愣住干嘛,这位林专家我们胡院长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赶紧让开!”

说着,李安还毫不客气推了那个交警一下,可那交警还是一根筋死脑筋道:“就算他是国医学院来的专家,可带个小孩,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是你那所谓的规矩重要,还是你身后的七条人命重要?如果你觉得是规矩重要,那我走好了,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你面前吧!”

林飞淡淡地说着,还真转身就走的样子,那交警抬头望了又望,见救护车和医务人员迟迟未出现,只能一咬牙:“林专家,你进去吧!”

“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林飞边说边走入警戒线内,那李安本来也想跟着,不过被林飞打发回车里了,让他看好余文豪免得刚被他带回开州的人,又丢了。

正在指挥交警和消防队员开展抢救工作的一消防中队中队长,见一位年轻人竟然突破警戒线跑进来凑热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顿时一脸恼火地冲林飞嚷道:“他妈的,谁让你进来的,马上给老子出去!”

那个放林飞进来的交警,连忙跑过来解释道:“贺队长,这位是国医学院的林专家,他怀里的孩子,是他的弟子,所以我才……”

“一个刚断奶没几年的孩子,就算她是专家的弟子,也不能让孩子进来,这里是交通事故的现场,不是游乐园,你他妈脑子被驴给踢了,马上把人给我请出去。”

虽然消防中队长的脾气有些火爆,粗话连篇的,但林飞却没有丝毫恼火,毕竟对方也是救人心切。

“行了,这事我负责,出了任何事情,让你们上面的人来找我就行了,如果你觉得救人可以耽搁时间的话,我不介意打个电话给省里,让省里的人来跟你这个队长解释解释!”

这时的林飞说起话来,带着一个高高在上的威严,把那个消防中队说的一愣一愣的。

“那行,我们刚救出来五个伤者,你先救治他们吧!”

中队长见林飞都如此说了,也只能退一步,如果强行阻止的话,出了人命他这个中队长可承当不起,既然有人愿意承担所有责任,他也只能让开。

谁让林飞打电话最低级别都往省里说呢。

林飞瞥了那五个伤者一样,虽然个个伤的都挺重的,不过现在最危险的,是卡在两辆面目全非轿车里的一个司机,还有另一辆车副驾驶一妇女。

既然选择救人了,那就一起全救了吧。

林飞放下周灵欣,见周灵欣双脚颤抖着,连忙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乖,别害怕,救人是神圣的事情,你一定会成为你妈妈的骄傲的。”

说着,林飞几步间走到那辆红色的轿车前,见几个消防战士,撬剪割,半天都救不出人,连忙掏出一把陨铁特制的匕首。

那些教廷骑士的长剑,林飞只留一把,其他都扔给龙魂了,为了方便,随着带着两把特制匕首,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一位消防战士。

那些消防兵,还有边上交警一下子就怒了,见这么紧张的时刻竟然冒出来一个小年轻,还用手拨开他们,气得脸色都铁青了。

正要冲林飞叫骂,眼珠子却马上暴凸了出来。

只见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那手中的匕首竟然像切豆腐一样,毫无阻力切入钢板之中,然后猛地一发力,不一会儿,这辆撞报废的车,就像切蛋糕般,轻轻松松就被切开了,里面的人自然也得救了。

这一下,边上的交警和消防兵全都猛吸了一口冷气,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尼玛,拍电影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神仙?妖怪?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美国科幻片中,那样牛逼吊炸天的超能力存在?

林飞没时间去理会边上之人,此时内心是如何震惊,将另一个人救出后,迅速将三个伤势最严重的人进行了亲自救治。

整个救治的过程,让那些交警和消防战士都看傻了眼,他们救人救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是被卡在车里的那两位伤者,以他们多年的经验,哪怕是送到医院,都未必能抢救回来。

可他们就看见,一个带着眼睛,将鸭舌帽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脸的年轻人,仅凭几根不起眼的银针。

那三个呼吸微弱的伤者,竟然几下之后就恢复了平稳的呼吸,有一个甚至还睁开了眼睛,还恢复了意识。

神医,这绝对是一位神医!

随着林飞小试牛刀,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交警和消防战士,个个都把林飞当成了神医,心中更是敬若神明。

就连接下去,将剩下伤者处理到没有生命危险后,林飞选了几个合适的伤口部位,手把手教导周灵欣,由这位六岁不到的女童主治时,他们都认为。

神医的弟子,必然也是神童,很正常,这不是幻觉!

当然林飞也并非让周灵欣去医治,而是让周灵欣抓住银针,而他的手抓住周灵欣的小手,对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腿部受伤流血部位说着。

“人体有很多息息相关,又十分重要的穴位,扎针的时候,要轻而缓慢……如果仅凭扎针还远远不够,还记得我教你体内的那股气吗,现在慢慢将气引导在银针之上,缓缓注入穴位之中……”

林飞一边说着,一边将自身的真气,注入周灵欣的体内,教导她如何引导真气,一点点的挪移到银针之上。

这简单的过程,林飞只需一秒钟,可为了教导周灵欣,他足足用了十分钟。

本来很轻松简单的事情,他却累得满头大汗。

别以为带徒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当年林飞天资妖孽,活阎王也足足用了六七年的时间,才勉强将林飞教导的有模有样。

后来都林飞自己摸索实践出来的,至于出师,基本别想,活一辈子,这一门就要学一辈子。

这些伤势不太严重的伤者,就这样可怜成为了林飞教导周灵欣的第一个实验品,当然这也是他们的价值所在。

不过看着周灵欣这个可爱小女孩,从害怕变得认真,到最后成功过的眉开眼笑,那些遭罪的伤者都哭了。

“这么厉害可爱的女孩,为什么我们家没有?”

年轻的shao妇,目光闪烁地盯着身边的老公,那意思也很简单:等伤势养好后,就努力造人,一定要造出来一个如此可爱聪明的女儿……

这时,救护车呜呜的笛声由远而近响起。

“救护车来了……救护车来了!”

围观的人群叫了起来,然后纷纷让开了路。这些围观的人群只是远远观望,根本无从了解那些伤员的具体伤势,更不可能知道林飞那出神入化的医术。

两辆救护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来,车子刚刚停稳,就有七八位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车里冲了出来,冲进车祸现场。

这时林飞正手把手教周灵欣施针,为另一位女孩腹部的伤口之血。

“住手,你们这是在胡闹吗?”

一位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穿着白大褂的男子一下救护车,看见这一幕,连忙大步上前一脸阴沉问道,还伸手去拉林飞与周灵欣。

“滚,没看见我在教徒弟救人治病嘛!”林飞控制着自身周围的气流,在那男子用手触碰到他的瞬间,将人给震开。

“救人?针灸?还是在教一位五六岁的小孩,你他妈这是跟我开玩笑吗?你马上给我停手。”

那男子感觉被林飞身上一股力量震退,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摔倒了,忽然注意到,边上几个护士朝这边指指点点,顿时脸一红,感觉自己丢了面子。

也不顾这么多看着,抬腿就朝林飞踢了过去,嘴里还叫骂着:“该滚的人是你,这也叫治病救人?简直是在胡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