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59章 哪来的野亲戚?

宁家,建立在市中心附近一片绿意黯然的湖边小区中。在青翠欲滴的绿竹林中,城堡一样的欧式别墅掩映在一片葱翠中间,神秘而充满贵族的气质

旁边,还有几幢同样的别墅,每一幢都静美轮绝、造价不菲。

急急忙忙赶来的林飞,好不容易找到准确地址,结果却被一保安给拦住了。

“哎!你干什么的?”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耳麦的男子对着林飞喝问,一脸警惕的说道。

“我是来找人的。”林飞冷冷地回答着,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人来之前的激愤和惶恐,因为时间都这么久了,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他无法改变过去,只能试着挽回白思若的未来。

“找人?找谁?”很显然,这个保镖不相信林飞的话。

“我来找我的妹妹。”

林飞指着那宁家那灯火通明的豪华别墅,继续说道,“这家的主人是姓宁,对吧?他们家最近多了一个女儿,那就是我妹妹,麻烦你让开。”

保安这种职业,都是卑躬屈膝的辛苦职业,以林飞的身份,他也懒得跟一个普通人斤斤计较,那样显得有**份。

“你确定是来找人的?怎么听你的语气这么不肯定呢?你叫什么名字?”

那保安一脸怀疑,很认真地打量着林飞的说道,自从宁家多了一个私生女,这几天就经常遇见乱攀关系的野亲戚。

“我知道她住在这里,但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至于我的名字,我叫林飞”林飞如实回答。

可那保安一听林飞这话,那怀疑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说道:“不管你是谁,我劝你立即离开。这儿不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

“你什么意思?什么不是我这种人来的地方?”林飞眉头一皱,随即脸色也冷了下来。

365bet网址谁有“怎么?非要我说明白?哥们,劝你在外面小打小闹下还行。这块地儿可不会任由你胡来。这边二十四小时都有安保和监控。我劝你还是打消这种念头吧。”保安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道,感情他把林飞当做跑来踩盘的‘梁上君子’了。

“我确实是来找人的。”林飞说道。

“好了,在我报警前你走吧!我们以前逮住的,也都说自己是来找人的,结果送到公安局一查。嘿嘿,都留有案底。”

“算了。我不想和你解释了。”林飞没好气的说道,跑过去就按响了豪宅门口的门铃。

“哎!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按!”那保安被林飞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阻止,说道,“你如果再不走的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你有病啊。”林飞郁闷的说道,“如果我是来踩点的,会这样光明正大的跑来去按人家的门铃吗?”

正当林飞一忍再忍,郁闷的都想揍人的时候,一辆车子忽然间停了下来,一下子吸引了林飞和那保安的目光。

随着司机打开车门,从后备厢拿出轮椅后,搀扶下,许泰鸿坐上了轮椅车后,这时别墅的门也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保姆。

见许泰鸿来了,那拼命阻拦林飞的保安,连忙丢下林飞,热情地上前帮忙。

“许少爷,您慢点……大哥,前面有台阶,我们一起抬……”

林飞也很自觉的走了进去,那保安一回头,见林飞竟然厚着脸皮偷跑进来,二话不说就去拉林飞。

“卧槽,你这小子,一下没看见就偷溜进来,给你一点颜色,你还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了?”

那保安一伸手,就企图抓住林飞,将他控制住,可手刚触碰到林飞的瞬间,他就感觉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一下子就将他摔飞了出去。

“哎呦喂,我的妈呀!”

那屁股朝上,以狗吃屎姿势摔在地上的保安,顿时就疼得直叫妈。

“怎么回事?”

随着一带着略有气势的女人声,穿着白色上衣,褐色长裤的钱海兰,缓缓走二楼走下来,见到许秦鸿后,脸上连忙露出了笑容。

“许少爷,你来找若思啊,正好,这丫头一回家就一个劲地哭,也不知道怎么了,你赶紧去劝劝!”

着钱海兰的话,一下子触动了林飞内心某根神经,忍不住大吼道:“若思她怎么了?她在楼上哪个房间,我要马上见她!”

林飞的话,把钱海兰给吓了一跳,刚才她还以为,不起眼的林飞,是许泰鸿的新保镖呢,被惊吓到的她,连忙打量了林飞几眼。

眉头一皱,问道:“你谁啊,怎么认识我们家

思若的?”

边上那保安,一听,这可是自己难得表现的机会啊,趴在地上也不起来,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喊着。

“宁夫人,这小子刚才在别墅外贼眉鼠眼的,还说自己是白小姐的哥哥,趁着许少爷进屋,也跟着偷偷跑了进来……”

为了得到宁家的嘉奖,这保安夸大其词的说着,顿时屁股上狠狠挨了林飞一脚,直接飞了出去,脑袋撞上沙发,当场晕了过去。

随即,林飞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的确是思若的哥哥,她爷爷白忘川也同样是我的爷爷……思若,我是林飞,赶紧出来见我!见我!”

林飞的声音,在整个别墅内回荡,二楼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白思若,听见这声音,眼睛都哭红的她,整个人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林飞哥,是林飞哥来了!”

激动的白思若连忙将被子下的头钻出来,飞快下车,连形象也不顾,直接开门飞奔下楼。

就在她开门的瞬间,一楼忽然传来钱海兰的声音:“你说是思若的哥哥就是啊?不管你哪来的野亲戚,别想妄想依靠思若跟我们宁家攀关系,在我报警之前赶紧给我滚!”

钱海兰的语气尖酸,略带一点儿刻薄,把林飞当成了想要跟宁家拉关系的势利小人。

而就在这时候,白思若已经从二楼飞奔下来,一下子扑进了林飞坏了,哭喊着:“哥!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也不知怎么,白思若一扑进林飞的怀中,就感觉到一种无法言语的安全感,心中一直忍着的委屈,在这一瞬间,全都化为了泪水。

那哭声让林飞心疼,让刚才叫骂林飞是欲攀关系野亲戚的钱海兰,脸色一变,那样子,似乎被人在她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别哭了,怪,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跟我说,我一定替你出气!”

林飞轻轻揉着白思若的小脑袋,然后将她的脸捧起,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纸巾,轻轻替白思若这只小花猫擦拭着。

对于林飞的话,白思若没有丝毫怀疑,因为段贺山都对他敬畏三分。

就在这是,许秦鸿竟然挣扎着从轮椅上爬了下来,扑通一下摔在了地上。

“大少爷!”边上的司机见了,一脸担忧心疼,连忙伸手欲去搀扶许秦鸿,却被他给阻止了。

“别扶我,这是我欠思若的一个道歉,我不该利用她,她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

说话的许泰鸿,那一刻简直像一个硬汉般,双手支撑着残废的双腿,当他完全跪在白思若面前,向白思若道歉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冷汗。

可林飞却没有半点怜悯,尤其是听到许秦鸿竟然利用白思若,再联系到手机那听见的声音,一下就怒了。

“原来,你就是欺负思若的罪魁祸首,给我去……”

林飞边说边抬腿,打算一脚踢死许泰鸿这个混蛋,可却抬腿的瞬间,却看见,白思若挡在了那许秦鸿面前。

“哥,其实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双腿被自己的亲弟弟找人撞得残废,而且欺负我的不是他,是他的弟弟,如果不是他,我的清白就被那个畜生给糟蹋了!”

善良的白思若,终究忍不住替许泰鸿辩解,因为这个男人太可怜了,而且他在不知道林飞身份情况下,支撑残废之身完成下跪道歉。

在他跪下的那一刻,白思若便已经原谅释怀了,至少她拥有的并没有失去,而许泰鸿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