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70章 心动

或许就连廖元华自身都不知道,从一开始他只不过是一枚早已被人舍弃的棋子。

接到电话的他连忙准备撤退,对付几个普通人他还行,要是遇见林飞,几条命都不够死,连忙丢下快要发狂的王木兰父母。

然而当他打开门的瞬间,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林飞高举着右手,正做出欲敲门的动作,顿时廖元华那脸上露出了惊恐。

而林飞也愣了下是,随即便反应过来,王木兰已经跟他说过她们家里的情况,本来王木兰还有一个弟弟,只不过几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

王木兰家里就她,还有她父母,眼前这个有点鬼鬼祟祟的中年男子,想必就是王木兰口中那位祸害了她们家的廖元华吧。

林飞刚想说话,就听见屋子里传来王木兰父母的声音,只听见。

“王木兰,你这个不孝女,给我开门,血,我要喝血,我快难过死了!”

“木兰啊,妈妈好难过啊,浑身比死了还难受,你开门啊,妈给你跪下了,快点开门啊!”

……

除了王木兰父母那简直可以用撕心裂肺的叫声,还有一阵阵强烈的砸门声,让林飞不由得一阵心冷。

“想必你就是那位廖元华吧,怎么这一脸急匆匆的样子,想去那啊?”林飞冷冷的开口,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林飞的突然出现,就已经让廖元华心中很是慌张了,现在忽然间感受到林飞那股杀机后,整个人更是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这就是枪神林飞?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廖元华在心中惊恐地想着,到现在他还没怀疑,他自己已经成为了弃子,而是认为是他幕后那位人的情报出现了误差。

廖元华几乎用尽力气来故作镇静地开口:“我的病人忽然间病发了,我需要出去配几味药,这里又不是你家,我去哪管你屁事?还有你是什么人啊,赶紧给我让开。”

廖元华说着,还鼓起勇气伸手将挡住门了的林飞推了一下,一副很生气恼怒的样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与林飞擦肩而过。

在与林飞擦肩的瞬间,是廖元华心最紧张的时刻,他好害怕,在擦肩的那一瞬间,林飞会忽然间伸手抓住他。

不过见林飞迟迟不动,在短暂的擦肩而过后,廖云华忽然间松了一口气,心中自认为着:“还好,这林飞没有怀疑,赶紧溜!”

一念至此,然而还未等他来得及庆幸之时,那廖元华感觉到身后一股气劲袭来,心中暗叫不好,可还没等做出反应,一股他完全无法抵抗的力量,顷刻间落在了他后背之上。

那廖元华只能眼睁睁看着墙壁越来越近。

“砰!”

一声巨响,廖元华整个人被砸在了墙壁上,流了一脸的鼻血,脑袋晕乎乎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飞掐了住脖子。

“何必急着走呢,你如此煞费苦心布下这个局,不就想等我来吗?我以及如愿出现了,可我刚来你就要走,这可是不待客之道啊!”

林飞边冷冷地说着,边掐着廖元华的脖子,走进了王木兰的家,反手将门关上之后,用银针刺入了王木兰父母,几个会影响到中枢神经的穴位,一下子让王木兰父母失去了行动能力。

随后对着门喊了声:“王木兰,是我林飞,你开门吧!”

卧室里,早已哭成泪人的王木兰,在听见林飞的声音后,整个人一颤,连忙站起来开门。

门一开,看见的果然是林飞,心都快被自己父母折磨疯的王木兰,想也不想,连忙扑入林飞怀中,哭诉着:“林飞,你终于来了,太好了,讨好了。”

本来还一脸冷酷的林飞,感觉到王木兰压在自己胸膛的柔软,瞬间变得无比尴尬,双手连忙举着,都知道该往哪儿放。

“那个王木兰,你能不能先松开我,我还有替你父母治病呢!”

林飞的声音,让哭诉的王木兰一下子脸红了,连忙放开了林飞,一想到自己刚才那失利的行为,脸因为内心的羞耻而更红了。

“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之一,更何况,你对我妹妹有过照顾之恩,就当替思若还恩吧!”

从尴尬中解脱出来的林飞,微笑着说着,正打算替王木兰父母检查身体状况,一直躲在王木兰身后的那个小女孩,忽然拉了拉林飞的裤脚。

“叔叔,小豪也受伤了,你能不能替他医治一下?”

那小女孩瞪大双眼,当林飞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有点胆怯,身上的衣服都是名牌,小脑袋上扎了个蝴蝶结,很可爱,而且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灵气。

随后,林飞也看了眼那个更胆怯害怕的小男孩,一身的衣服很普通,皮肤有点黝黑,左手之上都是血,不过伤口已经被一块白布包扎好了。

“好啊!”

面对一个如此可爱灵秀的小女孩求情,林飞笑着答应了,连忙走向那个小男孩,王木兰父母体内的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而这个小男孩则是一点轻伤,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情。

林飞一边解开那包扎在小男孩左手上的白布,一边笑着对王木兰说道:“想不到,你包扎伤口的手法还挺不错的,嗯……还好,伤口虽然深,不过还是差一点才伤到主动脉!”

林飞为这个小男孩庆幸,如果伤到主动脉,或许这个小男孩根本等不到他来,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林飞将一点药粉散在了那小男孩的伤口之上,不停渗出的血,在一瞬间就凝固了。

这时,被林飞随口夸奖了一句的王木兰,一脸尴尬地说道:“那……那个伤口不是我包扎的,而是这位叫周灵欣的小女孩包扎的。”

王木兰说这话的时候,都感觉没脸见人了,她堂堂一个都快三十岁的成年人,对伤口的包扎和处理,还比不上一位不到六岁的小女孩。

以至于,林飞夸奖她的话,在王木兰耳中,简直是在讽刺她一般。

“她包扎的?”

林飞有些惊讶,又忍不住多看了就在他身边,那位叫周灵欣的小女孩。

见到眼前这位叔叔一脸惊讶的样子,本来有点胆怯的周灵欣,小脸一红,很高兴地点头:“嗯!我外公是位医生,他还经常夸奖我是位小神童……只不过,妈妈不让我学,说当医生太累,中医更没前途!”

在周灵欣的话语之中,林飞有点不相信,在替王木兰父母检查身体的时候,随口问了几个问题,结果小小年纪的周灵欣,竟然都能熟练的回答出来。

甚至一些复杂的问题,她都会在摇晃小脑袋,努力思考一会,认真地回答,虽然有些回答错了,可更多的是,都是书本上很死板的回答。

让林飞都忍不住夸奖:“你真的是个小神童,你这么多中医的知识,都是你爷爷教你的?”

“有一些是爷爷教的,有的是我自己看书记下的……”

话还没说完,林飞就反驳了一句:“你才多大,能认识多少字,能看到医书?我可是最讨厌说谎的孩子。”

见林飞一脸严肃的样子,那小小年纪的周灵欣也急了。

“叔叔,我真的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问问妈妈,还有小区里的叔叔阿姨,他们都知道我是小神童,我现在能认识一千多汉字,不懂得字,教一遍基本上就能记住,爷爷说,这叫过目不忘……”

看着周灵欣那一脸认真的样子,林飞有点心动了,如果这个小女孩说得都是真的,那么或许可以试一试。

她究竟能不能成为,自己这一脉医术的传承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