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5章 这逼装得,我都忍不住给满分

林飞扔给那石少清排长的红本子,上面写着——

林飞:男!年龄24!安全部第九局,特别行动处少将……

上面盖着钢印,还有一些权限,尤其是在足够证据下,无需上报,可直接枪决一些权位不高,却严重违法之人。

这是上次,林飞与张轩见了那位大人物后,给予的特权,当然林飞也明白,获得这种特权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他需要承担某种责任。

心知自己拒绝不了的他,也只能去接受。

那些不知所措,一脸懵逼的三十多位士兵,被他们排长的话吓得,全都统一标准的立正,放下手中的枪,对着林飞行军礼。

那刚才还有点得意洋洋的许东明顿时傻眼了,一般团级旅长这种级别的,都会被称为团长旅长的,首长这种称呼,最起码都是师长以上。

他不相信,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林飞,会有如此大的来头,见被他叫来的石少清对着林飞行军礼,连忙大叫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是你们的首长?这年头造假证的那么多,这本所谓的证件,说不定,只是一本高仿的假证而已!”

许东明的话让那排长石少清身心一震,刚才忽然间看见那证件,当场把他吓了一跳,有些慌张,现在听了许东明的话后,逐渐冷静的他,也有点怀疑起来。

这关系再好,也不可能24岁就称为少将啊,更何况,他只听过安全部,可第九局,他在脑子里想一遍,可始终没有半点关于第九局的信息。

见石少清有点怀疑,许东明趁热打铁,指着林飞,像法官给罪犯定罪判刑般叫着:“好小子,不仅当众行凶杀人,现在有冒充军队高官,简直是罪上加罪,你死定了!”

“我还没无聊到,去冒充区区一个破少将,要不是上面有人硬塞给我,就算大将的位置摆在我面前,我都懒得去!”

林飞一脸不屑,句句都是发自内心的实话,可不知道他底细的人,却都忍不住心中泛起笑来,很多人都在想着:这年头见过装逼的,可眼前这位,这逼装得,我都忍不住想给满分。

“大将?林飞,你以为是过家家啊,就算要装逼,也装过了把,你这个没脑子的东西……”许东明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装逼?我需要吗,我身份是真是假,这位小排长打个电话回军区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林飞平淡地说着,他越是这样,许东明越是认为他在装,直到边上的石少清拿起手机后,林飞的脸色依旧没有半点变化,这许东明才略有一点不安起来。

“这林飞难不成还真是位少将?不……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少将?|

许东明在自己心里一遍又一遍否定这个想法,因为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一切都太可怕了。

然而现实对许东明来说,却是非常残忍了,五分钟后,当那排长石少清的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首长,非常抱歉,我不该对你产生怀疑,现在我们将全部听从您的命令,无论你下达任何命令,我们都将无条件执行!”

挂了电话的石少清再次立正行军礼,他身后的士兵也整齐一致!

“行了,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事情了,你把队伍带回去把,这件事,我自然会向上面反应的。”林飞很随意平淡地吩咐着。

“是!”

石少清连理都没有理会旁边,脸色已经非常不对劲的许东明,对着下属一摆手,高喝道:“立正!向后转,起步走!”

很快一行人迈着整齐一致的步伐消失在走廊的楼梯口,留下脑子一片空白的许东明,直到他的耳边,猛地响起了林飞的声音。

“许东明,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你呢?”林飞走到许东明身边,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冷冷的笑着。

害怕极了的许东明,还不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警告林飞:“林飞,你就算你大有来头,可我们许家也不是软柿子,我还是堂堂许家之主,你不能杀我,也没有那个权利!”

“我有这个权利,像你这种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下手的畜牲,我杀一千灭一万,只要心中有一点正义感的人,都会拍手鼓掌!”

林飞的话让许东明的脸色一变再变,要不是被林飞抓着肩膀,他那有些发软的脚,根本就站不住原地。

“林飞,你修得胡言乱语,别以为你有特权,就可以将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安置在我身上。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许东明不相信林飞能查出来,因为许兴国身上所动的手脚,是当年他害死自己亲兄弟的一直特殊的药剂,根本查不出来。

就算医药仪器,都很难检测出,这林飞只不过进去救了许兴国,前后不过半个多小时,怎么可能知道?

唯一知道真相的许泰运,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林飞杀了,许兴国当时还在昏迷,可以说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许东明坚信,林飞是想要趁机恐吓他,试图要让他自己露出破绽。

可林飞接下去一句话,却让他万分惊骇。

“告诉我,凝血散你是从哪里来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狗命!”

“你……”

许东明浑身发抖,目光也变得难以置信,比林飞救活许兴国,还有林飞的特殊身份还难以置信。

“你怎么可能会知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不会骗我的,他绝对不会骗我的!呃……”

有点儿疯狂的许东明,声音忽然间戛然而止,他的双手忽然间掐住自己的脖子,双眼瞪得滚圆,从脸到脖子一下子血红,张大嘴巴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很快黑色的血从他嘴中溢出,反应过来的林飞,根本来不及救人,许东明的气息便消失了,命丧当场。

几分钟后,检查完许东明尸体的林飞,眉头一皱:“好可怕的剧毒,几乎瞬间就要了这许东明的命,这毒是前不久有人下在他身上的,可究竟是谁呢?”

“难不成,对方也是冲着许家的玄火之晶来的?”

许东明的死,成为了林飞心中一个暂时无法解开的迷,他刚才一直都在抢救室,根本不知道许东明见过谁。

他将目光转移到了许泰鸿身上,问道:“我在抢救室期间,许东明接触过哪些人?”

“抱歉,我的注意力一直都是抢救室,连我爸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

许泰鸿有些不忍和难过,毕竟死得是他的生父,可他确实不知道,从许泰鸿身上得不到有用的线索,林飞便打电话,让人调查刚才来过的那些士兵,还有医院的所有监控视频。

当许泰鸿带着林飞,找到他这次目标玄火之晶后,关于许东明死前接触之人的调查最终结果也出来了,却让林飞非常失望,根本没有半点有价值的消息。可越是这样,就越让林飞觉得,许东明的死绝不寻常。

玄火之晶,就是一块通体似火炎之色的水晶,大小连巴掌一半的大小都没有,整体正方形,薄度跟林飞胸前的玉佩差不多,上面还雕刻着一只火红的生物,有点鸡型样。

确定是开启帝王墓,十二把钥匙之一的玄火之晶后,林飞也完成了他的承诺,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让许泰鸿的腿恢复一点点知觉。

后续治疗整整花费了他三天才完成,只剩的只需药物调理即可。

完成自己的承诺后,林飞便带着白思若坐上了京城的飞机,本来想将白思若安顿好在京城,然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每天就晒晒太阳,练练功,可有些事情,却总会出乎意料外的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