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57章 这剧情,不是一般狗血

自从白忘川死后,白思若在渡过最初的伤心之后,努力恢复到了过去的生活状态。

或许白忘川在天之灵的保佑吧,一心想要找到自己亲身父母的白若思,在苦苦找寻了多年未果情况下,却在段贺山的帮忙下,短短几天就找到了她的亲生父亲。

白若思的生父叫宁路青,还是一位挺不错的企业家,这宁路青现任妻子,却不是白若思的生母,还生了一个女一子,男的仅仅比白若思小一岁,女的大她二岁。

一般正常情况下,哪个女人会愿意,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找上门,说是自己丈夫的私生女?可宁路青的现任太太对白若思非常热情。

甚至还主动替宁路青认下白若思这个便宜的女儿,各种热情,各种主动将白若思认进宁家的门,简直都快将白若思当成自己亲生女儿。

单纯的白思若,在失去白忘川这位唯一亲人情况下,就被忽悠着,将户口名改到了宁路青名下,正式成为了宁路青的女儿。

然后她才发现,自己这个后妈的真实目地,因为宁家,与岭南鼎鼎有名的许家有联姻,这许家,家大业大,绝不是宁家得罪的起。

可偏偏这许家有两位少爷,大少爷是个残疾人,双腿高位瘫痪,还不能人道,二少爷是一个花天酒地的花花大少,用混蛋都不足以去形容。

这宁路青的老婆钱海兰,正为与许家联姻的事情发愁呢,结果白若思凑巧撞上门来,不想自己亲身女儿被糟蹋的她,就把歪主意打到了白若思身上。

而宁路青听闻钱海兰的计划后,对白若思没有半点亏欠之意的他,为了不得罪许家,毫不犹豫把白若思推向了火坑。

一哄二骗三忽悠之下,仍是把白若思忽悠成了许家那位残废大少爷,许泰鸿的合法妻子,直到结婚证摆在白若思面前,她整个才彻底傻了眼。

想要反悔的她,又经不住宁路青和钱海兰的苦苦哀求,答应跟许泰鸿假结婚一年,可谁知道一年之后,纠结会发生些什么事。

这白若思其实底子不错,也算听漂亮的,只不过不会打扮而已,可成为许家大少奶奶后,自然而然的打扮起来。

一下子就从灰姑娘变成了美丽出尘的公主,加上她的身份,去了几次许家后,让许家二少爷,那位花花大少看了之后,心痒痒。

许泰运在看见变成公主般的白思若后,便想到:“反正大哥那方面也不行了,嫂子这么漂亮,给大哥反正完全就是浪费啊,还不如自己……替大哥,把洞房给圆了!”

这禽兽般的念头,一经在许泰运心中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强力。

最终在这天,因为许泰鸿要去医院做定期检查,他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他买通了许泰鸿的贴身保镖。

下午五点多,阵阵秋风吹拂着大地,许泰鸿去了省城检查身体,至少需要明天才会回来,得到许泰运指示的萧志业,开车来到了宁家的别墅门前。

虽然白思若与许泰鸿领了结婚证,不过婚宴还没有举办,因此白思若还暂住在宁家。

萧志业敲开了宁家的门,表面来意后,见白思若从别墅中走出来,连忙上去恭敬的说道:“白小姐,我们大少爷想约你一起吃晚饭!”

表示对白若思的尊重,就连许泰鸿也直呼白若思为白小姐,这萧志业也只能称呼白小姐。

“吃晚饭?”

白若思愣了一下,那许泰鸿她见过数次,人长的很帅,而且博学多才,又客气非常有礼貌和幽默,唯一可惜的,他是一个残疾人。

如果是对方是个正常人,白若思还真不介意与这样一个人结婚,当然,许泰鸿不残疾的话,也轮不到她。

愣了一会的白若思,点点头:“你等我一会!”

许泰鸿经常约她出去吃饭,散步,看电影等等,还挺得懂浪费,并没有因为残疾而扭曲,而且变得更加坚强和乐观。

加上又是许泰鸿的贴身保镖来邀请,这白若思没有半点怀疑。

几分钟后,白若思换了一身衣服,稍微打扮了一下,再次走出来。

“白小姐请。”萧志业为白若思拉开了车门,在白若思上车后,随后便驶离小区。

萧志业将白若思带到了,许泰鸿常带她去的皇庭酒店,这里装饰豪华,还隐隐还有一种皇家的风味,在这里面吃饭能够给人一种贵族的优越感。

萧志业将白若思带进包厢后,他便退出了包厢,然后自觉的将门给关上了。

许泰运坐在了餐桌前,眼神玩味的打量着白若思,完美地隐藏心中的念头,嘴角是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大嫂,我怎么看你不太高兴啊?难道就这么不想和我见面吗?”

“怎么是你?不是说泰鸿约我吃饭吗?”白若思柳眉微微皱起,心中有了一丝戒备,因为许泰鸿让她尽量远离许泰运。

365bet网址谁有“不以大哥的名义约你,你会来吗?你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明知道我大哥是残疾人,还不能人道,你究竟为何目地同意跟我大哥结婚的?据我所知,你是宁路青的私生女,过去很穷,如果是为了钱,说个数字,我给你,麻烦你马上离开我们许家……”

许泰运振振有词的说着,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严肃,似乎真的在质问白思若,却白思若被他的话吓得有点儿傻样,连忙一笑,起身很绅士地为白思若拉开了一张椅子。

“大嫂,你不要站着啊!坐吧!”

白若思坐了下来,然后说道:“许泰运,如果这是泰鸿的意思,你让他亲自来问我,说真的,我还真不屑跟你们许家扯上关系。”

“大嫂,看来你和我大哥的感情进展挺不错啊,都直接叫名字了,还这么熟练!这只是我的个人胡猜,不过见大嫂你如此激烈,我想是我多想了,这样,为了道歉,我自罚一杯。”

许泰运说着,一口气干了面前的红酒,然后在自己酒杯里大半杯,又在另一个杯子里,到了一点点。

他将另一个杯子端到白若思面前,说道:“大嫂,这杯我敬你,你可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我许泰运向来都是别人给我面子,我给别人面子这还是第一次。”

白若思看着面前的红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端了起来,喝了一口,她并不知道许泰运一直想要得到她的心思。

“大嫂,你这么漂亮,嫁给我那个残疾的大哥,简直是暴遣尤物!”

许泰运见白若思喝下了一口红酒,知道白若思逃不走的他,忍不住对白若思开始动手动脚。

“啊!”

被许泰运摸了下脸的白若思,像受惊的兔子,抬脚就是一脚狠狠踩在许泰运脚尖上,在他惨叫的同时,转身就跑。

一拉开包厢门,却发现萧志业正挡住楼梯口,而许泰运已经追来,仓皇之下,连忙逃向洗手间,边跑边拿出手机。

“大嫂,这事可是大哥默许的,否则他的贴身保镖为何会将你带来这里?”许泰运肆无忌惮的笑着,许泰鸿那边,他早有安排。

听见许泰运的话,跑进卫生间,反锁上门的白若思,又急又怕,嘴里不停嘀咕着:“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间,白若思想到了林飞,连忙从手机电话簿中找出到林飞的手机号,连忙拨打了过去。

可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好不容易电话通了,结果卫生间的门也被萧志业给踢开了。

“砰!”

门被踢开的巨大声音,吓得心中本来就慌张害怕的白若思,手一抖,手机便掉在了地上,刚想去捡却发现,四肢发软,身体里面的里力量好像一下子被抽干了一样。

手机听筒传来林飞的声音,可白若思已经没力气去捡手机,回答林飞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