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24章 证据?我有!

“傻逼!”林飞直接用两字回答了凌霄,而且一抬眼,瞳孔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鄙视。

“你敢骂我?”凌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上顿时露出阴冷的笑容:“林飞,想不到你到了这一步,还敢如此嚣张,简直是愚蠢无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知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一边说着,凌霄猛地扬起了右手就想给林飞一个耳光,他这一巴掌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狠狠的朝林飞的脸颊抽了上去。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触到林飞脸颊的一瞬间,凌霄惊恐的发现,林飞那原本被手铐锁在身后的双手。不知在何时挣脱了。

他的右掌被林飞擒住,顿时传来了针扎一般的剧痛,凌霄忍不住痛苦的惨叫起来,但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因为就在这同一时刻。凌霄的脸颊被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

“啪!”

响亮的耳光顷刻间回荡在整个审讯室中,林飞这一巴掌的力量实在是不小,凌霄直接被林飞给斜斜的抽飞出去。

蓬!

刚反应过来的凌霄,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股巨力抽向审讯室中的桌子,一声巨响。他直接撞翻了桌子,当场头破血流。

最可怕的是,他的伤口崩裂了。

要知道昨晚他才做了手术,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可换成一般人不在医院躺个三五天根本不能出院,就算出院那也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

也是活该凌霄倒霉,本来教训林飞交给下面的人就足够了,但是这位对林飞满肚子怨恨的货自尊心作祟,就是想要自己亲手狠狠的教训教训林飞,想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于是得知林飞被警察带走,他愣是咬着牙出院来林飞面前得瑟得瑟,见林飞戴着手铐被关在审讯室,顿时啥病都没了。

得意的凌霄,甚至感觉自己都可以一拳打死牛,身上的伤那都是小意思。

可他忘了,林飞可不是随意可以揉捏的软脚虾,而是戴着和善面具的暴龙。

这下,凌霄不仅挨了林飞一巴掌,昨晚手术后,在一些珍贵特效药治疗下,勉强恢复了一点伤口顿时崩裂,而且还大出血了。

审讯室里的声音惊扰了门外的警察,两个警察连忙推开审讯室的门,门一开便看见凌霄趴在翻倒的桌子上,后背都是血。

而原本双手戴着手铐的林飞,手上的手铐不翼而飞了,还一脸凶残样走向凌霄。

“站在,不许动,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两位警察自觉情况万分危急。连忙掏出配枪指着林飞,一时过于紧张都忘了将枪打开保险。

“如果我现在站住的话,这位凌家大少爷恐怕很快就会一命呜呼。”

林飞平淡的说着,这里毕竟是派出所,如果凌霄死在这里,多少会给他带来一点小麻烦,而且他昨晚当着林雅萱的面说过。

虽然林雅萱不喜欢凌霄,但毕竟凌霄是林雅萱名义上的未婚夫,作为补偿,他愿意给凌霄三次活命的机会。

这正好是第二次。

林飞快步走到痛苦呻吟的凌霄面前。空荡荡的右手中多了三根银针,眨眼间便刺入了凌霄的后背。

“拿刀和酒精过来。”林飞皱着眉头扭头看了眼,门口那两个举着枪,一脸不知所措的警察。

“啊!”其中一个警察一脸懵逼的回应了一声。

“啊什么啊,快点啊。要是这位凌少死在审讯室里,你们也要跟着倒霉!”

林飞的话把那两个警察都吓了一跳,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有看了看后背都是血的凌霄,一咬牙:“你留在这盯着,我去拿刀和酒精。”

不到一分钟,那名离开的警察便拿着一把小刀和酒精回到了审讯室,他还多拿了一些林飞没说的消毒药水,消炎药,纱布等。

林飞迅速将刀消毒,割开凌霄的衣服,锋利的刀落在凌霄崩裂的伤口上,冷冷一笑:“凌少,这是第二次机会。对了,这里没有麻醉药,你就忍忍吧。”

说着,手中的小刀直接切了下去。

其实林飞完全有能力让凌霄伤口附近的痛觉神级,处于短时间的麻痹状态,不过一肚子坏水的他才不会这么做。

能救凌霄都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疼得又不是他自己。趁机‘折磨’一下凌霄也不错。

“啊……啊!”

