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29章 都吓尿了

凌霄怕了,见自己带来那些身手个个不凡的保镖,在林飞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才发现,自己对林飞的实力,还是低估了太多。

他这些保镖可不是一般人,都是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就算对上一般比较厉害的雇佣兵,那也是以一敌二,敌三都不是问题。

也正因为知道自己保镖实力。凌霄相信,自己的保镖一对一或许不是林飞的对手,可六个围攻一个,就是万一打不过,至少也能给林飞造成一点伤害吧?

更何况,自己六个保镖身上都带着枪,可不仅凌霄,就连那个六个保镖都未曾想到,他们不但被林飞一招秒杀,而且六个人全都被一波带走。

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

“少爷,我……”

贾文杰一脸害怕为难的看着凌霄,他知道自己不是林飞的对手,又害怕凌霄让他上前找虐。

凌霄没说话,而且盯着慢步走向他的林飞,双脚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做到了身后的凳子上。

因为后背的伤,而特意搬来的软皮凳子上。

“怎么样,凌少,你考虑好了没有,是自己下跪道歉,还是让我像之前在审讯室对潘浩博那样,帮你下跪?”林飞冷冷的说着。

“林飞,你别欺人太甚了,别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你别忘了……”

听惯了凌霄这种威胁的林飞,有点不耐烦的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哎哟!”

凌霄顿时感觉自己脸上那个疼啊,脸颊骨仿佛是完全碎裂了一般,尤其是背后的伤口附近的肌肉拉扯了一下,强烈的痛苦刺激的他不停的嚎叫。

“闭嘴,再给我叫一声,信不信我杀了你?”

林飞心里一阵烦闷,这凌霄每次威胁他都不知道换点台词,那些话他听了就心烦,看着凌霄还在一边嚎叫,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领,稍微一用力立刻便把凌霄给高高的提了起来,一脸阴寒的开口道。

刻意隐藏的杀气散发出后,瞬间让凌霄如调入冰窖般。

嘶!

凌霄就连深呼吸都仿佛刺骨的寒气阵阵,霎时间便被林飞的气势给威慑住了,尤其是林飞那充斥着杀机的双眸,冰冷,更兼之煞气,一瞬间,凌霄又感觉从冰窖坠入了阴森的地狱。浑身上下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激灵。

“你……”

凌霄忽然间感觉自己胯下湿乎乎的,在极度的恐惧之下,竟然吓的失禁了,腥臭的味道袭来,林飞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连忙松开了凌霄的衣领。

大庭广众之下,被吓尿了裤子,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额!

这下子林飞完全愣住了,他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态度一直十分嚣张,可谓是目中无人的凌霄。竟然会被他的气势给吓尿了。

这一意外,让林飞一阵无语,让本打算凌霄下跪道歉的他,都不好意思再下手了。

后退了几步的林飞,将一个小药瓶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这瓶药就当把你吓得尿裤子的补偿咯。凌少,你放心,你吓尿裤子的事情,我保证谁也不会说出去的。”

林飞说完,朝陈彪一招手:“随便找件衣服给你老婆披上跟我走吧。”

陈彪带着自己的老婆张蓉,上了墨天走前留下的那辆越野车上,林飞充当起了司机。

“看你打得挺惨了,而且刚才那事估计你老婆也动了胎气,我送你们去医院吧。”林飞淡淡的说道,随即发动车子,缓缓的向医院驶去。

路上,安慰好自己老婆心情的陈彪,欲言而止的他,在几次张嘴后终于忍不住问道:“飞哥,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我那样对你,你还帮我。”

呵呵!

林飞淡淡一笑,回答一句:“我上次说过欠你一个人情,这次的事情你也不过是被凌霄威迫的,救你就当还你的人情罢了,再有下次,我未必会救你。”

“对不起!”

闻言,陈彪发现自己除了跟林飞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别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飞也没有在多言半句,他并不知道陈彪在凌霄那儿,遇见了纯属偶然,不过这样也好,还了上次他许诺陈彪的人情。

下次陈彪再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林飞也不必留情,可以毫无顾忌的下手。

至于他给凌霄留药,其实就是想让凌霄的伤势好早点恢复,这样一来,不甘心的凌霄才有精力来找他麻烦。

他给凌霄的机会还只剩下一次,一旦最后一次机会也没了,届时林飞再对凌霄下手,也不会有任何顾忌。

不过林飞却未曾想过,被他又羞辱了一次的凌霄,会用他留下的药吗?

答案:肯定不会!

林飞将陈彪和张蓉送到医院后,走的时候,意外在医院遇见了庄雅惠,想到庄国盛及时出现在审讯室里,他知道这一定是庄雅惠担心他而通知的。

望着一身护士服的庄雅惠,林飞由心的真诚道谢道:“庄雅惠,之前事情谢谢你。”

“一句话就没了?你这道谢也太没诚意了吧?”庄雅惠微微一笑,有些俏皮的说着。

额!

林飞万万没想到庄雅惠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有点儿尴尬,用手挠了挠脑袋。

见林飞脸上露出那尴尬的可爱样,庄雅惠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行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的谢谢我心领了,我还要检查病房,先走了。”

虽然庄雅惠说了刚才的话只是开玩笑,可这话林飞却记下了,就在庄雅惠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突然开口:“等等!”

庄雅惠的脚步瞬间静止,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道:“你还有事?”

“你说得对,道谢的话,仅凭一句话,确实显得有点没诚意,这样吧,明天我请你吃饭如何?”

这下轮到庄雅惠愣住了,而且愣了好一会才点点头:“你说的,别看我瘦,我可是特别能吃的哦,明天请客的地方不用太贵,不然我怕吃穷你!”

“就你?”林飞上下打量了庄雅惠一会,笑道:“你放心,尽管吃,就算养你一辈子也吃不穷我。”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让你养一辈子,讨厌!”庄雅惠瞬间脸一红,连忙走开了。

这时林飞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话口误了,刚想解释,却发现庄雅惠已经红着脸跑远了,连忙摇摇头想着,这事还是等明天请吃饭的时候在解释吧。

……

第二天,一切都看似非常风平浪静,林飞也非常难得在花店呆了一天,临近晚饭时。因为答应了庄雅惠,他只能继续厚着脸皮向林雨请假。

“老板,今天有人请我吃晚饭,能请个假吗?”

噗!

刚有点口渴的林雨一听请假二字,顿时就把嘴里的水给喷了,双眼无奈的看着林飞道:“你又请假?说吧,这次又是什么必须请假的理由。”

“昨天我不是去救人了嘛,结果人家要感谢我,今天非得请我吃晚饭,盛情难却嘛。”林飞连忙借用昨天请假的事,胡扯瞎编着。

他知道如果说去请一个妹子吃感谢饭,这假估计很能被允许。

林雨愣了一下,她才想起昨晚是有这事,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反正现在花店里。有没有林飞都一样。

出了花店后,林飞给庄雅惠打了电话,结果对方要他去一趟医院,有急事找,林飞在电话里问了。可庄雅惠死活不说,一定要林飞去医院才行。

为了兑现自己道谢宴的诺言,林飞去了第一人民医院,可见到庄雅惠后,他便感觉今天的她有点怪怪的。

“林飞,待会,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庄雅惠连说话都忽然间变得吞吞吐吐起来,那精致的小脸更是微微泛红。

如此怪异的行为,让林飞有些莫名其妙,究竟是什么忙,连说话都要脸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