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62章 白思若

长长的火车在铁轨上飞驰着,这是一列从蜀中前往都江堰的火车,普通的乘客车厢中,一位斯斯文文的青年,正拿着一本蜀中地理杂志认真看着。

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俊朗的脸上,一丝不苟,认真看杂志的样子,时不时引起对面,一个带着厚着眼镜,打扮像个灰姑娘的女孩偷偷看上一眼。

这个气质斯文,长得还俊朗的青年,自然就是在幻神艾露西帮助下,成功伪装,并且避开所有人耳目,一个人悄悄前往泾河镇的林飞。

他现在的样子,就算林雅萱来了,不仔细认真看,估计都未必能发现,这看蜀中地理杂志的青年,就是一夜之间消失在京城的林飞。

火车上,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每一站都有人上车下车,人流量多而且还复杂,这也是林飞为何放在舒适的飞机不坐,而选择了火车。

距离都江堰还剩下三个车站时,这节车厢中忽然走上来一个留着短发,英姿飒爽的女人,上身穿着紧身的白衬衫,胸前高翘的山峰,使得其中一个纽扣紧绷。

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透过纽扣的缝隙,看见里面的一丝诱人风光,或许是外面的天太热,使得她那白衬衫某部分,被汗水浸湿。

汗水浸湿的白衬衫,加上她傲人的身材,那种落隐落现的诱人之美,让车厢很多男乘客一时间,频频响起咽口水的声音。

而这位一双修长大腿被褐色长裤包裹的女人,脸色顿时浮现出一丝不悦的表情,左手拎着公文包,右手拿着杂志,外服挂着左臂上的她,拿着一个车牌缓缓走到林飞身边。

“这位先生,麻烦你让一让!”

可听到声音的林飞,目光寸步不离手中的杂志,屁股往里面挪了挪,嘴里还不忘回应了一句:“我到终点站,你就坐在外面吧!”

林飞的反应,让这个脸蛋精致,浑身散发着女强人气势的女人,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因为她很少看见一个男人,会对她产生这种冷淡的反应。

这时,对面那个戴着厚重眼镜的,气质像个灰姑娘的女孩,在细细打量这位,时不时引起异性目光的女人足足三秒后,忍不住惊呼起来。

“王副镇长?”

听到座位对面女孩的惊呼声,刚坐下的王木兰,一脸疑惑的看着女孩,当她看清女孩样子的时候,也惊呼了一声:“白思若?!”

“嗯!”

这时,注意力都在杂志上的林飞,在听了这个名字后,忍不住将杂志放下,目光紧紧盯着坐在他对面的白思若。

又要白思若长长的秀发,遮挡着了她的脸,林飞竟然连问也不问,也不怕吓到对方,直接伸手去撩开白思若的长发,仔细看着,把白思若的小脸都看红了,心里更是扑通扑通,陡然间加速起来。

“难道我已经老了?难道在乡镇呆久后,现在的小青年,都开始喜欢其貌不扬的女孩了?”

看到这一幕的王木兰,漆黑眸子带着不满和质疑的眼神,偷偷斜视了一眼边上,那目光从未正视过她一眼的林飞。

王木兰这么想,当然不是说她一看到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就容易犯花痴,事实上对面的小伙子真要涎着脸皮跟她搭讪,她肯定只会觉得心烦厌恶。

在基层这么多年跌打滚爬上来,她已经记不清遇到过多少垂涎她美貌的男人,对那种男人说实话她已经厌烦到了极点。她更希望那些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屁股下那代表着能力和权力的位置,而不是她绝美的容貌。

但人就这样的怪,尤其是女人,当她发现自己完完全全地被男人忽视时,心里却又有股说不出的憋屈和幽怨。

而且被比下去的,还是一个她认识,平日里几乎没什么异性会多注意几眼的灰姑娘。

带着疑惑,王木兰用目光扫视了车厢一遍,发现此刻还在偷偷打量她的异性中,就有不少青年,这一边目光下来后,让她对身边的林飞,更好奇了。

而此时,林飞在打量清白思若的样子后,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不像,一点都不像,该不会是凑巧吧?”

姓白的人很少见,因此林飞在听了对座女孩叫白思若这个名字后,才会如此失态。

“先生,你……你在说什么啊?”

白思若红着脸,很害羞的说着,刚才她时不时偷偷打量林飞,就因为林飞那认真看杂志时的样子,让她的少女心怦然心动。

当然不能说这个白思若花痴,只是每一个女孩心目中都有她幻想喜欢的梦中情人,而林飞化妆后,那认真看杂志的样子与气质,刚好符合白思若心目中喜欢的样子而已。

听了白思若的话,林飞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连忙解释道:“我叫白木飞,这次正巧去都江堰的泾河镇寻亲,因此听到你的名字后,有些失态了!”

林飞说着自己这次泾河镇之行的假名!

“什么?”

白思若和王木兰同时惊呼起来,见到两个女人那不对劲的表情,林飞有些好奇,还做出挠头的动作,微笑着反问:“你们这是什么反应,我的话有什么问题嘛?”

见自己失态的王木兰,指了指对座双眼瞪圆的白思若,解释道:“据我所知,泾河镇只有她们一家姓白的,如果你是去寻亲的话,估计除了她们家,没有别处了!”

“啊!”

这下林飞整个人蒙圈了,去泾河镇寻亲,只是林飞随口一个解释刚才尴尬行为的借口,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土里土气的白思若,竟然就是泾河镇的。

而且泾河镇就她们一家姓白的?

这让林飞整个人有种在做梦的感觉,那感觉特别不现实,这人海茫茫的,第一次去泾河镇,这连都江堰都没到呢,就在火车上遇见亲人了?

“这长得跟我没有半点相似之处的女孩,真的是我的亲人?”

林飞不敢相信,他也无法相信,边上的王木兰,见林飞一脸疑惑和怀疑的表情,再次开口:“我是泾河镇的副镇长,负责人口管理和城镇规划,再说了,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没必要骗你吧?”

其实不止林飞心存疑惑,王木兰和白思若也对林飞的话,带着深深的怀疑,因为白思若自幼没有父母,家里只有一位叫白忘川的老人。

因为家境一般,这王木兰多次去白思若家拜访,帮忙!因此对白思若的家庭状况非常熟悉,可无论是王木兰,还是白思若。

她们两个人都从未听过,白忘川提及过还有亲人一事,用白忘川的话说,家里人基本都死了。

整整半个小时,王木兰向林飞述说这白思若家中的情况,说着说着都把白思若说哭了,而林飞的眉头却越来越紧皱起来。

“白思若?白忘川?这是巧合?还是偶然?父亲木盒子留下的泾河镇,究竟是什么意思?”

意外遇见白思若后,林飞不仅没有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反而对这次泾河镇之行更疑惑,更心烦了。

为了寻找真相,林飞不顾暴露自己的身份,将那张他父母唯一的合照,递给了白思若,问道:“请问,你见过这照片上两个人吗?或者在家里见过类似的照片嘛?”

接过照片,足足端详了一分钟,白思若很认真的摇头回答:“抱歉,没见过!”

“那白敬亭和林婉若这两个名字你听过吗?”

林飞继续追问,白思若的名字中的思若,用林飞的想法解释,那就是思念他母亲林婉若!

可白思若的回答,依旧是摇头!

...

上一篇:第261章 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