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09章 我欠你一个人情

“嘶!”

疼痛让赵梦婕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直灌肺部,劲道涌动使得腹部伤口附近的肌肉蠕动,瞬间便已经封锁住了鲜血继续流淌,不过还是有少量的鲜血流出。

这时,直扑而来的史芬蒂整个人都傻眼了,他从未想过,眼前的女人会对自己如此的恨,双手即将落在赵梦婕娇躯上的他,瞳孔猛地一缩!

“去死!”

手里紧紧握着沾染了自己血迹的花瓶碎片,眼看欲对自己不轨史芬蒂近在眼前,赵梦婕冷喝一声,手腕作势一抖。

嗯?!

心不由得一颤的史芬蒂,连忙竭力向边上闪躲,那被赵梦婕当飞镖射出去的花瓶碎片,几乎是贴着史芬蒂的脸掠过。

一丝锋利掠过,惊魂未定的史芬蒂,发现他自豪帅气的脸被划出了一道伤口,刚想咆哮叫骂,然后狠狠收拾赵梦婕。

可当他避开那片从脸颊上掠过花瓶碎片,瞬间,刚反应过来,便感觉空气中有东西猛袭而来,瞪眼一看,竟然是赵梦婕的拳头。

那拳头在他视线中越放越大,速度快的让他根本来不及躲闪。

“哎呦!”

史芬蒂的鼻子硬生生挨了赵梦婕一拳,瞬间鼻血被打得喷流难止,而且他的鼻梁也被赵梦婕拳头上的劲道给打断了。

一声惨叫,刚爬上床的史芬蒂被赵梦婕一拳轰下了床。

“哦卖糕!该死的女人,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

捂着鼻子叫骂的史芬蒂,刚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脸色冰冷的赵梦婕,右手拿着一锋利的花瓶碎片,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处。

“嘶!”

史芬蒂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脸上的疼痛,目光惊恐的他,双脚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因为他的命正掌控在眼前的女人手中,只要赵梦婕稍微的一用力,抵在他脖子处的那花瓶碎片,便会轻而易举的割断他的喉咙。

他也相信,深藏不露的赵梦婕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美丽的女生,请你放轻松一点,不紧张,刚才只不过是在跟你开了个玩笑!”

“那我也跟你开个玩笑!”

听了史芬蒂的话,赵梦婕顿时怒从心头起,右手一用力,那锋利的花瓶碎片顿时将史芬蒂的脖子,隔出一点浅浅的血迹,吓得史芬蒂面色大变!

“NO!上帝,别这样,你知道我是谁吗?史芬蒂.达尔文,我父亲是达尔文家族公爵,整个家族的掌控者,杀了我,你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法国的!”

史芬蒂惊恐地大叫起来,不过他的话确实奏效了,赵梦婕有些犹豫了,她现在的确可以杀了史芬蒂,图一时的痛快,可代价正如史芬蒂所说的一样,她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见赵梦婕犹豫了,史芬蒂继续加注谈判的筹码道:“我可以向上帝保证,只要你放了我,这件事情我保证会当作没发生过一样,你还可以从我这拿到一大笔补偿,然后离开法国!”

“聪明的女士,我想你非常清楚,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因为你不敢杀我!”

史芬蒂一副吃定了犹豫的赵梦婕,他当然不可能放过赵梦婕,就在别无选择的赵梦婕,将花瓶碎片从史芬蒂的脖子处拿开时。

史芬蒂迅速跑到卧室门口,脸上表情忽然间变得得意洋洋的他,冷冷大喊着:“愚蠢的女人,我要你为刚才的愚蠢付出代价……”

然而,史芬蒂还没得意两秒钟,正关着的房门突然间——

砰!

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人给硬生生用蛮力踹开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史芬蒂整个人撞在了房门上,房门上巨大的力量,使得史芬蒂被房门撞了之后,整个人又撞上了墙壁。

砰!

