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37章 去?不去?

一路上,程馨都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林飞,可惜迫于程国荣就在身边,她不敢问。

因为刚上车的时候她问过一次,因此程国荣还给了她脸色看,让她没事别乱问,甚至骂程馨:小孩子家家的,知道那么多干嘛。

这样的话让程馨很不爽,因此有事没事就瞪林飞几眼。

其实程馨并不知道,程国荣这是在保护她,程馨知道的越少,她就越安全!

因为林飞之前教训了那四个嚣张的交流生后,在北大更火了,为了避免麻烦,林飞和程馨都在学校外买了帽子,墨镜和口罩,车子一路驶进了考古系学院才停下。

由于程馨本身就是考古系的学生,而且还是系花,加上程国荣曾经在这里的影响,进入教学楼,获得专业检测的器材,比想象中的还要瞬间。

什么都不懂的林飞,只能站在一边看着,而程馨则一边心细看着程国荣每一步小心翼翼的动作,一边帮忙打打下手。

他们所在的鉴定室,并不是什么禁地,因为时而会有考古系的学生从鉴定室外路过,有的看上一眼就走,有的见程馨刚热情打完招呼,就被程馨以各自借口打发走了。

时间就这般一点点过去,一整天,程馨和程国荣都待在鉴定室中,中饭是林飞出去买的,然而这一天下来,却没有半点收获。

傍晚,坐上车准备离开会养老院的程国荣,一脸惭愧的对林飞说:“林飞,非常抱歉,我已经尽力了,在不损伤兽皮情况下的各种办法我都试过了,可惜,还是没有研究出来兽皮藏着的秘密……待我回去慢慢想吧!”

“麻烦你了,程教授,路上小心点!”林飞只能苦笑着回答。

“不麻烦,对了,或许你可以去蜀中的泾河镇去看看,我想你父亲,应该不会平白故意在木盒子留下这张纸条。”

说完,程国荣便登上了车子,由程馨开车将他送回养老院,而林飞则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回到了入住的酒店中。

套房客厅中,正在看电影的三个人,见林飞推门而入,林雅萱与诗雨寒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林飞,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唉!”

林飞摇头叹息,一脸无奈的说道:“人我见到了,可查到的线索非常有限,这让我更烦了,好了,你们继续看电影吧,我需要静一静,想一些事情。”

带着心事的林飞,说完便走进了独属他的那间卧室中,见状的诗雨寒忽然对林雅萱和艾伦冷冷丢下一句话:“你们待在这里,我有事找林飞,别烦人!”

诗雨寒边上边走向林飞的卧室,虽然林飞关了门,可对她而言,这种门关与不关没有任何区别,连门都懒得敲,直接用技巧打开了反锁的门,走了进去。

砰!

丝毫不在意林雅萱和艾伦的想法和意见,直接反手将门关上,对着坐在床头的林飞,很直接的问道:“需要帮忙就直说。”

“你看看这张纸条吧,应该是我生父留下的!”

林飞将那张纸条递给了诗雨寒,看见纸条上的那五个字,诗雨寒的表情很明显的变化了一下,因为蜀中正好是青城山的势力范围。

在诗雨寒拿过纸条后,林飞继续说道:“这泾河镇我想了很久,去还是不去,不过为了查清楚我的身世之谜,还有我父母留下来的种种疑惑,这泾河镇我打算一个人,避开所有人耳目,然后暗中悄悄去一趟。”

“为了避免麻烦,或许这是唯一的选择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诗雨寒点点头,她赞同的林飞的意见。

“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这里就麻烦你了,待在京城比任何地方都安全,我会跟张轩打声招呼,让他帮忙照应一下,你能不出手,尽量别出手……”

决定去泾河镇的林飞,细心地对着诗雨寒交代一些他走之后的事情,但是他根本不会想到,这次泾河镇之行,危机四伏。

而且越想低调不引人注意的他,偏偏却有人不愿意让他低调。

比如远在江城的辰月,本来得知林飞去了京城的她,也在算计着该如何进京,然后假装无意中遇见林飞。

随后,再慢慢展开她需要执行的计划,可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她所有的计划,让她不得不为此做出调整。

为此,一直潜伏的她,还特意去找了谭诗茹。

江城,一家高档餐厅外的停车场上,以上东西落在车上为借口的谭诗茹回到了自己的车上,早已悄悄溜上车的辰月,很直接的开口。

“我想你也接到了命令吧,上次组织在江城损失惨重,欧洲又被教廷清扫了一遍,全员都进入了潜伏期,而这次事关重大,我们两个必须通力合作才行!”

闻言,谭诗茹皱了皱眉头,问:“说吧,这次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谭诗寒与辰月虽说在星火的地位都是君卫,可她们的地位却截然不同,谭诗茹收到的命令是,让她配合辰月,命令中并没有言明,让她具体去做什么。

当然谭诗茹也习惯了,毕竟她是卧底,知道的太多,万一暴露了,对星火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而她现在就算想脱离星火也不可能了。

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很难回头,只会越陷越深。

“一份兽皮,东西在林飞手上,我们的任务就是不折手段将林飞手中的兽皮夺过来。”

辰月很郑重的说着,如果这些话被林飞听见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震惊,因为这兽皮他才刚刚得到,星火的人竟然就知道了。

其实从一开始,星火就已经暗自追查到了程国荣的下落,只不过他们一直都选择了按兵不动,因为星火手中少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林飞身上的那块玉佩。

没有玉佩,就算得到了木盒子也无济于事,因此他们一直在等,等待林飞自己一步步追查到程国荣。

包括程馨在校门口遇险,那并非偶然,就算那一次程馨没有泄露程国荣还活着,星火暗中潜伏的人,也会以另外的方式引诱林飞,一步步去接触程国荣。

这一切,谭诗茹并不知道,辰月也一知半解,她们两个人都不知道林飞手中的兽皮究竟有何用途,但是对于组织的任务,她们必须坚决服从,并且去执行。

可一想到林飞的身份和实力,谭诗茹有些胆怯了,她咽了下嘴里的唾沫,担忧的说着:“可……可林飞的实力,你比我还清楚,东西在他手上,我们怎么抢?”

“你忘了,我们得到的命令是不折手段!”辰月脸色顿时露出了阴冷似毒蛇般的笑容。

“你是说她们?”

谭诗茹皱着眉头,虽然这样过于卑鄙了一些,可为了完成任务,有些事情她必需去做。

“没错,林雅萱的父母死了,她又去了京城时刻待在林飞身边,我们下不了手,不过跟他关系不错的那个夏颖梦,可还是江城,我们完全可以用她们母女去威胁林飞,逼迫他将手中兽皮给我们。”

辰月说出了她心中阴毒的计划,很难想象,容貌与气质都如此清纯的她,心却如毒蛇一般。

闻言,谭诗茹有些担忧道:“这能行吗?组织如此在意的东西,想必对林飞也很重要,为了两个女人,他会交出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

“如果失败了呢?那个夏颖梦母女怎么办?”

“杀了,直接给林飞一个警告,然后伺机去绑架林雅萱……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赶紧处理好马飞的事情,人手不够,晚上我们必须一起行动,顺便引渡马飞加入星火的事情,你可要抓点紧……”

交代完后,辰月便迅速下车消失在夜幕下的人群中,谭诗茹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了餐厅。

与此同时,想要找林飞麻烦的,远不止她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