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27章 慢慢感受死亡吧

本应该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山间树林,可如今却变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六颗地雷同时在小范围引爆,足足四棵粗壮的树都被地雷的威力炸倒了,更别说人了。

滚滚硝烟散去紧追凌霄其身后的凌峰天,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一具残损,令人不能直视的尸体。

三个人中唯一凌峰杨还活着,并不是他炸不死,而是关键时刻,他为了自己能活命,竟然用王欣兰来抵挡和减缓地雷爆炸冲击时,那一瞬间毁灭性的威力。

还没反应过来的王欣兰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而凌峰杨整个人狼狈不堪,身上都是血,有的是王欣兰的,也有他自己的。

因为他虽然活着下来,可一条腿还是被炸断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凌家毁了,自己的风光荣耀了一辈子的人生也毁了,愤怒的凌峰杨,趴在地上,苍白的面色渐渐变得狰狞。

365bet网址谁有面色越来越狰狞的他,抬头望着整个人有种疯癫感的凌霄,满心悔恨却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恨铁不成钢叫骂着:“都是你,要不是你凌家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我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把你摔死,你这个毁了凌家的孽障!”

“杀我?对,杀我!林飞想要杀我,四叔想要杀我,现在你也想杀我……我不能死,我还不想死……对,我不能死,谁杀我,我就让谁死!”

喃喃自语,眼神完全疯狂的凌霄,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他竟然举起手中的枪指着他的亲生父亲凌峰杨,癫狂般吼着:“杀我?那我就先杀了你,去死吧!你去死吧!”

“混蛋,你敢……”凌峰杨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枪声响起!

蓬!

此刻凌峰杨的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他低头望着中弹的胸口,看着那不断渗出伤口的血,那然后衣服的血,他的目光完全呆滞。

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竟然向他开枪。

“你……你竟然向我开枪?”身体越来越虚弱的凌峰杨,在反应过来后,用无法置信的目光,看着疯狂的凌霄。

“蓬!”

回答他的是凌霄疯狂之下的第二颗子弹,子弹射穿了他的左胸,鲜血喷出。

“呃—呃—”

凌峰杨欲靠双手支持爬起来的身形戛然而止,双手一软倒在地,瞪大眼睛的他,根本发不出声音。

刚才他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常,可失去了左腿的他,已经奄奄一息的他,如何去躲,极力想要躲开的他,却有心无力!

“我要死了吗?我……竟然会死在自己的亲儿子手中……”

凌峰杨笑了,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生机不断流失的他,含着泪笑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还好,至少我并没有绝后……而凌霄你……”

视线渐渐模糊的凌峰杨,用尽最后的力气瞪大眼睛还想说些什么,却身体一颤,唯一昂起的头轰然倒在地上,没有死在林飞手中的他,却死在了凌霄枪下。

“林飞……出来啊,你给我出来!”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都完全疯狂的凌霄举着手中的枪,对着周围疯狂的嘶吼着,然后像一个疯子举着手枪对着空荡荡的山林。

“蓬!”“蓬!”“蓬!”

一口气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都打光了,然后狼狈不堪的他,跪倒在地上,喃喃自语着:“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全都死了,就我没死,我是无敌的,谁也杀不死我!”

许久,山林中响起了脚步声,目睹了一切的林飞,脸上没有丝毫怜悯,看见一丝仁慈,尤其一想到,林雅萱,他心爱的女人,抱着她父母的骨灰盒默默一个人哭泣。

想到多伦塞小镇外所经历的一切,就算林飞拥有再多的仁慈,也都淡然无存了。

“凌霄,我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那晚我在电话里说过,你动她一下,我灭你全家!”

赤手空拳的林飞,从隐藏的地方一直走到凌霄面前,冷冷地看着疯狂的凌霄,脸上扬起如恶魔般的笑容:“我精心为你设计的死亡游戏,好玩吗?”

“是你,林飞?竟然真的是你!”

看到林飞第一眼,凌霄的反应仿佛就跟看见鬼一样,随后却肆意的狂笑起来:“哈哈哈……来啊,来杀了我啊……”

林飞冷冷看着肆意狂笑的凌霄,什么话也没有说,这场无聊的游戏,该结束了,随即手中多出了一把枪,一连开了整整枪,每一枪都避开凌霄的致命处。

“啊……”凌霄四肢全部被林飞用枪击中,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四肢被子弹打断的凌霄只能躺着地上,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好好好感受了一下,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感觉吧!”林飞收起手枪,与随后而来的墨天,一同将凌霄吊在树上,让凌霄面朝下整天以平衡姿势悬空吊着。

在他下方插满了锋利的钢刺,悬挂这凌霄的绳子绑着一个巨大的水桶,水桶里装满了水,不过水桶却一直慢慢往外漏水。

“墨天,我们走吧,打电话给第九安全局的人,让他们十分钟后进场清理!”

做完一切后,林飞便和墨天清理完剩余陷阱后边离开了,山下诗雨寒早已处理好汪东强,与林飞一同离开了山庄,离开了杭城。

而被绳子悬挂着的凌霄,在水桶的重量轻于他身体重量时,死在了插在地上的钢刺上,不过最痛苦折磨人心的,是这场死亡游戏的过程。

负责清场的人,第一眼看见整个山庄惨状时,还以为自己走进了中东战场,不过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

日升日落,时间匆匆,一转眼就已经林飞等人回国第二天了,或许是感受到林飞以及林雅萱的沉重心情,这一天,就连天气都是阴沉沉的。

江城西山公墓,一身黑衣的林雅萱和林飞正跪在林卫贤和朱雨荷的墓碑前,一直在林飞面前忍住没哭过的林雅萱,今天却再也克制不住悲痛的泪水。

诗雨寒依旧冷冰冰的站着,边上墨天、艾伦、马飞还有随他同来的谭诗茹,每个人的衣袖上都带着一快黑布,那黑布上绣着一个孝字。

墓碑前摆放这鲜花,还有一些祭品,跪在地上烧着纸钱的林飞,轻声的说着:“爸!妈!我已经杀了凌霄他们替你报仇了,至于柳生十兵卫这个罪魁祸首的话,有机会,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林飞正说着话的同时,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在公墓停车场停了下来,车上同时下来下夏颖梦和她妈妈夏秀芸。

夏秀芸抱着一束花,而夏颖梦手里拎着一些祭品纸钱,一同来到墓前祭拜。

足足祭拜了半个小时,一群人才难过的离去,尤其是夏秀芸,一边用纸巾擦着眼里一边流着泪道:“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去欧洲举办婚礼的吗,怎么一转眼,人没了!”

“妈,你别为叔叔阿姨太伤心了,多注意点身体,你的病还没完全好呢!”夏颖梦连忙在边上劝说,让夏秀芸多注意身体。

林飞这一次一走就是一个多月的,虽然,夏秀芸一直持续喝着林飞为她调制的药,可缺少了林飞的配合治理,她的病情在这个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勉强才好转了一点点。

闻言,夏秀芸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怕什么,现在我这个好女婿回来了,有他在我这病不算什么?”

“你刚在说什么?”

夏秀芸的话音还未散去,冰冷的声音从诗雨寒嘴里响起,到现在还没完全接受认同林雅萱的她,突然间开口,顿时把林飞吓坏了。

同时,刻意隐瞒夏秀芸,自己跟林飞真实关系的夏颖梦也脸色大变,连忙给林飞使眼色,让他赶紧想办法。

...

...

下一篇:第228章 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