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60章 抓谁呢?

“哼!”

林飞轻轻一哼,心中的杀意淡去了不少,随着他的脚缓缓放下,许泰鸿,那一刻便感觉到了,死神几乎与他擦肩而过。

如果不少白若思,他此时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过他的心中却没有半点对死亡害怕的恐惧。

在他爷爷许兴国被送进抢救室,至今还在抢救中,还有他亲爹对许泰运残害他这一事,许泰鸿已经彻底绝望了。

一个绝望之人,又怎会害怕死亡?

“思若,我们走,先去杀了那个胆敢欺负你的许泰运,然后我带你离开这里,以后你就在京城定居吧!”|

林飞淡淡的说着,他已经想好了,以后就把白思若安排在京城,免得再遭遇不测,现在也就只有京城,才能算绝对安全的地方。

边上,钱海蓝被林飞那动作吓了一跳,也在又听见林飞说要去杀许秦运,脸色都变了,在她认为,能说这种话的人,要么是没脑子的莽夫,要么就是手上有人命的亡命之徒。

不过钱海蓝更偏向于后者,偷偷拿起手机想要报警,这时,一直没有现身宁路青终于出现了,心里害怕的钱海兰,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连忙像个小女人般,躲到宁路青身边,还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什么人,竟敢跑到我们宁家闹事?”

一家之主的宁路青,神态高傲地开口说着,林飞至今将其无视,刚想走,忽然间,好几辆车子在别墅外停了下来,七八个黑西装,神情严肃的保镖走了进来。

“大少爷,老爷让我们带你回去,希望你别为难我们!”

这些都是许家的保镖,早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许泰鸿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来意,他点点头,向那司机伸出右手,而后,那司机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许秦鸿。

而许秦鸿却将这个文件袋递给了白思若:“我知道你并不在真心想嫁我,我也利用了你的善心,这文件袋里,有我签名的离婚协议,还有一些我的私人财产,就当对你的弥补和道歉吧!”

“你的钱,我不能要!”白若思拿出离婚协议书,将剩下的东西都还给了许泰鸿,而许泰鸿在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后,便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

林飞也想走,可却被宁路青叫来的一群保安给拦住了。

见十几保安从门外走进客厅,宁路青一下子底气十足,“思若,你跟许泰鸿离婚我不反对,过几天,等许家的事情稳定后,你再嫁给许泰运吧!”

还真是一副亲爹命令亲女儿的姿态,其实许家还有白思若那点事,宁路青已经知道了,这让白思若嫁给许泰运的提议,还是许泰运在刚才,亲自打电话给宁路青的。

这许泰运可不是喜欢上了白思若,而是把白思若娶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去羞辱许泰鸿了。

“脑残!”

林飞用两个字代替了白思若的回答,然后扭头对着那些拦路的保安警告道:“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给我让开,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哎呦,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挺拽的嘛,这大半夜闯进宁总家里,还如此嚣张,哥几个,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子!”

随着保安队长的一声令下,那些被宁路青叫来的保安们,纷纷举着手中的电棍,向林飞为了上去。

“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365bet网址谁有林飞冷冷地开口,右手向上一翻,立刻就将他面前一个保镖给制住了。然后,他向后退开两步,双脚错开,一脚踹在了保镖的屁股上。于是,那个保镖身体失去重心,踉踉跄跄的向着前面冲去,扑进了那个拿电棍的同伴怀里。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保镖一起摔在了地上。

一抬腿,像秋风扫落叶般,一个横扫,瞬间所有的安保都哎呀呜呀的躺在地上,把宁路青和钱海兰都给看傻眼了。

那钱海兰一脸惊恐,害怕林飞因为刚才的事情心生不满,把他们也给打了,不过那宁路青虽然有些震惊,不过面色还是非常从容。

见林飞解决了拦路的保安后,竟然再次开口大喝:“小子,你给我站住,夜闯我们宁家,还打伤这么多人,你还想走?”

一听这话,林飞笑了,一转身很不屑地瞥了一眼宁路青:“就凭你还想拦我?本来我懒得理你,不过现在……别害怕,我不会打你,只是给你一句忠告,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句话,让宁路青瞳孔猛地一缩,不过很快,心中的心虚就消失了,反而脸上露出了冷笑:“小子,你还是先为自己目前的处境考虑考虑吧!”

宁路青的冷笑和底气,并不是他还有不为人知的底牌,而是别墅外所响起的警笛声,随着他的话说完,好几辆警车在别墅外停下,还有一队个个荷枪实弹的特警正从车上跃下,动作麻利的向别墅包围而来。

见手持钢枪的特警,即将冲进屋子,那宁路青脸上的笑容更冷了,而且冷笑之中还带着一丝得意,朝林飞继续说道:“小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下辈子,把牢底坐穿的。”

宁路青说这话信心十足,因为以他在岭南的关系,再让许泰运帮忙,让一个人把老死在牢里,那简直是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

可林飞也在冷笑,道:“你确定他们是来抓我的?而不是抓你?”

“抓我?他们怎么可能抓我?小子,这里可是我说了算!”

随着宁路青的话,别墅外的特警纷纷冲了进来,所有的枪口都指着林飞,警告道:“把手举起来!”

“我是宁家的家主宁路青,请问你们队长来了吗?”宁路青冲着林飞很不屑地一笑,然后走到一个特警面前,说道。

“宁先生你好,我们队长就在下面,马上就会上来。”一个特警大声地说道。

“宁叔叔,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希望没有来晚吧。”一个爽朗、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从楼下传来。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高约一米八、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年轻男子来到了二楼,进了大厅,老远就说道:“宁叔叔,究竟是那个不开眼的小毛贼敢在宁家头上动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诺,就是这个家伙了。”宁路青用手指了指林飞,说道,“就在这个人,闯进我们宁家,不仅打伤了这里的安保,还企图绑架走我女儿。”

“什吗?还有这事?简直是藐视律法,罪不可赦!”听到这里,年轻男子脸色顿时就是一沉,用凌厉的目光打量着林飞,问道,“你小子不想活了,竟敢在这里闹事,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给我带走!”

听到命令,旁边的两个武警就要上前去抓林飞的手臂。林飞轻轻一振手臂,那两人登时就摔倒在了地上。这一下,一群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小贼如此厉害。

“给我抓起来!如有反抗,你们自己看着办!”年轻男子冷冷的说道。

“住手!”

就在这时,响起一声响亮的高喝,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身体笔直的大步走了进来,那青年见状连忙上去:“张局长,您怎么也来了?”

“我奉命将宁路青带走调查,并且查封他名下所有财产,包括他的子女妻儿统统带走!”

这张局长一句话把所有人都惊傻了,那宁路青脸上更是完全不相信,脸上努力挤出一点笑容道:“张局长,您是不是弄错了?我可没有干违法乱纪的事情,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啊。”

说这话的时候,宁路青还特意看了一眼林飞,白若思也一脸不解,虽然现在她对宁路青没有什么好感,可也不希望,林飞以权谋私,胡乱报复她生父。

可林飞却忽然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别把我想得那么坏,这事,是他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报应,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