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78章 我们不死不休

在徐阳与石凝香纠缠交战之时,另一方面,林飞与那木老也在激烈的交战厮杀着。

从一开始,受伤的木老就被林飞压制着,哪怕他不顾一切爆发后,也只是勉强压制着林飞。

但是让木老想不得是,一开始他不计后果爆发时,林飞还能被他压制着,可随时越来越激烈的生死厮杀,被他爆发后压制的林飞,无论是速度还是对自身力量的控制,都是逐步的增强。

当然,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是,林飞体内拥有独一无二的真气,而木老体内则是他多年修得的气劲,在本质上就相差了两个层次。

木老只能在自身周围凝聚气劲,无法将气劲更深层次凝练成罡气,而林飞却可以很轻松地凝练出罡气。

两者之下,随着战斗时,林飞越来越对自身真气与罡气转化的使用,无论是速度和力量的控制,都在逐步增强。

如果徐阳与石凝香的厮杀,只能用两道残影来形容,那么林飞与木老在普通人眼中,也就是两个模糊的人影。

望着越来越强的林飞,木老眉头一皱,心中暗想着:“这小子简直不像人类,哪有人这么年轻,就如此变态的?再这么下去,我就算不输给他,也会被他给活活耗死……看来,为今之计只有学壁虎般,断尾保命了!”

另一边随着古凝香的不顾一切,一时之间竟然跟徐阳打得难解难分,都上百招了,也不见谁占据上风。

肆虐的罡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激烈厮杀,让整个饭店一片狼藉,就连埋在水泥地面下的自来水管都破裂开了,那喷散出来的自来水,简直跟下雨一般。

见石凝香只能勉强自保,木老也不再指望对方能出手帮他,选择了一个常人几乎不会去做的方法。

嗖!

木老身形一幻,仿佛融入到那喷洒的自来水当中迅冲向林飞,林飞也闪电般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也是迅前冲。

那锋利的匕首闪电般的就是侧身上撩,寒光直接倾斜着掠向木老的脖顼。

而早有准备的木老目光幽冷,整个人仿佛暴雨中的一条毒蛇,手中的拐杖更是毒蛇吐芯一般,直接刺向林飞的头颅,同时一道破空声传来,竟然是木老另一只手射出来的夺命飞奔!

这沾染了剧毒的飞镖,飙射向林飞身上数个致命处!

凌厉直逼林飞而来!

“退!”林飞瞬间做出决定,以他对自身周围环境掌控的完美掌控,自然明白当那飞镖射来时,他已经处于劣势。

在暴退的同时。

一道雪白刀光亮起!匕首在罡气的迸发之下,如电如雾,在这暴雨般喷洒自来水之下更加显得梦幻,林飞竟然用罡气催动水珠,令水珠如钢珠般,对着木老反射而去。

“蓬蓬蓬!”

那被罡气催动的水珠,以多胜少,不仅将木老飞射而来的飞镖统统挡了下来,还很数以百计的水珠,凌空飞射向木老。

这一幕,不仅让木老万分震惊,就连第一次尝试的林飞,同样又喜又惊,虽然这样对他的消耗很大,可效果却非常不错。

如果多加练习,或许将是一招非常不错的招式!

“哼。”

一道冷哼声响起,对面飞射而来的水珠,木老连忙旋转手中的拐杖去抵挡,虽然这些飞射而来的水珠,对他的伤害并不大,可也架不住那水珠的数量啊。

“林飞,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纳命来!”说完,木老再次杀来!呼!呼!当坎木老那模糊的身影靠近时,竟然瞬间宛如两道人影。

“蓬!”

林飞一脚踹在旁边的一张破烂饭桌,在罡气爆发下,足足六七千斤之力的这一脚,瞬间就令整个破烂饭桌瞬间暴裂开来,大量饭桌木屑,伴随着罡气催动下的水珠,飞向木老杀冲来的方向。

“死!

林飞瞬间冲去,竟然追上飙飞的木屑与水珠。

咻!

