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25章 不跪也得跪

“光鞠躬怎么够!”林飞脸上泛着冰冷的笑,冷淡的语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口气继续说道:“我要你这位潘教授待会跟凌少爷一起当众下跪跟我道歉!”

林飞霸道无比的话让潘浩博面容一颤,自信的脸上多了几分犹豫,而凌霄虽然心里很不爽,可被被林飞‘折磨’完了的他,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

而且刚才嘴里塞了林飞的臭袜子那么久,一个劲的想吐,只能继续趴在翻倒的桌子上,在心里继续诅咒着林飞。

“害怕了?害怕的话现在向我鞠躬道歉还来得及。”

见潘浩博有些犹豫,林飞便毫不犹豫的开口挑衅,没事总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潘浩博让林飞不爽也不是一会了。

既然对方要如此执意指证自己,那就给对方一点教训,这便是林飞此刻心中的想法。

一边的庄国盛也不忘替林飞添油加醋道:“对啊!潘浩博我认识你也有十几年了,知道你嘴巴高,胆子小。现在鞠躬道歉还来得及,不然一会下跪道歉,那可就彻底丢脸咯。”

本来林飞的挑衅,一直将林飞视为无脑子后辈的潘浩博还能忍受,可身为前辈。却一直被他当成同辈的庄国盛一番话,顿时让潘浩博冲动了起来。

潘浩博自认为,人一定是被林飞给胡乱医治死的,这事亲眼所见的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自信想着的潘浩博便答应了林飞的要求。

“好。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可以考虑向你下跪道歉,如果你拿不出来,那就等着判刑坐牢吧。”

潘浩博话中藏话给自己留了退路,就算林飞待会拿出了证据,他也可以用考虑二字为自己摆脱下跪道歉的命运,这便是潘浩博的老谋深算。

林飞也不在乎潘浩博话中的漏洞,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将凶手赵四海叫来审讯室,有些话,还是当面对峙。

十分钟后,同赵四海出现在审讯室里的,还有一起来指证林飞的赵嘉华。

“人已经来了,你的证据呢?快点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还能垂死挣扎多久?!”潘浩华在胸,面带冷笑。

此时的凌霄,一脸虚弱的样子被贾文杰搀扶坐在一边,冷眼瞪着一脸平淡的林飞。“那我也不绕圈子了,我这里有一段视频,大家一来鉴赏下吧。”

林飞随即从裤袋里掏出一部手机,让审讯市的警察,面色一变,他们非常震惊和好奇,他们明明已经搜查拿掉林飞身上所有私人物品。

刚才的银针细长,要是林飞藏得深,一时没发现还情有可原,可一部巴掌大的手机都没发现,这简直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两个警察面色惊变的同时,这在场的其余几人有的惊讶,有的疑惑。也有内心产生不安的人。

手机的视频,随着林飞的手指碰触手机屏幕开始播放,视频的画面一出现,便是林飞给已死病患治病的画面。

当然还有潘浩博等人说话的声音,瞬间让赵四海面色苍白,站在人群最外围,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飞手中的手机视频上,心虚胆颤的他便悄悄抬脚,打算偷偷溜走。

刚想走,人群中伸出一只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害怕的赵四海便挣扎起来想跑,可任由他如何用力挣扎,那落在他肩膀上的手,始终纹丝不动。

顿时赵四海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慌乱,甚至都产生了恐惧。这时,林飞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赵主任,这视频的主角才刚登场,你何必这么急着走呢?”

林飞说着,朝赵四海摇晃了一下手机,视频中他偷偷溜进病房。

“老家伙,你死了下地狱可不要怪我,你不死我如何报复林飞?大不了每年清明重阳我多替你烧点纸钱。”

视频中的赵四海面容冰冷狰狞的说着,然后便给病人注射了不知名的液体。

……

视频中的声音,虽然有些一些吵杂,但是,所有的声音都清晰的回荡在整个审讯室当中。

林飞关掉了手机,慢吞吞的开口道:“这就是我的证据!”

“你……你竟然录了视频?”

脸色恐慌不安的赵四海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林飞竟然凭借一部可以扔垃圾桶的杂牌手机,扭转整个局势,将整个精心布置的陷阱,一下子全毁了。

不死心的赵四海,仍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指着林飞大吼:“你人明明已经不在病房了。怎么可能录制视频?这手机里的视频是假的!对,这一定是假的,是你为了替自己洗脱罪名,陷害我而伪造出来……”

林飞冷冷一笑:“脑残,你不知道有种科技叫微型摄像机吗?我刚才就告诉你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只毫无演技的小丑而已、”

说完,林飞意味深长的对面容难看的凌霄笑道:“凌少,你觉得呢?”

震惊凌霄。在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所有的自信,现在突然显得那么愚昧不堪,他自认为完美的机会,早已是林飞眼里的笑话,可偏偏他还嘲笑对方的愚蠢,这……究竟是谁更愚蠢?

林飞说赵四海是小丑的,这话又何尝不是在羞辱自己?凌霄差点没林飞给气吐血。

“别把所有人都当成跟你一样的脑残笨蛋,你们没有智商,并不代表我没有。”

林飞淡淡的说完,看向一位警察,问道“警察同志,你说说故意杀人,并且企图栽赃陷害他人,这种没有一点人性的人,一般会判刑几年以上?”

看完视频的警察,一脸严肃地说道:“当然会很严重,单论这种伪造陷害他人杀人证据的,伪造者就可以被判刑十年以上。”

“以目前的情况看,赵四海不仅涉嫌故意杀人罪。还伪造陷害,加上他身为医生却不治病救人,至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赵四海傻了,脸色越听越是难看的他,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而林飞却在这时候,眼神犀利,整个人向着赵四海猛地逼近一步,冷笑道道:“死刑?赵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这种人渣被判死刑的……”

一股无形的威严,配合着他说话的语气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还有边上两个警察的目光压迫,凌霄还没什么反应,但赵四海一下子腿软了。

扑通!

赵四海瘫软坐在了地上。目光呆滞,嘴里不停地念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刚编织的美梦,却在一瞬间破灭了,心中腾飞的希望忽然泯灭。这样的大起大落,让刚做了一会美梦的赵四海如何承受的了?

没疯,都算不错了。

“完了,我算彻底完了……”赵四海心如死灰,他很清楚。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他和凌霄之间的计划,算是失败了。

为了活着,赵四海也不管自己接下去的行为会不会得罪凌霄,瘫软坐在地上的他,像咬人的疯狗指着凌霄喊着。

“凌少,这些事都是你吩咐我的,我只是照你的吩咐去做,你可是说过,就算万一东窗事发你也会救我……救我,我不想坐牢!我不想被判死刑。”

“赵四海你胡说什么,凡是可是要讲究证据的,你有证据证明是我指使你做的?”

见事迹败露,阴险的凌霄随即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赵四海这个倒霉的替罪羊身上,反正棋子,就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候,用来舍弃了。

“凌霄,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跟你拼了!”

被舍弃的赵四海如疯狗般扑向凌霄,不过还没等他靠近,就被贾文杰一脚踢开了。

此时,林飞不友善的目光落在了潘浩博身上,道:“我已经证明了我的清白,现在该你下跪跟我道歉了。”

下跪?

潘浩博当然不可能去做,嘴上哼哼道:“刚才我直说考虑,又没说必须下跪。”

“无耻!”一边始终不敢插话的庄雅惠都忍不住骂了一句。

“是吗?只可惜,今天你不跪也得跪!”

话音落下,林飞伸手便抓向来不及反应的潘浩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