这一次,史芬蒂整个人都贴在了墙壁上,那被赵梦婕打断了鼻梁的鼻子,遭受到了二次伤害,疼得史芬蒂几乎整个人晕过去。

“雅萱,雅…萱?嗯……”

房门被踹开后,随着呼喊声,急急忙忙赶来的林飞冲进了房间,看着床上衣服完整正躺在睡觉的林雅萱,心里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他看见腹部都是血迹的赵梦婕,整个人有愣住了,心里很是纳闷,嘀咕着:“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迟疑傻愣了足足三秒钟,林飞向房间里唯一清醒的赵梦婕问道:“我记得你似乎叫赵什么婕的,请问,你知道史芬蒂那个王八蛋在哪?”

因为林飞突然间闯入而傻眼赵梦婕,闻声才反应过来,嘴角边肌肉微微抽搐的她,抬手指了指林飞身后道:“在门后面!”

门后面?

林飞一转身,将房门拉开,看见满脸都是血的史芬蒂,他都被吓了一跳,脱口而出地喊着:“卧槽,这什么鬼!”

被门夹着的史芬蒂,随着林飞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的身体滑倒在墙角,疼痛龇牙咧嘴,一直哼哼的他,感觉整个人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抬眼看见罪魁祸首的林飞,甩甩头,清醒了三分的他,嘴里怒骂道:“你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要让你为刚才的行为付出代价!”

“哦?是吗!在我付出代价前,我会让你知道,敢动我女人的下场,是什么!”

林飞冷冷的笑着,走过去直接用双手抓住史芬蒂的两只脚腕,用力一甩,然后快速松手,那满脸是血的史芬蒂,瞬间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身体硬生生地撞在了房间的墙上。

砰!

一声巨响,史芬蒂整个人眼前都黑了,站都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喘着气,现在的他,已经连痛都喊不出来了。

不过林飞可没有因此摆手,扫了一眼房间的他,随手扯掉了酒店的床单,将床单拧成了一根绳子,直接将史芬蒂的双脚腕绑了起来,史芬蒂本想挣扎,可是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他根本无力挣扎。

最后,史芬蒂被林飞拖到了房间的阳台上,吓得他脸色煞白,惊颤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林飞如恶魔般,冷冷一笑的开口:“我只是让你知道,很多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会非常害怕,然而更可怕的是,一个人在孤独的面对自己死亡的过程……好好享受吧!”

说完,林飞‘狰狞’笑着,将一百多斤的史芬蒂直接悬吊在阳台外,另一头直接绑在了阳台的围栏上,然后就听见史芬蒂咆哮的声音。

“该死的黄皮猴子,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拉我上去,我命令你拉我上去……”

头朝下,被悬空吊在十几层楼外的酒店阳台上,那一刻,史芬蒂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那种仿佛随时从高空坠下的窒息感,简直是人生中最可怕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达尔文家族的,不过,我不在乎,好了,你慢慢享受吧!”

林飞依旧冷冷的说着,他当然不可能将史芬蒂挂着这里就算了,因为对方触及了他的底线。

只见林飞又找来了一截床单,拧成一根绳子后,一端绑在了,那悬挂着史芬蒂的床单上,另一侧端拉直,放置在史芬蒂目光可以看见的地方。

最终,他用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床单,火势迅速蔓延,很快向那悬挂着史芬蒂的床单燃烧而去。

“NO!该死,你不能做这么做,你个黄皮猴子快放我下来……”

面容惊恐的史芬蒂,不顾身上的剧痛,竭尽全力的挣扎着,可惜他的挣扎只是徒劳无功而已,看着一点一点靠近自己脚上捆绑着床单的火焰,史芬蒂心中越发恐惧和害怕!

正如林飞刚才所说的,当一个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死亡的时候,那种感觉比死亡更可怕,更具有冲击力。

甚至能将一个人逼疯!

“求求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任何你想要的……”在这种感觉的冲击压迫下,史芬蒂终于低下他一直以来高昂的头颅,向林飞哭喊着求饶!

可惜林飞并没有因此而心生任何怜悯,毫无犹豫的转身走向房间,向着受伤的赵梦婕微微一笑:“谢谢,我欠你一个人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