顿时,审讯室在一瞬间变成了杀猪的屠宰场,凌霄那惨叫声就跟杀猪现场一样。

有些受不了的林飞,将自己昨天未换洗的袜子脱了下来,有点汗臭的袜子直接塞进了凌霄的嘴里。根本就不给他吐出袜子的机会,霎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见了凌霄的惨叫?”

审讯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了潘浩博的声音,紧接着。审讯室的门开了,潘浩博,庄国盛,还有那个给庄国盛打电话的庄雅惠,一同走进审讯室里。

刚走进审讯室的潘浩博,看到林飞拿着刀在凌霄背部切割着,看样子似乎在做手术,而两个警察却像傻子一样站在边上不知道阻止,潘浩博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

他现在都有杀了林飞的心,这个混蛋在医院里,胡乱医治死一个重症病患,现在又将毒手伸向了凌霄。

这是谋杀,谋杀凌家的大少爷!

想到这,潘浩博大声对那两个警察咆哮着:“你们两个混蛋,有没有脑子,这个林飞刚在医院胡乱医治死一个病患,现在你们还想让他把凌家大少爷也给医治死吗?”

那两位警察听了,顿时眉头一皱,脸色瞬间巨变,要是林飞真在这把凌霄这位公子爷给治疗死了。那么…倒霉的可不止林飞一个人,他们也会跟着被牵连遭殃。

心慌害怕的两位警察正打算去制止林飞,可就在这时--

“住手?”庄国盛目光严厉,携带着一股气势向那两个警察压迫而去,冷声喝止道:“他正在救人,这一点我可以用毕生的荣幸和性命担保,谁也不许打扰他,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庄国盛的话让两个警察一惊,他们当然知道眼前这位替林飞担保的老人是谁,刚迈出的腿又在一瞬间收回到原地。

“庄国盛。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林飞在医院医治死一个病人,这事不仅我一个人看见,你难不成还想让他把凌霄也给医治死?闯出天大的祸,你也要跟着倒霉。”

潘浩博顿时炸了。他想不到,眼前庄国盛几年不见,竟然老糊涂到了这种地步,还大肆夸**飞。

这林飞,简直连狗屎都不如。

“潘浩博。说话可是负责的!”庄国盛针脸色一沉,也直呼潘浩博全名,目光也在陡然间变得有些冷淡,冷淡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怒意。

如果连身为活阎王传人的林飞,都只会胡乱医治。那么这世界上就没有人会治病救人,所以现在,一向跟潘浩博关系不错的庄国盛,内心对潘浩博,产生了一丝厌恶!

“是啊,说话可是要负责的,潘教授如此直言我是把人医治死的,小心我告你诽谤。”

林飞放下手中满是血的刀,迅速给凌霄止血包扎好伤口,转身对着潘浩博冷冷说道。

闻言,潘浩博大怒道:“到了现在你还在狡辩,看见你医治死病人的人可不止我一个,想撇清清白可不是单靠几句话,或者某人的关系就行,这是法治社会,凡是都有讲究证据。”

“证据?我有啊!”

林飞语气平淡地说着,语出惊人,把看过审讯室里的所有人都给惊到了,还趴在翻倒桌子上的凌霄,面容惨白的他不由得露出一丝震惊。。

证据?他竟然有证据?

凌霄的心里翻江倒海般难以平静,他将自己所设计的每一个环节都想了一遍,没有任何破绽。

“林飞,我看你还是真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刚被林飞救了一命的凌霄,没有丝毫的感恩,反而更想将林飞置于死地。

潘浩博也冷冷一笑道:“好啊,那你就拿出证据吧,只要你拿得出来,我就向你鞠躬道歉。”

“光鞠躬怎么够,我要你这位潘教授待会跟凌少爷一起当众下跪跟我道歉!”

...