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8章 再临都江堰

“治病?”

林飞愣了一下,说真的,要不是白思若提起到王木兰这个人,他都几乎已经忘了,因为对他而言,那只不过是位人生中,一个较为熟悉的过客而已。

不过既然白思若都亲自开口求他了,林飞也不好意思拒绝,这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件举手之劳的事情。

想了想,林飞笑着回答道:“不就治病嘛,你给王木兰打个电话,让她带着自己的父母来京城吧!”

“好哒!”

白思若开心的笑了起来,连忙给王木兰打去了电话,在电话通了之后,高兴地说道:“木兰姐,我哥答应了,让你赶紧带叔叔和阿姨坐飞机来京城。”

“去京城?思若,你能不能把电话给林飞呀,我想亲自跟他谈谈。”

电话里王木兰的声音,似乎有些为难,白思若“嗯嗯”了两声后,连忙将手机递给林飞:“林飞哥,木兰姐让你接电话,说有些事情必须跟你说!”

林飞毫不犹豫接过手机,放到自己耳边,淡淡地说着:“我是林飞,有什么事情,你直说!”

“首先非常谢谢你愿意帮我找个忙,真的非常感谢……我也想带我们的父母去京城,可我这里真的走不开啊,能不能麻烦你亲自来一趟?”

王木兰带着抱歉之意通过手机,向林飞缓缓述说她的为难之处,还有她父母突如其来的怪病。

也不知道怎么了,半个月前,她本来健健康康的父母,忽然间患上了一种怪病,像得了天花般,身上脸上长满了水浓泡。

这种水浓泡一破开,就会立刻流出来恶心的黄色液体,而且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恶臭,不仅如此,她的父母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

她带着父母去过都江堰,甚至省里的大医院看过,该检查都检查过了,钱花了不少钱,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正在王木兰打算带其父母去京城时,一个叫廖元华的中年男人忽然出现,碰见了当时正在医院里的王木兰,还有她的父母。

这廖元华说,他是一个土郎中,知道一个偏方能医治她父母的病。

当时心急的王木兰,不愿意见父母如此受罪,病急乱投医的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谁知,这个廖元华还真有点本事,两天之后,她父母身上的病状就明显减轻了。

后来廖元华说,这病只需在家里调养即可,还热情的帮忙,虽然王木兰家里的条件在乡下县城还不错,可,既然在家里就能医治好自己父母的病,又何必在医院浪费父母多年辛苦存下的血汗钱?

王木兰将这廖元华邀请到了家里,便于医治自己父母的病,也给了这个父母的救命恩人不少钱。

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被邀请到家里的好心人,却是一位披着人皮的恶魔,可当王木兰发现自己似乎引狼入室后,一切都晚了。

在廖元华忽悠下,她父母现在对那个廖元华,完全是言听计从,更可怕的是,她父母的饮食习惯也越来越奇怪了。

从一开始慢慢喜欢上生食,逐渐发展到每天都要喝牲畜的血,到了这几天,王木兰惊骇的发现,过去她父母看她的目光是充满了慈爱。

可现在,她父母看她的眼光,就如在看一顿美味可口的食物,没错,王木兰感觉,自己这个女儿,已经逐渐成为了父母眼中的食物。

她也曾经试过一次,强制性戒掉父母那可怕的习惯,可结果就是,她的父母因为喝不得血而变得狂躁,甚至可以用疯狂形容。

身上原本消失的水浓泡,几乎在一夜之间爬满了她父母全身,散发出死尸腐烂般恶臭。

在王木兰几乎绝望下,忽然间收到了白思若的电话,得知白思若已经跟随林飞去了京城,也知道了方式在许家的事情。

绝望的她,得知林飞医术如此高超,便抱着一丝希望将电话打给了白思若……

而没有那个廖元华的话,她父母几乎哪都不会去。

足足十多分钟,王木兰才说完发生在她父母身上诡异可怕的事情,然后紧张而期盼地问道:“林飞,我父母这病,你能医治的好吗?”

王木兰再说完这句话后,真怕林飞说治不好!

而林飞随着王木兰的话,眉头越来越紧,再思考了足足一分钟才开口:“这样吧,今天有些晚了,我明天亲自去你家一趟,你将你家的地址,发到思若手机上吧!”

“好,我马上就发!林飞,谢谢,真的非常谢谢你能来!”

王木兰很激动,林飞既然说来,那么就说明,他有把握医治好自己父母的病,想到这里,王木兰不禁舒了口气。

她但却不知道,远在京城的林飞,在挂了电话,连饭都不吃了,独自走到阳台上,脸色有点凝重的望着,那越来越暗的天空。

“你妹妹那个朋友父母的病,很难医治吗?”

林飞身后忽然传来诗雨寒的声音,她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林飞身边,与他一起望着天。

“我怀疑不是病,而是黑苗族的一种蛊,如果真的是蛊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甚至,恐怕是有人设下陷阱等着我去。”

林飞越说脸色越冷,目光中泛起了杀机,没有什么怪病,会让人变成王木兰父母那般,可如果是黑苗族的蛊,那么就很正常了。

但是王木兰只不过是一个偏远贫穷的山区副镇长,父母也不过是普通人,谁会对这样的人下蛊?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想将他引去,以达到某人那不可告人的目地。

诗雨寒听了林飞的话后,想也不想就直接以命令的语气开口:“既然如此,那你不准去!”

在诗雨寒的心里,她才不在乎什么狗屁朋友父母的命,因为她不希望林飞再去冒险。

可林飞却冷笑着开口:“既然有人如此精心布局,我不去,且不是浪费了别人的良苦用心?雨寒,你放心吧,这里是中国,加上我的身份,不会有什么暗界势力明目张胆对我出手……”

如果是国外的话,林飞或许会做出与诗雨寒相同的选择,毕竟他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但是这个国内,以他目前的实力,就算遇见不可力敌的对手,可要保命,还是搓搓有余的。

林飞的话说服了,诗雨寒她也只能点头,在嘱咐了林飞小心行事后,忽然来了句:“王木兰的事情,姑且不管,可赵梦婕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诗雨寒的话,让林飞的心咯噔一下,脸上忍着严肃的冷酷表现,一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无奈的笑容。

“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也帮我多督促,还有指点她一下吧,只有她剩下的时间内,将玄阴术下卷练到小成,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哼!”

诗雨寒瞪了林飞一眼后,冷冷一哼:“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还有今晚不准上床睡觉,给我面壁思过去。”

诗雨寒这话让林飞打了个冷颤,很显然她早已看穿了一切,只不过并没有言明而已。

“睡觉?今晚我可没有时间去睡觉,既然想去滩这浑水,那就必须要做好十足的准备!”

林飞自言自语地说着,带了一些东西去找了张轩,整整忙碌了一夜,第二天在跟家里道别之后,便登上了前往都江堰的飞机。

本来,白思若也想去探望王木兰,还有王木兰的父母,不过被林飞给拒绝了,他可不想带个拖油瓶去都江堰,毕竟那可是青城山的地盘。

而他,可是青城山的死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