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27章 报复

潘浩博一脸阴沉的离开了派出所,同行的还有赵嘉华。

至于现实气宇轩昂来派出所赵四海,如今已经沦为了阶下囚,被凌霄果断抛弃的他,等待他的只有冰冷的铁窗监狱生活。

两个人上了车,潘浩博便一拳砸在了车门上,阴冷的说着:“这个该死的林飞,我早晚要狠狠收拾他,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和凌霄有着一般无脑高傲的潘浩博,今天被林飞逼着下跪,还几次三番言语上的羞辱,让平日里受尽尊捧的潘浩博如何能忍受?

一边同样被林飞逼着下跪过的赵嘉华,也一脸阴沉着,顺着潘浩博的话说道:“潘教授,你放心。这林飞早晚要让他后悔都来不及。”

正说着话呢,行驶中的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将正在说话的赵嘉华和潘浩博下了一跳,本就心情不好的他们,连车前什么情况都没看清就破口大骂。

“你他妈怎么开的车?待会回去后。自己去财务部领工作给老子滚蛋。”

啪啪啪!

赵嘉华说完,顿时车窗外响起一阵掌声,刚想看看车窗外睡在鼓掌的赵嘉华,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发现车门被人拉开了。紧接着车外伸进来一只手,将他强行拉出了车外。

当赵嘉华被强行拉出车外时,才发现,自己的车前横栏着一辆越野车,而将他强行拉出车外,正是那个叫林飞大哥的胖子。

他一扭头,正好看见车的另一边,来势汹汹的林飞将刚才还扬言报复他的潘浩博给强行拽出了车外。

墨天将赵嘉华拖拽到,已经被林飞逼迫跪下的潘浩博边上,一抬脚,双手同时发力也让赵嘉华跪了下来。

潘浩博怒视着林飞,道:“林飞,你想干什么?你这么做迟早会后悔的。”

“后悔?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让你完成刚才未做完的承诺。”

林飞毫不在意的冷笑着开口,因为两个警察的阻止,他本来是想放过潘浩博,可谁成想,这没脑子的家伙,就跟疯狗一样,一逮到机会就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既然对方如此不识时务,那就将他狠狠收拾一次再说。

这也正是林飞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闻言,潘浩博嘴倔的拒绝道:“林飞你做梦,让我向你这个小杂碎道歉,绝不可能……”

啪!

潘浩博话还没说完整,林飞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然后反手就是一巴掌来了个好事成双,揪着潘浩博的头发往上提着。

“怎么样,现在可以方正态度好好道歉了,吗?”

被林飞两个巴掌扇肿了脸的潘浩博,有点口齿不清的说道:“林飞。你等着,我要报警抓你,我要让你坐牢。”

“呵呵,忘了告诉你,这里的监控坏了,没人可以替你证明。”

林飞迅速绑了潘浩博的手脚,揪着他的头发,一点一点将潘浩博整个人往上提,头皮的疼痛让潘浩博不得不顺着林飞的手势起身。

可他的身高本来就不如林飞,当林飞的右手举过头顶时。潘浩博基本只能依靠脚尖来支持身体。

林飞冷冷一笑,发现这样比他预想的有点累,在脚下叠了十几公分的东西,继续揪着潘浩博的头发往上拎着,保证潘浩博脚尖勉强能触碰到地面后。就一直揪着他的头发拎着。

这样一来,时间一长,脚尖因为承受不了潘浩博整个人的体重,而产生疲惫酸痛,可一旦他想放松身体。

被林飞揪着手里的头发,因为承受他整个人的身体,就会告诉潘浩博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疼!

而林飞就像一个怪人一样,右臂揪着潘浩博的头发举着,脸上的表现轻松自然,仿佛一点事情都没有。

旁边的赵嘉华看了很想去帮忙,可刚走了两步,就被墨天给拖到了一边。

墨天嘿嘿的坏笑着:“赵院长,你心急什么,来,让我来招呼招呼你。”

那被赵嘉华开除的司机,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就站在一边看着,或许是报复赵嘉华无辜开除他,司机并没有报警。

疼痛让手脚被潘浩博,嘴里忍不住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可没叫几声就被林飞用另一只未洗的臭袜子给堵住了嘴,只能眼角留着泪,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加上嘴里那臭袜子的酸爽味,连两分钟都不到,忍受这种身体与精神上双重折磨的潘浩博。一个劲的点头。

林飞并没有停止,而是又继续了一分钟,才,才释放了潘浩博那被臭袜子堵住的嘴,终于能说话的他。连忙对林飞哀求着。

“我错了,我道歉,我马上道歉,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飞轻轻拍着潘浩博的脸,“早点配合,又何必受这样的折磨呢。”

林飞一松手,潘浩博再也看不见之前一点的嚣张样,好不犹豫跪在林飞面前,‘诚恳’地说道:“飞哥,我错了,对于误会你的事情,我感觉非常抱歉,我对不起你……”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嘛。”

解决完事情后,林飞这才拍了拍手,招呼这墨天离去,让那个司机都看呆了,心想:这臂力,去参加奥运会,举重冠军那是妥妥的啊。

墨天在路过震惊的司机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警告了一声:“司机大哥。做人要懂点事,别给自己惹事。”

司机连忙点头,反正他都被开除了,才不会为了这点事,惹祸上身。

当林飞和墨天上了越野车,彻底消失在街角拐弯后,手脚被解开的潘浩博,那脸比锅底还黑的他,见一边蜷缩着身子抱着脑袋瓜在那瑟瑟发抖,愣是不敢爬起来的赵嘉华。上去就是一脚。

“你个废物,还抖什么抖,人家早走远了!”

“什么!走了?他妈的,要不是老子皈依佛门多年,就他们两个货色我分分中秒杀!”

赵嘉华被踢了一脚后。立马爬了起来,被墨天吓得都快尿裤子的他,还敢厚着脸皮指着林飞离去的方向叫喊着。

滴滴滴!

身后一阵车喇叭声响起,副驾驶的林飞将头伸出车窗外,咧嘴一笑:“赵院长。想不到你还我佛慈悲啊,有空我还真想试试你的秒杀。”

潘浩博见赵嘉华的乌鸦嘴又把那个可怕的家伙给召唤了回来,浑身不禁一个激灵,如刀子般锋利的目光瞪着赵嘉华,气得一脚对着他的屁股就踹了过去。

“我操!”快吓哭的赵嘉华嘴贱抱怨了一句。

“你想操谁啊?”赵嘉华刚抱怨完。耳边就响起了轻飘飘的一句话。

赵嘉华猛地一个哆嗦,这才想起自己这个‘操’字说得很不是时候。急忙连滚带爬,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爬到车前的跟前,对着林飞哭腔道:“飞哥,误会!都是误会,我不是说操你,我是说操……”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回头一看,潘浩博那不友好的眼神,吓得顿时浑身一个哆嗦,哭着道:“我操自己行吗?”

“撸管有害身体健康!”

林飞笑着说到这,脸上突然一转,身上透着杀气冷冰冰的说道:“我回来就是给你们一个警告,我能给凌霄三次机会,不代表会给你们,这次错不在你们,我也懒得计较,再有下次,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吓得车边的赵嘉华面色瞬间苍白,不远处的潘浩博也双腿一软,瘫软到了地上。

随后林飞才让墨天真的开车走人。

车上,墨天边开车边问道:“老大,接下去你要去哪?”

林飞想了想,说道:“去找凌家大少爷聊聊吧,毕竟他还欠我一个下跪道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