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70章 全都傻眼了

林常县,山水凤鹤楼!

在林飞刚挂完电话后,脸色被林飞行为吓得有些苍白的王木兰,连忙上前拉扯林飞的衣服,轻声说着:“林飞,你赶紧走,趁现在警察还不知道是你动手打得人走吧,否则待会,你想走都来不及了。”

“不用了,我已经打电话找人来解决这件事情了!”林飞连忙摇摇头,区区一个山区小县城里,在牛逼的土豪,也只有被他踩在脚底下的结局。

“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段鹏可是……”

再次开口劝林飞赶紧逃的王木兰,却林飞摆手打断了话:“放心吧,你也别把我想的那么好欺负行吗,你就负责和白思若一起看戏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林飞说这话可是底气十足,这段鹏不就仗着段贺山牛逼一点嘛,要知道段贺山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先生,这段鹏,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真的?”

王木兰一听立马高兴起来,不过下一秒,眼神就彻底暗淡下去了,她看林飞一身衣服加起来也就几百快,虽说林飞一直说他很有钱,可王木兰想着,这再有钱,也不可能比得过段家啊。

而这时,几个警察,在闻讯赶来的派出所所长周汉回带领下,已经上了二楼,一上来,就一脸衍生的问道:“我们接的举报,这里有人打架闹事,是谁在闹事,给我自觉点站出来!”

“哎呦喂!”

包厢里,闻声,一脸吃痛的段鹏忍着痛走出包厢,见到周汉辉后,目光狠狠地瞪着林飞叫嚣着:“周所长你来的正好,这个人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伤人。”

说着,段鹏还指了指,那包厢里,还躺在地上的几个人,继续道:“你们看,这些人都是他打伤的,这种人你必须给我抓起来,严加审讯,然后重重的判刑,怎么说也要判刑十年以上……”

段鹏这话说的,仿佛他就在法官,而这里高档的烤鸭店则是他主审罪犯的法庭,似乎他的话,就在这儿不容任何人未必的律法!

“还有这种事情,简直是目无尊法,这种人必须严惩!”

这周汉辉在林常县混迹多年,他自然懂得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林飞一身的衣服和气质,怎么看都怎么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书呆子,一转身脸一沉道:“你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打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周汉辉的想法很简单,把林飞单独带走,让段鹏等几个人出一口气,要是他们满意就这么算了,要是他们不满意,那就按照段鹏刚才所说的,一直处理到段鹏满意为止。

反正在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一个书呆子,还不是仍由他们揉虐?

林飞听了顿时眉头一皱,冷笑了一下,“这就是你身为一个警察的服务态度?连事情的青红皂白都不分,就这么随随便便妄下判断,你这个警察就这么当得?!”

林飞此刻很不爽,真的非常不爽,这个姓周的败类,一看就是站在了段鹏那边,至于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段鹏在林常县中有身份,有钱有地位!

“我怎么当警察还轮不到你来说,你也没有这个资格,劝你还是识相点乖乖跟我走一趟,否则我就只有动手抓人了!”

周汉辉一听林飞的话,轻轻一哼,一个没钱的书呆子,真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不仅在这里闹事,还敢跟他说理?

不知道这里林常县吗?

边上的段鹏连忙催促着:“周所长,你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给我抓人带走,难不成他还敢反抗不成?”

顿时,这拿过段鹏不少钱,以及其他好处的周汉回,也不再多废话,直接从腰间掏出一个副手铐,走向林飞。

“你涉嫌打架滋事,致多人重伤,属于严重的伤人刑事案件,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仅凭段鹏一句话你就抓我,周所长,你未免也太徇私舞弊了吧,你这样做,眼里还有法律吗?”林飞声音有些低沉。

“年轻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说我徇私舞弊就徇私舞弊了?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周汉辉冷冷一笑,拿着手铐就伸手抓向林飞,丝毫不当心遭到反抗,林飞要是反抗的话,正好落个暴力抗法的罪名,待会收拾起林飞,就更轻松了。

然而他大错特错了,既然眼前这个周所长,已经跟段鹏同流合污了,那么林飞自然也不客气,反正段贺山马上就到了。

既然段贺山来了,那么林雨还有其他龙魂预备成员也会来,他们的权限,就是杀了这个败类,也不会引起任何麻烦。

因此当周汉辉的手触碰到林飞的那一刻,这心中想着如何讨好段鹏的周汉辉,只感觉自己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霎时间,他的两个手腕同时脱臼了,而动手之人正是林飞。

“啊……”

痛叫起来的周汉辉,额头上瞬间疼出了不少冷汗,他后退了几步,怒视着林飞,叫骂着:“你个小兔崽子,竟敢袭警?怪不得敢动手打段总,你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东西,你就给我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袭警?”

林飞冷冷一笑后,继续说道“我记得自己顺手收拾了一个人渣而已!警察这两个充满了神圣的字,你配吗?!”

林飞这句话让周汉辉勃然大怒,他心想这个书呆子,还真是一个没脑子的书呆子,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即将成为他的阶下囚,说话还这么嚣张,一点分寸都没有。

估计也就只有这种没脑子的家伙,才会去得罪段总,还有做出当众对他动手的脑残之举吧!

“小子,你可别一错再错,公然侮辱国家公务人员,用言语侮辱警察,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会让你的判刑加重的,你最好自觉点跟我们走,否则我可以要命令他们持枪将你逮捕……甚至必要时,直接开枪!”

周汉辉扯着嗓子威胁这林飞,因为双手脱臼造成的剧痛,现在他的脸色难看极了。

“侮辱国家公务人员?用言语侮辱警察?”

林飞听了周汉回的话,不屑地摇头一笑,然后目光一冷,道:“在我心目中,每一个人民警察都是值得尊敬的,可这并不代表我会尊敬你,因为你不配,你不配当一名警察。”

“像你这样的败类,简直是警界的耻辱,你王杰亮不仅是一个跳梁小丑,而且还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

林飞越说越觉得愤愤不平,直接无视了脸色越来越差的周汉辉。

“小子,你给我闭嘴,别逼我,否则你会后悔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

周汉辉仿佛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心虚的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脸色狰狞地吼着让林飞闭嘴,因为林飞的每一句话,都是他最害怕的噩梦。

别看周汉辉有车有房,表面上光鲜亮丽,可每当夜深人静入睡之后,他总会做一些噩梦,噩梦各种各种,但噩梦的结果都大致相同,都是他的事迹败露,被判刑的那一刻惊醒。

“是吗,那就试试吧,我很想看看,你究竟会让我如何后悔!”

这时,好几辆轿车疾驰而来,车上段贺山一行人匆匆下车,见到这一幕的段鹏,更嚣张了。

“哈哈,我叔叔来了,小子,这下你更要完蛋了!”

段贺山的出现,让段鹏幸喜若狂,然而当急匆匆跑上二楼的段贺山,直接拨开人群,径直走到林飞面前,一脸愧疚的检讨到。

“先生,非常抱歉,我打不通我那个混蛋侄儿的手机,希望我没有来迟,您没有受委屈吧?”

见到段贺山那对林飞的态度,那一瞬间,周围所有人彻底石化了,至于段鹏和周汉辉见了后,吓得两眼一黑,差点就要当成昏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