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73章 终见白忘川

“啊…腿……我的腿!”

等许俊河反应过来,他已经再次倒在地上,两只手抱着挨了白忘川那一下的右腿,满地打滚,哭爹喊娘地喊着疼。

足足十几秒钟!

“草,你们都愣在哪干嘛,还不给我上,废了这个老不死的。”躺在地上的许俊河忍着疼痛,脸面狰狞地叫喊了一声。

呼啦!

他的话一出口,那些被他带来的人,个个都带走非常不友善的目光,摩拳擦掌的围向白忘川。。

他们虽然被刚才的‘诡异’事情给惊到了,但是……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胆子天生大人一等不说,一看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而对面只是一个快进棺材的老人。

一个农村老头,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这些人一直以来,都会时不时来闹事,以至于让村里的村民都有了防备,就在那七八个壮汉围向白忘川的时候,四面八方瞬间出现几十个村民。

个个手里拿着家伙,将许俊河一行人围了起来,吓得许俊河一手下连忙打电话叫人。

“你们这些工程队的人,给我滚出去村子去!”一个拿着锄头的劳壮村民,一脸凶相的威胁着。

边上的其他村民纷纷齐声喊着:“滚出去!滚出去!”

嘎吱!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劲爆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林飞驾驶的越野车,在一个极限漂移后稳稳地停了下来,那车轮上都冒起了青烟。

随后,从车上下来的三个人,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王副镇长!是王副镇长来了,还有老白家的孙女,不过那个斯斯文文的小伙子是谁啊,该不会是老白家的孙女婿吧?”

王木兰经常下乡,尤其是青城建设集团的事情发生后,她更是时常来村里探望,因此她一下车,村民们都认出了她,一个人的惊呼,立马引来一大片人的呼喊。

“王副镇长,你终于回来啦,这次上访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副镇长你来的正好,这些人又来闹事了!”

……

听着村民们的诉求,在林飞帮助下,已经完全没有半点醉意的王木兰,大步流星的许俊河面前,很严肃的开口:“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不是你们可以来闹事的地方!”

现在身后有了林飞的支持,这王木兰,不仅说话的底气十足,腰杆子也不知不觉间强硬了起来。

因为工地就在村子附近,因此就在王木兰开口的时候,刚才许俊河手下那个电话,顿时招来了几十号人,个个都带着家伙。

见支援的人来了,还是被手下扶起来,面色发青有些心虚的许俊河,顿时胆子大了不少。

“王副镇长,今天我们汪总可是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个姓白的签了土地买卖合同……我们汪总要做的事情,就是县长来了都没用,更别说你这个小小的副镇长,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许俊河冷冷的说着,刚才白忘川那一棍虽然让他疼得受不了,不过并没有伤到骨头,这一会,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甚至已经不会影响他走路了。

365bet网址谁有“是吗?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们汪总很快就要倒霉了,你们种种违法犯纪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段贺山,并且他也答应竭尽全力帮忙,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段贺山是谁!”王木兰冷冷的说道,如果她是警察的话,估计已经动手将这些人统统抓起来带走了。

可听了王木兰的话,这许俊河没有丝毫害怕,反而笑了。

因为王木兰的话,他实在忍不住笑了,在他看来,这没身份没背景的王木兰,刚才所化的话仅仅只是对方的疯言疯语而已。

否则怎么会说出这种笑话?段贺山是蜀中首富没错,可他们汪总也不是谁都可以拿捏的软柿子,更何况,段贺山也不可能为了,泾河镇这种穷乡僻里的一个副镇长,跟他们汪总死磕。

“王副镇长,想必你也听过强龙都不压地头蛇这句话,更何况是你…算什么东西,能让段贺山为了你,跟我们汪总死磕?”

许俊河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因为身边站了几十个壮汉,面对几十个那锄头,扁担的村民,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

此时,白思若已经跑到白忘川身边,两个人正在聊着天,时不时抬手指一下林飞,白思若的话虽然很轻,可还是被林飞听得一清二楚。

而听了他们谈话内容的林飞,见到白忘川脸上那凝重的表情,他的心忍不住一颤,因为白思若在说到白敬亭这三个字,这个年迈的白忘川,眼神很明显的一颤。

虽然他掩饰的非常好,可目光一直在注意白忘川的林飞,依旧发现了,很明显,眼前这个白忘川,便是他此行泾河镇的要寻找的人。

“需要我出面处理吗?!”

林飞站到王木兰身边轻松问道,他急于将眼前这些人统统解决了,然后找白忘川好好聊一聊。

“你帮的忙已经够多了,忙你的事情去吧,这里我能处理好,我已经报了警,这件事情有段贺山出面,我想还用不着你这位大神亲自动手!”

王木兰连忙拒绝林飞的好意,闻言,林飞点点头,转身走到白忘川面前,客气的问道:“白爷爷,我们能聊聊吗?想必,我此行的目地,您孙女已经告诉你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跟我来吧,你想知道的,我都会一一告诉你!”

白忘川仿佛变了一个人,目光黯淡还带着一丝神伤,转身缓慢向那老旧的泥土房走去。

当白忘川,将一个与林飞在程国荣那儿所见,一模一样的木盒,放在林飞面前时,林飞再也冷静不下来了。

“白爷爷,这是……”

林飞刚一开口,就被白忘川制止住了,他很严肃地说道:“这是你父亲白敬亭,临走前留给我的东西,说,如果有一天你找到这里,就把它给你,至于开启木盒的钥匙,自然也在你手中,因为没有钥匙,你就找不到这里!”

当林飞,如上次那般,将胸前的玉佩稳稳的镶嵌入了木盒子顶部的凹槽内。

咔咔咔!!

一连串的声音后,那做工精细的木盒子,顿时裂开了一道又一道的缝隙,随后自动在林飞面前打开了。

一张三面边缘都凹凸不平的兽皮,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非常平整的那一边,与林飞手中的兽皮,完全吻合。

除此,木盒中还有一块做工非常精细的极品玉佩,玉佩的正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展翅金凤,在玉佩的身后刻着林飞二字,正是他的名字!

很明显,这块玉佩,与他一直挂在胸前的玉佩,是一对,因为玉佩的形状都有凹槽和凸出部分。

凹槽部位分别在玉佩的龙尾和凤尾,凸出部位在龙头和凤啄处,两块玉佩镶嵌在一起,才是一块非常完整的正方形玉佩。

就当林飞将两块玉佩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惊奇的一幕发生了,玉佩上林飞两个字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个个古老而生涩的文字。

“白爷爷,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望着玉佩,目光惊呆的林飞,忍不住问道。

白忘川招手,示意林飞坐下,沉默了一会才开了口。

“别问我,这玉佩的来历,你父亲并没有告诉我,我只知道,这玉佩是你母亲林婉若的贴身之物……白思若其实是你父亲收养的一个弃婴,或许因为思念你离世的母亲,而取名白思若……”

随后,白忘川开始慢慢说起了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说着那段鲜为人知的岁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