随着雪白色的寒光亮起,一时间,一道道匕首下的罡气迅笼罩向木老。而木老也速度极快,诡异的一次次闪动,手中拐杖更是竭力挡住林飞那一波接一波的罡气冲击,并且时而还有一次次反击。

砰砰砰……

忽然间,木老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破绽,可那破绽在全神贯注厮杀中的林飞观察到了,锋利的匕首,破开木老的防御,随着那破绽深入杀去。

“噗哧!”

锋利的匕首贴着木老手中的拐杖,速度极快,一道寒光木老的右臂之上,轻轻一划拉,血光迸射,一下子染红了整个饭店的地面!

“嗯哼!”

木老的右臂被林飞手中的匕首切了下来,但是断臂之痛,那木老竟然没有叫喊一声,反而趁此机会,落到左手之上的拐杖,随着一股强大的气劲,瞬间炸裂。

霎时间,犹如冰雪一般的寒光,让整个饭店的大堂都笼罩在一团寒光当中,一把锋利的长剑,宛如潜伏已久的毒蛇,瞬间杀向林飞。

匕首切断木老的右臂,这足以说明当时林飞与木老之间的距离有多近,近到林飞根本躲不开这蓄势已久的一剑。

甚至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林飞,连防御的时间都没有。

而那木老脸上的疼痛,变成了冰冷的狰狞:“林飞,受死!”

壁虎断尾,为保其命,而木老断臂,则是为了争取这个唯一斩杀林飞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顾不得玄火之晶和青铜五爵了,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这竭尽全力的一剑刺杀,就算水泥浇筑的墙壁,都能在一瞬间被刺穿,因为木老信心十足,林飞必死。

“该死,希望这父母留给我的玉佩,能挡下这一击!”

没有时间防御的林飞,只能用缭绕在身体周围的罡气,推动那挂在胸前的玉佩,这块有关他身世,来历神秘的玉佩,是林飞活命的唯一希望。

铛!

宛如金属碰撞的声音,关键时刻,林飞胸前那玉佩,为他挡下了木老那致命的一剑,不仅挡下了,而且玉佩上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甚至,木老那剑上强大的力量,林飞都不曾感觉到。

“这怎么可能?”

这舍臂一剑,却毫无功绩,让木老那信心十足的脸色大变,嘴里更是发出无法相信的嘶吼。

“受死的人,是你!”侥幸活命的林飞一声暴喝,身体一闪,然后猛然一个前冲。

呼!

速度瞬间达到一个骇人地步,锋利的匕首,在罡气的催动下,一抹雪白的寒光就好似这饭店中凭空一道霹雳,度之快根本不容木老退避开。

“噗哧!”

一颗头颅直接翻滚着飞了起来,林飞前冲的身影,却已经出现在木老身后一米余外的楼梯口!而那木老的无头尸体轰然倒下!

“老头子?!”

石凝香一声嘶吼,连忙甩开徐阳瞬间出现在了木老身边,正当林飞以为这石凝香会为木老痛哭一场,然后跟他拼命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脸色丑陋无比的石凝香,惊人在木老惨死的瞬间,毫不犹豫地挖出他的心脏,然后一口气吞了下去。

轰!

她身上那逐渐削弱的气息,一下子变强爆发出来,吓得林飞连忙躲到了徐阳身边,面对如此变态的老妖婆,他可不能逞能。

“林飞,你给我记住,我剩下的时间,只要我活着,保证什么都不干,就跟你不死不休!”

石凝香抱起木老的身体,以完全超越她刚才的速度,一下子消失在林飞与徐阳的视线中,那速度,就连徐阳都忍不住面露惊骇。

以石凝香此时爆发出来的速度,如果拼杀起来,他绝对会弱于下风,可石凝香却选择了逃跑。

不过随后一想,这事就明白了,想必石凝香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随着石凝香的逃走,此事也算暂时告一段落,只不过林飞的心中,又多了一件心烦担忧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