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315章 孩子没了

当林飞追出去的时候,却被徐阳给拦住了,昨天林飞忙忙碌碌的一直没有停歇,因此徐阳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并没有询问林飞。

因此刻意又多等了一晚上的徐阳,见林飞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好,还以为林飞又遇见什么急事要走,心急等得不耐烦的让,连忙上前阻拦林飞。

“我说小子,你一大早连裤子都没有穿好,急着去哪啊?”

徐阳挡路,林飞怎么可能过去,心急的他连忙回答:“我追我媳妇去,前辈麻烦你让一让,有什么事晚点再说!”

“也没什么事情,就一句话,告诉我,你师父现在人在那儿就行了!”徐阳问出了他心中最想知道的事情。

林飞如实回答:“死了!”

虽然林飞实话实说,可他脸上那急切的表情,却很像在敷衍的样子,让徐阳听了根本就不相信,当林飞欲越过他的时候,再次被徐阳阻拦。

“小子,我跟你说认真的,你别用这种话敷衍我,你师父怎么可能会死?”

如果林飞一开始就这么说的话,徐阳或许会相信,可现在,徐阳根本就不相信。

“我说真的!”林飞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无法得到徐阳的相信。

就在林飞急不可耐的时候,穿好衣服的诗雨寒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着不相信的徐阳说道:“林飞说得都是真的,我们师父活阎王真的死了……林飞,你赶紧去追林雅萱吧!”

“死了?活阎王死了?”

一脸不可置信的徐阳,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不过他也不再阻拦林飞。

当林飞下了楼之后,并没有看见林雅萱,只有正在吃早饭的艾伦,还有艾露西等人,林飞连忙追问:“艾伦,雅萱呢?”

“雅萱姐说她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不过她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艾伦喝了一口鲜牛奶,然后才回答道。

林飞二话没说就追了出去,一跑出别墅就看见跌跌撞撞的林雅萱走出了别墅的庭院外。

“嘎吱……”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在林飞的视线中,陡然看见一辆奔驰轿车的车头,狠狠的撞在了林雅萱的腹部,将林雅萱整个人都撞飞了出去。

“该死!”

林飞大叫一声疯狂地冲了出去,连忙将被车子撞飞的林雅萱扶了起来,此刻林雅萱身上都是血。

“雅萱,你醒醒,千万要坚持住啊……”

林飞一边叫喊着一边救治着林雅萱,最终人是就回来了,可是林雅萱肚子里的孩子却没了,这让林飞既痛苦又自责。

半个小时候,当林雅萱从床上醒来,虚弱的她睁着双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边上的林飞连忙问道:“雅萱,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

“没事,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林雅萱平淡的开口说着,让林飞有种说不出来的心疼,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诗雨寒走了进来,对着林飞说道:“你出去吧,让我跟林雅萱单独谈一谈!”

“这……好吧!”

迟疑了足足三秒钟,林飞才点点头走出了房间,不过他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房门口,有点心神不安的走着。

房间里,诗雨寒望着林雨萱,一脸平淡的问道:“有何感受,当你推开房门,看见我与林飞在床上相拥在一起,有何感受?”

林雅萱看了诗雨寒一眼,面无表情的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见状,诗雨寒便坐到了床边,似乎像是在对林雅萱说话,也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

“那一刻你心中的感受我能理解,因为当我第一次知道你身份的时候,我甚至也有过杀了你的冲动,那种感觉,比自己失去最心爱的东西还难受……”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或许你听完我与林飞所有的故事,就明白了……我第一次见到林飞时,我才十三,而他比我小一点,我们相遇在一艘货轮的船舱……”

那时候,船舱里足足关押这五百个小孩,可负责关押他们的人,一开始每天只给四百个馒头,也就意味着,将有一百个人饿肚子。

那时候瘦弱的诗雨寒,像所有被欺负的女孩一样,只能躲在一边,不但要忍受饿肚子,还有忍受其他差不多同龄的孩子欺辱。

但是诗雨寒是幸运的,因为她遇见了林飞,而其他人,要么活活饿死,要么被同伴欺辱而死。

因为负责看押之人,在尸体没有发臭之前,是不会将尸体从船舱中扔进海里,后来为了活下去,一些十多岁的孩子,开始了依靠死去之人活下去。

甚至到后来,除了淡水和生火的工具与材料外,连基础的馒头都没有,于是乎,杀人就此开始,地狱也从那一刻伴随着他们,直到死亡……

诗雨寒整整花费了一个下午,才说完她与林飞在地狱之岛上的故事,诗雨寒脸色平淡,经历一次次死亡的她,可说起话来,却仿佛在向林雅萱讲述另一个故事。

哪怕林雅萱已经在亚瑟海湾那儿听过一些,可比起诗雨寒一字一句的详细,林雅萱震惊了,也迷茫了。

这一刻,她仿佛感觉自己才是林飞与诗雨寒之间的第三者,她才是那个万恶的女人。

“雨寒姐姐,谢谢……”林雅萱忽然的一句话让诗雨寒愣住了。

好奇的诗雨寒开口问道:“谢什么?如果你愿意,以后我们三个人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何必言谢?”

林雅萱摇摇头,让诗雨寒不由得眉头一皱,正当时诗雨寒以为林雅萱不同意的时候,林雅萱却淡淡一笑。

“不,我必须谢你,是你一次次帮助林飞,不顾一切地救他,跟你相比,我简直就是一个累赘,一个没有的花瓶而已……雨寒姐姐,我想成为跟你一样的强者,你能教我吗?”

在听完诗雨寒与林飞之间的故事后,林雅萱下了一个决定,她也想变强,不在成为一无是处的累赘,她也想站在林飞左右,而是只能躲在林飞身后。

可诗雨寒的回答,让林雅萱几乎绝望。

“抱歉,你的骨骼已经定型了,筋脉定型了,除非是地狱之岛否则你根本没有希望成为武者,可就是地狱之岛,你也必死,更何况,地狱之岛已经毁了!”

诗雨寒实话实说,她并没有提及天赋,对于已经成年的林雅萱,今生几乎没有成为武者的希望。

林雅萱顿时陷入了沉默,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许久才开口:“那我就默默站在林飞身后吧,成为他需要时温暖的港湾,而与他并肩作战的事情,就麻烦雨寒姐姐你了……”

“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说那么见外的话,走吧,已经是吃晚饭时间了,还有,门外的那个家伙,估计已经等得快狗急跳墙吧!”

诗雨寒微笑着说道,闻言的林雅萱点点头,随后在诗雨寒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

房门外,已经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遍的林飞,见林雅萱和诗雨寒一起走出来,连忙紧张地问道:“你们……你们这是……”

“没什么,吃晚饭吧,晚上记得好好照顾雅萱妹妹!”诗雨寒淡淡的说着,然后搀扶着林雅萱走向一楼。

“雅萱妹妹?她们什么时候,关系便这么亲密了?”

林飞疑惑的挠了挠头,吃晚饭的时候,诗雨寒第一次主动给林雅萱夹菜,让整个饭桌的人都充满了疑惑。

夜晚,当林飞打去照顾林雅萱的时候,却被林雅萱阻拦在了房门外。

“林飞,我的身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你去陪陪雨寒姐姐吧,她等你等得可辛苦……”

林雅萱坚持要让林飞去陪诗雨寒,以减少内心成为诗雨寒与林飞之间第三者的罪恶感,无奈之下,林飞只能去了诗雨寒的房间。

然而就在林飞走后,林雅萱转身关上房门的瞬间,却忽然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个身穿斗篷戴着面具的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