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16章 最后的道别

“救……”

看见房间里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人,林雅萱下意识就想喊叫,可她还来不及喊出第一个子,就感觉浑身一麻,整个人顿时瘫坐在地上。

瞪大双眼的她,眼睁睁看见忽然出现在房间中的黑袍人越走越近,想呼喊救命,可却连张嘴都做不到,浑身如同打了麻醉般失去了知觉。

“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

林雅萱的耳边传来如春风细雨的声音,仿佛拥有一种魔力,让林雅萱紧张的心,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紧张的心也变得轻松。

紧接着,林雅萱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诗雨寒的房间中,林飞正坐在床边,望着床上的诗雨寒问道:“雨寒,你究竟跟雅萱说了什么,她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得,还让我晚上来陪你,这完全不合道理啊!”

“她让你来你就来啊?你平时那么聪明,现在脑子呢?给我滚回去,今晚好好去照顾雅萱,毕竟……”

诗雨寒并没有一口气说完,其实她心里也很内疚,任务林雅萱孩子没了,她也有一部分责任。

而林飞顿时一阵无语了,这诗雨寒昨天还主动找上门,今天就把他往门外敢,林雅萱也是,这下他,都成为爷爷不疼,姥姥不爱,无家可归的可怜娃了。

林飞知道诗雨寒向来说一不二,刚起身,房间的窗门忽然开了,一阵风吹了进来,顿时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一股香气。

一瞬间,让林飞和诗雨寒都产生了眩晕的感觉,连忙闭气,却发现一道黑影冲了进来,拳影宛如风般密集,一下子就让林飞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

边上的诗雨寒见状,便出手去帮助林飞,可一时间两个人联手,竟然都奈何不了对方,而且一交手,对体力消耗很大,体力消耗自然需要更多额氧气。

没坚持三秒钟,林飞和诗雨寒只能再次呼吸,想解毒,可惜对方并没有给两个人机会,最可怕的是,可怕服用了龙鸣蛇胆和幽兰花的诗雨寒,也抵抗不了这种香气产生的眩晕。

仅仅只是比林飞多坚持了半分钟,然后就瘫软倒在了床上。

这带着面具的黑袍人,正是出现在林雅萱房间的那个神秘人,依靠着最后一丝意识,诗雨寒摇晃着头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

随着对方的话音落下,诗雨寒也彻底晕了过去,而神秘人却将倒在床上的林飞抱上了床后,白皙精美的右手,轻轻抚摸着林飞的脸,那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母爱。

随后神秘人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如果此刻林飞醒着的话,一定会非常惊骇,这个眼神中流露出母爱的人,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林婉若,也就是他的生母!

就如她的话一样,在所有知道林婉若这个人的眼中,林婉若已经死了近二十年,可她却活生生出现在这儿,那美丽的容颜上,岁月似乎并没有留下任何足记。

“我的孩子,真是苦了你,可肩负在我身上的责任,还有命运却让我别无选择,或许这次我们最后一次相见,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因为真相有时候对你而言,过于残忍,加油吧,当你成为最强的时候,或许……”

林婉若双眼之中满是泪水,那双眼之中满是不舍和说不出的难言,道不尽的苦楚!

随后,林婉若咬破自己的手中,将一滴血滴落在林飞胸前的那玉佩之上,也同时从林飞手指尖挤出一滴血,落在那玉佩之上。

做好一切后,又为林飞注射了一支药水!

昏迷中的林飞眉头紧皱,他的身体开始如火一样的发烫发热,本来的撕开自己的衣服,嘴巴干燥迫切需要水的滋润,于是昏迷中的他开始寻找水源。

忽然一个火热又湿润的水源贴了上来,带着一个如魔鬼般呢喃的嗯哼声,诱导这昏迷中的林飞,不停索取那水源内的甜美之液。

忽然一双白嫩的双手楼上林飞的脖子,那双手的主人正是倒在他身边的诗雨寒,她的身体阴冷渴望着边上的炽热,来温暖自己的身体。

那玉佩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如同月光般将林飞与诗雨寒笼罩其中。

“希望你们能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或漂亮的孙女,如果我们还能活着再见的话,我一会尽全力,弥补我亏欠你的母爱——再见了,或许这一别,将是永恒……。”

走到房间窗户边的林婉若,回头看了眼,已经抱在一起的林飞和诗雨寒,嘴微微一笑,一阵风吹过,眨眼之间,窗户外的人影瞬间消失了,仿佛他从未出现过一样。

……

不久后,当林雅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一个漂浮着各种药材的水桶中,顿时——

“啊!”

一声穿透整个屋顶的尖锐叫声,在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房间中回荡着。

“一醒来就这么精神,看来药效不错嘛!”

戴上面具和黑斗篷的林婉若,出现在林雅萱的视线中,而见到来者的林雅萱,顿时吓得闭上了嘴,目光慌张害怕的盯着那样子狰狞的面具。

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足足十多秒才开口:“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你不是想成为武者嘛,我在帮你呀,别那么怕我,我是女人,又不会吃了你!”面具下的林婉若露着微笑说道。

她的时间不多了,出现在这里也并非偶然,而是林飞胸前那块玉佩的功劳,因为她的胸前,也挂着一块与林飞胸前一模一样的。

当林飞胸前玉佩发光的时候,林婉若胸前的玉佩也会闪烁光芒,突然某种信号接收器般。

闻言,林雅萱一下子激动起来,连忙问道:“你说真哒?”

激动过后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松开了,连忙又挡到了自己的胸前。

“当然,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帮你调理好身子了,一般的武功你依旧练不了,不过玄阴术却没有这个限制,这是上下两卷,你拿回去,自然就知道该怎么练了,现在继续好好睡一觉吧!”

话音落下,林雅萱还没有看清就被击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林飞揉了揉头,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猛地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浑身一颤,却发现,自己身上正压在一个人。

仔细一看,趴在他胸前的正是诗雨寒,紧闭的双眼随着他的身体一颤,缓缓睁开眼睛,然后低头看了看被窝里的情况,又继续趴在林飞身上。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可刚才林飞可是看得非常清楚,两个人都光着身子呢,一下子导弹瞬间上了高射炮。

感受到林飞那不自然反应的诗雨寒,用手指了指林飞左边。

一扭头,林飞顿时吓了一大跳,左边竟然躺在林雅萱,眉毛一动一动的,微微撅起小嘴,还挂着晶莹的口水,像只小猫咪蜷缩在他边上,怀里抱着一个枕头,也听不清她在嘟囔些什么。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林飞拍了拍脑袋,他宁愿眼前这香艳的画面,只是他的一场梦,如果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可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直到半个小时候,林雅萱醒了后,解释了她昨晚遇见的情况后,却让林飞陷入了更深的疑惑,不过哪怕林飞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昨晚的人竟他的生母——林婉若!

有着自己难言之隐的林婉若,却不敢与林飞相认,似乎还要去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否则也不会跟林飞进行最后的道别。

整整想了半天,想到头脑都快炸了的林飞,一点思绪都没有的他,才下了床,走起路来,一只手撑着腰。

以他那般强悍的身体,都腰酸,可见昨晚又多疯狂,被调理好身体,或者说在林婉若帮助下,身体重获新生的林雅萱,昨晚也被林婉若给扔进了‘战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