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72章 早已被催眠的王木兰

在林飞的吩咐下,王木兰带着周灵欣与那个叫余文豪两个人下了楼,找了家不错的早餐店,给饿了一天一夜的他们,买了点豆浆包子。

那个叫余文豪的男孩,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而周灵欣虽然很饿,但是因为林飞的话,更多的精力都在书本上。

这时,一位穿着非常朴素的老人,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走到正教周灵欣,熟读一些不认识字的王木兰身边,忽然来了句。

“姑娘,文辉路我不记得怎么走了,你能带我回去吗?”

听到一位面容慈祥老人这话,王木兰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才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老人家,我现在没空,你拦一辆电动三轮车,让师傅带你去就行了。”

“啊!电动三轮车?那家伙老贵了,我还是走走吧,到隔壁再问问别人吧,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尊老!”

说话的老子,还气氛的用拐杖,在地上用了剁了三下,边上看见这一幕的早餐店老板娘,刚想说话,却看见,王木兰一下子上去搀扶住了那个老人。

她嘴里还说着:“老人家,我帮你叫三轮车吧,车钱我替你出了!”

如果这时有人仔细观察王木兰的眼神,就会发现她的眼神,在这一刻,比她刚才的眼神少了一点灵气,多了一点点迟钝般的空洞。

当然,就算一般人看见了,也不会过于注意,因为像王木兰这种情况,属于深层次的潜意识催眠。

这种催眠会让人去做,使用催眠者想要做的事情,而被催眠之人,往往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应和疑惑,他们会下意识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是我必须做的事情。

就如王木兰现在这般,她下意识认为送这位陌生老人乘坐电动三轮车,替他付钱,这是一件文明社会下,理所当然的事情。

还是一件非常正能量的事情。

然而就在她搀扶住那位老者的瞬间,谁也没有注意到,从老者那皮肤皱褶的皮肤下,钻出一只样子如蛆的金色虫子,如头发丝般细,一下子就钻入了王木兰的肌肤下,然后潜伏着。

并不知道这种蛊虫成了精,而是老者走路时,那拐杖落在地上时,所发出的声响。

万物有灵,就让训练的军犬,还有海豚等等,都能按照人的指示去做一下特定的动作,寻找特殊的东西。

这蛊虫也是如此!

知道老人被王木兰送上一辆电动三轮车,回来继续指导看书的周灵欣,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普通。

普通到几乎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认为这很正常,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心肠不错。

……

王木兰无声无息成为幕后人第二个对付林飞的棋子时,还在王木兰家里的林飞,正在引诱着廖元华透露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

“该死的混蛋,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廖元华气急败坏,浑身直发抖,双目喷火。他猛的发出一声怒吼,双脚用力一蹬,便朝着林风扑去。

虽然林飞所说的凌迟很可怕,可廖元华知道,他背叛之后的下场更可怕,虽然林飞的名声在国内很大,可具体的实力,却没有人知道。

甚至包括上次泾河镇那一站,青城山的青木真人也对林飞的实力有所隐瞒,他怕说强了,有些人就不愿意去对林飞。

为了保密,让当场参与针对白家灭门之人,主动对付林飞,青木真人不惜杀了那些亲眼所见到,整件事情经过的青城山弟子。

现在有人为了帝王墓,主动来找林飞的麻烦,那青木真人自然是乐得其成。

而林飞在纽约一战,虽然在欧洲和美国传开了,可林飞具有武道第二重中等之上的战力,在国内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少这个廖元华和他身后的人,都不知道。

“你一个不入流的废物,拿什么跟我斗?”

林飞冷笑一声,一抬手,看也不看直接一巴掌就将廖元华扇飞了出去,直接被廖元华的脸给扇肿了。

“该死的混蛋,林飞,这是你逼我的!”

用手捂着脸的廖元华,忽然间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猛然间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变化。

在林飞吃惊的目光之中,那廖元华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气球一样,在飞速的膨胀。

双臂,双腿的血脉都在膨胀着,脸上也都是可见狰狞的血脉,随着他的变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整个人都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力感!

“呵呵,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底牌,只不过是将人体原本无法开发的潜能强行激发出来。”

林飞脸上的震惊之色很快就隐了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屑,“这应该是你身体特殊蛊虫,所分泌出来的激素,让你在短时间内爆出潜力吧,可惜这方法太烂了。”

强行激发身体潜能的本事,林飞也会,当初为了对付影神和霸神,曾经用过一次,后果就是极度虚弱。

可眼前这个廖元华的方式,完全是在自残,虽然比他的方法更强,获得的力量也更多,可代价,最好的结果估计也要半残。

“吼!”

此时此刻,廖元华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仰天一声怒吼,犹如暴怒的野兽,挥动一只巨大的拳头,朝着林飞面门狠狠砸来。

顿时,客厅里就像是刮起了一阵旋风,可见廖元华这一拳的速度有多快,力量有多大。

林飞见此情景,深吸一口气,将一股强大的真气凝聚在用手,紧握成拳,狠狠地迎了上去。

“砰!”

林飞的拳头和廖元华的拳头狠狠撞在了一起,发出很大的声响,只要接触碰撞的瞬间,廖元华才能体会到,林飞拳头上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咔嚓!”一声脆响,在廖云华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的右手无法承受那股力量而被硬生生震断了,下一秒,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而林飞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站在原地,一寸都没挪动过。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廖元寒的嘴巴张开,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激发潜能身体进入狂化之后,实力比他普通状态最起码也要提升四五倍,他不认为自己能打败林飞,只想这一拳能逼退林飞,给他创造逃走的时间,。

却没想到的是,纹丝不动的林飞,一拳就打断了他的右手,将他给直接打飞了出去,这简直让他无法接受!

撞到墙体上,然后重重摔在地上的廖云华,口中狂吐鲜血,整个人半死不活的躺着,耳边传来林飞的声音。

“如果你现在点头同意,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躺着地上的廖元华苦苦一笑,他怕死,更害怕比他身后那个人报复,就在他犹豫之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不是他手机来电时的铃声,而是一种闹铃,定时到点的闹铃,就连廖元华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调这闹铃时,这闹铃声如同一首特定的旋律,一点点进入他的脑海中。

让他的眼神出现了短暂的空洞,而这时林飞却一把拿过他的手机,看了眼后,发现是闹铃声,也就把闹铃声关了。

随着这闹铃声消失,刚才还犹豫的廖元华,忽然间就答应了:“好,我把解药给你,你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

“你放心,我林飞一诺千金!”林飞一脸郑重地回答着。

随着林飞的承诺,廖元华还真替王木兰的父母借了,他们体内的蛊虫,因为长时间备受蛊虫的折磨,得意解救的王木兰父母,纷纷晕了过去。

这场廖元华看似被林飞逼迫到无奈地步,才选择与林飞合作的他,只不过是幕后人计划的第一步,当然廖元华的价值也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