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83章 失败了

就是林卫贤激动、兴奋的合不拢嘴时,在他们家别墅外,那商务车内,辰月的脸已经气得快不行了。

此时的他,都恨不得把车都给砸了。

失败了,她辛苦策划的计划竟然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尤其是林卫贤的话,更是让她气得不行,很明显,林卫贤已经打算放弃和她的协议了。

“君卫大人,我……”那个假林飞,看着辰月手中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听着画面中的林飞几个人的对话,尤其是见目标人物未死,脸色瞬间苍白了。

“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辰月的声音冰冷,充斥着无尽的杀意,吓得那个假林飞转身就跑,可惜没跑几步就被一枚飞镖射穿喉咙,当场毙命。

临死前还瞪大眼睛,很显然,他这是死不瞑目。

“我们走!”辰月对开车的司机吩咐道。

那个开车司机,看着假林飞一言不和就被辰月给杀了,忍不住咽了口中的唾沫,踩油门的脚都在发软,就怕辰月恼怒之下,连他也杀了。

在得知林卫贤‘叛变’之后,辰月本打算就此离开江城如今,这已成了是非之地的危险地方,可转念一想,医院刚苏醒没多久的卯兔谭诗茹,连忙吩咐:“去医院!”

听到吩咐的司机,连忙开车去了医院,因为马飞别墅的事情,孙旭风他们此刻的注意力都在紫阳花园小区。

以此辰月很容易就潜入谭诗茹的病房。

“谁!”

刚苏醒不久的谭诗茹,在听见进入病房者那不同寻常的脚步声后,立马警惕了起来,脸色勉强有点血色的她,当看清来者的脸时,警惕顷刻间变成了惊恐。

她连忙左右四周的展望,确定没人后,心中依旧不敢松懈半分,连忙轻声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每次见面由我选择地点,你这样很容易暴露我身份的。”

谭诗茹很清楚一旦自己身份暴露的后果。

“我也是无奈之举,计划在关键的时刻失败了,恐怕我很快就会暴露了,我来只是告诉你,组织已经同意你引入马飞,我会在江城继续隐藏潜伏一段时间,马飞的事情一旦有进展,你通知我……”

辰月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在这里多待,说完她该说的以后,便迅速离开了,只留下独自一人陷入深思中的谭诗茹。

这件事情,她必须好好想想该如何去做。

……

与此同时,在林卫贤将未苏醒的朱雨荷抱回自己的卧室照顾时,林飞和林雅萱一起,边收拾脏乱的房间,边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两个人听完彼此的解释后,两个人全都懵了,林飞连忙率先开口问道:“雅萱,你确定刚才看见的人,是我?你完全看清了。”

林雅萱想了想,摇摇头,“我只看得大致清楚,不过说话的声音跟你一模一样,而且我爸妈都看清了,要不我们现在去问问我爸?”

听了林飞的解释后,林雅萱也感觉到了整件事情的奇怪,现在朱雨荷没事了,冷静下来的她还是比较相信林飞的。

此刻的她也有点儿懊恼,刚才只顾着救她妈妈,把这件事情问忘了。

林飞看了看林卫贤的主卧室,摇摇头道:“算了,让你爸妈单独待一会吧,毕竟两个人刚才差一点经历了生离死别,我让你看件东西你就相信了。”

“我现在一样相信你呀!”收拾完卧室的林雅萱,一脸幸福的依靠在林飞怀里,她此刻有些后悔,刚才为何跟林飞说话那么重。

可听了林雅萱的话后,林飞还是一脸很认真的说道:“走吧,还是给你看看吧,不然我这心里安心不了。”

“那……好吧!”见林飞如此执意,林雅萱也只好点头,跟着林飞手拉手下了楼,走到别墅外,那辆林飞刚才极限飙速的车子。

林飞要给林雅萱看得东西很简单,那就是行车记录仪,存储卡里面必然记录缓存了刚才,他在东郊废弃自来水厂来往的行车状况。

有了这个东西,朱雨荷万一没能等林飞赶上救过来,行车记录仪里面的录像依旧能替林飞证明清白。

依旧可以粉碎辰月的阴谋,让她的计划失败。

然而就在林雅萱看着行车记录仪中的视频时,一阵微风徐来,给人一阵清凉,而就在这微风之中,林飞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顿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正巧被看了几眼,便不打算在看行车记录仪的林雅萱发现了,她望着林飞那凝重的脸,不由得好奇问道:“怎么了,林飞?”

“我闻到了血腥味,恐怕这个小区里有人死了,我现在过去看看!”说着,林飞就闻寻着空气飘来的血腥味而去。

“喂,臭林飞,等等我!”见林飞说完就走,一点没有带上自己的意思,让林雅萱一嘟嘴巴,右脚轻轻跺了下地,小跑着跟在林飞身后。

几分钟后,他们就发现了那个已经死得透透的假林飞,一脸惊讶的林雅萱,看了看尸体的脸,又看了看林飞,惊呼起来:“两个林飞?这个人也太像了吧,对了,他怎么死在这里了?”

虽然那尸体上的衣服,跟林飞身上的衣服大致一样,可仔细对别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异的,而且近距离端详对比,更能区别尸体与林飞的不同之处。

这一刻,看见尸体的林雅萱瞬间明白了,这莫名其妙躺在这儿的尸体,恐怖就是之前,那个差点杀了她母亲的真正凶手。

检查完尸体的林飞,脸色略有一些凝重地站了起来,见林雅萱双手紧紧拽住他的手臂,身体因为微微颤抖着,连忙揉了揉她的脑袋。

“行了,我们走吧,这恐怕是杀人灭口,至于原因,或许只能去问你父母了。”

林飞知道林雅萱害怕尸体,也不在尸体旁多做停留,连忙带着林雅萱离开,此刻的他心里有些无奈,刚才说着不去打扰林雅萱的父母,可现在,心中的疑问,也只有他们能解开。

而紧拽着林飞手臂,获取安全感的林雅萱,林雅萱在走了几步后,感觉这事情越想越不对劲,家门口死了人,总不能任由尸体在哪摆着吧。

这天待会就要下雨了,雨水很容易毁坏犯罪现场罪证的。

林雅萱拿起手机,下意识就给夏颖梦打去了电话,而且在夏颖梦接了电话后,毫不犹豫地开口:“颖梦,我们别墅这儿发生了一起命案,死人了,你快来看看吧!”

“我马上……”夏颖梦刚想说我马上就回来,可转念一想,才发现她现在还在停职当中呢,小脑袋下垂,宛如斗败的公鸡般垂头丧气道:“我现在被停职了,这事情不归我管!”

“额!不管了,反正这事你看着处理吧,命案可是大事,而且还不仅仅是命案这么简单,说不定你还能借此官复原职……”

“对,我马上就过来!雅萱,我爱死你了……”夏颖梦对着手机亲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是,林雅萱和林飞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林雅萱父母的卧室门口。

“咚咚咚!”

林雅萱轻轻敲着门,同时嘴里还喊着:“爸,是我,你开下门!”

几秒钟后,门咔的一声开了,满脸笑容的林卫贤,竟然做出了一个林雅萱都无法相信的举动。

他竟然推开了站在门前的林雅萱,笑着去拉有点措手不及的林飞,道:“林飞啊,你们来的正好,你妈醒了,正有话跟你说呢!”

“什……什么?”林飞整个人都傻了,他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卧槽,这改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