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58章 这剧情,不是一般狗血(终)

远在京城的林飞,好不容易接起白思若的电话,却发现根本没人回答他,只一些嘈杂的声音。

这一反应顿时让林飞有点心生不安起来,忽然间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大嫂,原来你喜欢在这里地方玩啊,正巧我也喜欢,只不过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姿势啊……哈哈哈!

“大嫂?这什么情况,该不会是有人打错电话了吧?”正当林飞为大嫂这个称呼疑惑不解的时候,手机里响起白若思的声音。

“你在酒里面放了什么?”

“大嫂,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在酒里只不过放了一些,让身体发软的药物而已,脑袋里的思绪还是会保持清醒的,因为我想在大嫂你清醒的时候,帮大嫂你一解寂寞的心,要不然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那你也不是喝了红酒吗?你怎么没事?”

“我当然是提前服用了解药了,大嫂,我不会伤害你的,反而会好好的疼爱你,替我那个废物大哥,完成一个丈夫对妻子该有的责任!”

“许泰运,你畜生不如。”

“咔嚓!嘟嘟嘟……”

正当林飞听得火冒三丈的时候,手机传来一声咔嚓,随机便是嘟嘟嘟的声音,再打已经关机了,很显然,白若思的手机,已经被踩碎了。

身处京城的林飞,根本不知道白若思在哪,心急如焚的他,连忙翻找段贺山的电话,现在的他也只能指望通过段贺山找到白思若的下落。

见林飞心急的样子,赵梦婕也不再跟他斗嘴,很自觉的退走。

很快,段贺山的电话通了,意外收到林飞来电的他,有些兴奋,拿着手机就热情的打招呼:“林先生,今天是什么日子,您……”

热情的段贺山,话还没说完,那热脸就贴了林飞的冷屁股上。

“我没空跟你屁话,告诉我白若思现在的下落,要是她出了意外,我就让你给她陪葬!”

林飞几乎是拿着手中在吼,吓得段贺山瞬间冒出冷汗,连忙解释:“林先生,白小姐怎么可能出事,她都已经找到了亲生父亲,叫宁路青,还是岭南一个挺有名的企业家……”

段贺山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告知了林飞,也说出了他的苦衷,不知道他不照看白若思,而是倔强坚强的白若思,一次次拒绝他的帮助。

加上宁家一家人表现对白思若的热情,段贺山也没有过多插手白若思的私生活,免得影响了她该有的生活。

“你最好祈求她别出事,否则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完,林飞便挂了电话,随后连忙打电话让张轩安排去岭南的飞机,没有客机,就直接调配军机。

张轩见林飞这么见,本来想稍微询问一下,可一想到岭南似乎没有什么牛逼的暗界势力,也就任由林飞去了。

只要他别把事情闹得太过分就行,随后林飞将自己临时去岭南的原因告诉了诗雨寒,让她与林雅宣在京城老实呆着,哪也不准去。

……

与此同时,岭南,皇庭大酒店,被许泰运堵在卫生间的,白思若四肢无力的依靠在墙壁上,咬着牙怒视着一步步想她靠近的许泰运。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可能面临的下场,白思若满脸泪水,可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有引起许泰运的怜悯,反而更加激起,许泰运的野兽之欲。

当白若思被许泰运按在卫生间地上的时候,挣扎不开许泰运兽爪的她,含着泪叫骂着:“许泰运,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你不得好死!”

这句话,让许泰山的行为,瞬间静止了,就当白思若以为,她这句话骂醒许泰运的时候,谁知,许泰运笑了。

只不过他笑得很冷,甚至还有一丝狰狞!

他接下去的话,完全颠覆了白思若的想象。

“大嫂,这句话你还真说对了,我也认为自己畜生不如,要不然我为什么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能够下毒手呢!”

许泰运并不急着对白思若下手,他认为白思若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没人能救得了白思若,因此今天留给他的时间非常充裕。

一整夜,足够他完成在白思若身上所有的幻想。

他将白思若压在身下,看着白若思那震惊的样子,忍不住吹着气继续诉说他的壮举。

“这个世界上往往畜生不如的人,能够享受美好人生,就像我现在这样,只要我想要,就连亲大哥的女人,我都可以随时得到……多亏当初我找人把他撞成了残废。”

“泰鸿的车祸不是意外?”白若思的表情由震惊变成了惊骇,整个人也处于一种难以置信的状态中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意外,要怪就只能够怪他光芒太过耀眼了,因为他的存在,我再怎么努力,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全部被人给忽略了。”

“他们这些无知的蠢蛋总是要我向我的哥哥学习,难道我就是我哥哥的附庸品吗?难道我许泰运只配做他的影子吗?我有哪里比他差了,我到底有哪里比他差了?”

许泰运的情绪失控了,狰狞的脸上是疯狂的笑容,野兽般的姿态显露无疑:“你看现在多好,就算我整天花天酒地,所有人还是围绕我转,因为我是许家唯一的希望。”

“还包括,他名义上的女人,也被我压在身下,即将任由我玩弄!”

说到这里,许泰运心中有着无比的畅快,越来越兴奋的他,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邪念,就在他准备去撕开白思若的衣服时。

负责把门的萧志业,一下子从门外飞了进来,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把许泰运吓了一跳,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许泰鸿被人退了进来。

“我的好弟弟,你还真是我的好弟弟啊!”

许泰鸿一脸阴沉,整个人身上都是杀意,他身后跟着数个保镖,让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许泰运,脸色一变。

“哥,你怎么在这里?”

这下,轮到许泰运脸上的表情,变得难以置信,不过他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因为许泰鸿已经废了,他是许家唯一的希望,纵容他有错,可为了家族的传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许家之主,也就是他父亲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对当年的事情一直都在怀疑,因此我对任何人都多了一份戒备,也包括萧志业,得知你想对思若下毒手,我就来个将计就计……”

许泰鸿的话,让受惊,脸上都是泪水的白思若,默默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许泰鸿面前,狠狠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混蛋!”

丢下一句话,白思若哭着跑出了卫生间,许泰鸿连忙对身后一个保镖吩咐:“保护少奶奶回家,别让她出事,明天我亲自向她解释!”

“是!”一个保镖连忙追了出去。

半小时后!

随后许泰鸿将他的弟弟许泰运带回了家里,当他拿出所谓的证据之后,他父亲许东明一开始的确大发雷霆。

可随着许泰运爆出一条惊人的消息后,许东明沉默了,因为他这个家主之位,也是通过不光明的手段得来的。

当然,这件事情,许泰运是在私下爆出的,因为这有这样,才能威胁到他的亲生父亲。

加上许泰运已经是许家唯一的希望,这件事情,正如许泰运所想一样,许东明的确是‘狠狠’的处置了他,却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处置。

这一结果,差点把许泰鸿气得吐血,不服的他便去找爷爷,然后,他是差点气吐血,许老爷子却活生生的气吐血。

许老爷子被送往医院急救,感觉被这个世界丢弃的许泰鸿,心里清楚,一旦爷爷出现意外,他那个弟弟一定会趁机以此为借口铲除他这个隐患。

“我可以死,但是绝对不能连累思若!”

想到这里,许泰鸿连忙让跟随他多年的司机,送他去宁家,想着必须连夜将白思若送离这个是非之地。

却意外在那遇见了急匆匆,乘坐军机赶来岭南的林飞,遇见了改变了他一生悲惨命运的贵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